第六百一十一章 怎么辦

目錄:贅婿當道| 作者:吻天的狼| 類別:都市言情

    岳風讀出這首詩,自己也是激動的不行!

    哈哈...

    這龐統不愧是三國著名謀士啊,學富五車!竟然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寫出了這首詩!

    這首詩,雖說讀起來有點像打油詩,但細細品味,真的可以流傳百世!就是和地圓大陸千古傳誦的名句相比,也不逞多讓!

    心想著,岳風環視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文泰身上,笑瞇瞇道開口道:“文大人,我也是有感而發,隨便作了一首!

    啥?

    不過幾十個呼吸的時間,就隨便作了一首?

    聽到這話,周圍眾人都是一片驚呼,這小太監,還真是一點謙虛都不懂啊。

    但話說回來,這一首詩,真的是太絕妙了。

    文泰臉色漲紅,內心說不出的尷尬。

    就在這時,岳風繼續道:“文大人,還可以繼續,如果你做的詩句比我的好,小的立刻給你斟酒賠罪!”

    “我...”

    聽到這話,文泰腦子嗡嗡作響,絞盡腦汁,此時也想不出半句詩來。

    就算作出來了,也沒法超越岳風的這一首啊。

    看文泰的表情,岳風輕輕一笑,坐回椅子上,慢悠悠的品著茶。

    靜!

    這一刻,整個云壽宮,寂靜無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文泰身上,包括女皇。

    在眾人的注視下,文泰腦子半天頭緒都沒有,又氣又急。

    自己才高八斗,又是南云大陸的文壇大家,此時卻拜在了一個小太監的手上。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噗通!

    一時間,急火攻心之下,文泰眼前一黑直接昏了過去。

    “文大人!”

    “文老....”

    霎時間,幾個文官趕緊過來,七嘴八舌的開口,一個個擔心不已。同時,看著岳風的目光,也都閃爍著驚愕復雜。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誰會相信,一個小太監,竟然作詩贏了文泰。

    “好了!”

    就在這時,女皇緩緩站起來,抬了抬玉手:“把文愛卿,送到太醫那里!”

    “是,陛下!”

    話音落下,幾個文官,趕緊將昏迷的文泰攙扶了出去。

    人走遠了,女皇偏過頭來,靜靜的打量著岳風。

    這個小太監,還真是出人意料啊。

    之前在大殿上,用繩子成功穿過了九曲玄玉。而現在,又在詩詞歌賦上,贏了文泰。

    一個小小的太監,竟然有如此才能。

    心想著,女皇語氣溫和道:“岳風,之前你說自己略懂詩詞,還真的是謙虛了。此時對著這美景,你能否在作出一兩首詩來,讓朕好好品味品味...”

    女皇喜歡詩詞歌賦,剛才岳風平這一首詩,一鳴驚人,霎時間,女皇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尼瑪!

    還要我作詩啊。

    聽到這話,岳風郁悶的不行。

    就算自己有龐統幫忙,但自己是來拿盤龍精的,不是陪女皇飲酒作樂的。

    但女皇開口了,也不好拒絕啊。

    無奈之下,岳風只好苦笑著點了點頭:“那奴才就獻丑了!

    說這些的同時,岳風也向玲瓏塔中的龐統,發出了信號:“龐統又要辛苦你了!

    “主人客氣!”

    玲瓏塔里,龐統很是謙遜恭敬。

    接下來的十幾分鐘內,岳風又作了幾首詩,念給了女皇。當然,這些詩都是龐統作的。

    每一首都是絕妙的佳作!

    一時間,女皇心情暢快,默默品味詩句中的含義,幾乎是如癡如醉,更把岳風當成了難得一見的人才。

    一直到黃昏的時候,女皇這才意猶未盡的讓岳風離開。

    呼!

    這一瞬間,岳風深吸口氣,趕緊行了一禮:“小的告退!”

    說完,岳風便轉身離開。

    女皇看著岳風的背影,一顆芳心,也禁不住一顫。

    這個岳風,有如此才能,卻只是一個太監。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太監的話,自己就能封他一個大官。

    “岳風,你等等!本驮谶@時,女皇再次開口,叫住了岳風。

    岳風回頭看去,只見女皇慢慢站起,緩步走上前來,說道:“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晚上,你再來朕寢宮。陪朕賞月作詩!

    .....

    另一邊!

    天啟大陸,破廟之中。

    任盈盈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外面還下著大雨,一陣陣雷聲,將任盈盈驚醒。任盈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就感覺到懷里的岳無涯,正在瑟瑟發抖。

    “涯兒!”

    任盈盈睜開眼,將岳無涯緊緊抱。骸澳阍趺戳?”

    此時,任盈盈看到,岳無涯小小的臉蛋,蒼白無比,腦門上一層冷汗,手腳冰涼,看起來無比的虛弱。

    “小姨...”

    岳無涯虛弱的開口,很是痛苦:“我...我好冷,好冷....”

    一邊說著,幼小的身子,抖得更厲害了。

    看到這一幕,任盈盈又是心疼,又是焦急:“你是感染風寒了吧,別怕,小姨幫你驅寒!

    任盈盈說的風寒,就是地圓大陸的感冒發燒。

    岳無涯之前被關在陰暗潮濕的大牢里,那里環境太惡劣了,之后,被任盈盈救出來,一路奔波逃亡。

    這情況,換做是一個大人,都吃不消,更何況一個兩歲大的孩子。

    話音落下,任盈盈就要催動內力,幫岳無涯祛除體內的寒氣。

    然而,岳無涯太小,身體承受能力有限,貿然注入內力,很容易會損傷他的經脈。

    意識到這個,任盈盈急得不行。

    怎么辦?

    涯兒還太小,只能用尋常的辦法,找大夫給他抓藥治病了。

    可是,這破廟的周圍,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去哪兒找大夫啊。

    唯一的可能,就是返回皇城?墒腔食抢锩,全都是御林軍,正在緝拿自己啊..

    任盈盈咬著牙,當時也顧不了太多了!給孩子看病要緊!想到這,任盈盈抱著岳無涯,毅然決然的沖出破廟,向著皇城方向而去。

    外面大雨依舊在下,任盈盈抱著岳無涯,為他擋住大雨,自己卻淋的身上渾濕。

    “涯兒,你堅持住啊,我們馬上就到皇城了,等下小姨給你找大夫,堅持住,不要怕....”任盈盈不斷加快速度,同時輕聲安慰岳無涯。

    懷里的岳無涯,虛弱無比,可還是乖巧的點點頭:“小姨,我不怕,你別管涯兒了,涯兒..”

    說到這,岳無涯便沒了聲音,顯然已經暈了過去。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pk10定位胆人工计划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下载 吉林3d开奖 生活理财投资怎么样 正规的快乐10分能挣钱吗 新股顶格申购 黑龙江快乐十分电视麻将版 东京快乐8开奖官网 上海天天彩选4今开奖 甘肃快三走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