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五章 三個奇葩考生

目錄:前任無雙| 作者:躍千愁| 類別:武俠修真

    三人在兇獸踩踏的巨足下,陸續撲了出來。

    林淵略等了他們一下。

    一頭冷汗的王贊豐連滾帶爬著沖了出來后,悲聲道:“媽媽的,你們兩個有夠兇的!”

    回頭看了眼,也反應了過來,那兇獸看似兇狠,其實反應很笨拙,只要膽大,應該是能有驚無險的。

    “走!”林淵招呼一聲,三人提劍奔跑向前。

    沒跑多遠,只見谷中一條條頂著花朵的黑藤,如一條條怪蛇般扭動。

    甘滿華沉聲道:“按照考冊上的指點,我們能嘗試與它們溝通,獲得了他們的信任,拿到了它們頭頂上的花抹在身上便能通過,也能得分。”話落,盯向林淵的目光一怔。

    林淵已經撕破了衣裳,用布帶把劍和自己的手給牢牢綁在一起。

    王贊豐瞪大了雙眼,發出見鬼似的驚叫,“你不會要硬殺過去吧?”

    林淵:“老子什么都不懂,溝通不來,只能闖到目的地拿果子,你們慢慢溝通吧!”

    唰!甘滿華亦撕下衣服,開始把手和劍做捆綁。

    “你們…”王贊豐無語,見兩人扔下他要走,頓時叫喊道:“別呀,等等,等等,一起一起。”

    他也麻利地照做了,把劍和手綁在了一起,隨后跟著嗷嗷叫地沖向了那黑藤地帶。

    沖上去沒二話,揮劍便砍,砍倒一根根阻撓而來的黑藤,一路前沖。

    站在山崖上的幾名靈山監考人員,見到這沒章法的亂砍,一個個的忍不住搖頭。

    “用滾的!”沖殺中的林淵似乎發現了新辦法,喊了聲。

    他似乎發現在地面蜷身成團快速翻滾,再配以砍殺,能有效的躲避黑藤的阻撓糾纏。

    另兩位情急之下自然是他說什么就是什么,不信他的也不行了,都已經深陷重圍沒了退路,現在和黑藤溝通,估計人家也不答應啊,只能是當即照做。

    山頂監考人員中有人“咦”了聲,發現三個亂來的蠢貨竟然連滾帶爬地慢慢而有效的持續前進了,不由面面相覷。

    好一頓后,有人愣愣道:“過去了,還真過去了!”

    眾目睽睽之下,居高臨下的幾人眼睜睜看著三人過了這一關。

    另有人納悶一句,“有夠二的,這也行?這怎么計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們該問問后面的人怎么過。”一老者從天而降,落在了山崖上,負手而立,沉聲道:“這三個混賬把藤蔓給激怒了,怕是沒那么容易溝通了。”

    眾人立刻看向入口那頭,只見陸續有人硬著頭皮從兇獸腳下沖過來了。

    不硬沖不行,考核必須要從那一關進入,只能是冒險沖,無非是誰先沖后沖的問題。

    加之見到已經有人硬沖了進去,譬如林淵三人,于是有人也不顧了,不甘落后,豁出去沖了過來。

    結果一個個抵達黑藤區域后,都陸續愣住了。

    眼前明顯有人砍殺過去的痕跡不說,他們還影影綽綽看到了另一頭剛剛硬沖出去的林淵三人。

    “這里不是要溝通得分的嗎?他們干嘛?難道是溝通沒用,索性硬殺過去了嗎?”一女子弱弱問了句。

    有人試著說道:“你是女的,好說話,你先過去嘗試溝通一下。”

    女子有些畏懼道:“不是說這些黑藤性情溫順嗎?可是看起來攪動的好兇的樣子,能溝通嗎?”

    一男子繃著臉道:“別費工夫了,他們能殺過去,我們人更多,沒理由沖不過去,大家聯手一起。”話畢,他率先沖了進去,一路揮劍怒砍。

    有人帶頭,后面陸續有人跟上,接著全硬著頭皮上了。

    一伙人硬生生跟黑藤硬干上了,站在山頂上的監考人員一個個沉著臉,似乎很想問問,這算怎么回事?

    老者忽出聲了,“領入考場的人沒讓他們看考冊嗎?去個人問問怎么回事。”

    “是。”有人領命飛走。

    然而下面那些硬沖的人沒有掌握到林淵等人的脫身訣竅,想在這么多的黑藤中橫豎亂沖出去很是不易,動輒一不小心被絆倒了,要么胳膊被纏住,要么被糾纏捆住腳給拖走。

    有些人差點沒直接被勒斷氣,求救聲一片,先沖進來的一群人幾乎全軍覆沒。

    好在后面不斷有人沖進來,都砍殺成這樣了,也不好溝通了,也都嗷嗷叫的直接沖,直接沖進來砍殺。

    上千人吶,只有個別反應笨拙的沒能過了入口那一關,其他人之后基本上都進來了。

    谷中的黑藤的確不少,可面對這么多人的砍殺,那就有點尷尬了。

    這次的好心人不少,經過了第一場考試,大家似乎都明白了點什么,拿果子似乎不是最重要的衡量標準,這次誰又說的清楚?紛紛伸出援手砍黑藤,解決被捆的同考人。

    沒多久,嗷嗷叫的上千人便呼啦啦的全部沖過了這一關。

    后來者輕松過關,還挺興奮的。

    谷中的黑藤,只剩了零星幾根還活著,其它的基本上都被亂劍給砍完了。

    這場考核設置的各種關卡,本就有測試每個人員屬性的巨大成分在內,要測測大家的天賦擅長什么,考入靈山后好對測評后的學員進行分類教學。

    結果好了,一群人沖過,全部來了個亂劍砍死。

    還測個屁,沒一個進行測試的,全部硬殺過去了。

    看著一群人殺了“尸橫遍野”沖過去,山崖上的監考人員臉都黑了。

    其實林淵他們壓根沒想到后面會發生這種情況,別說他們,就連幫林淵弄到考題的人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事。

    很快,去問話的人回來,大聲報知,“確認過了,考冊都發到了他們的手上,都給了他們充足時間看完。”

    老者沉聲道:“難道都不識字不成?”

    那人苦笑道:“不至于都不認字,否則這些人的第二場也沒法考過。”

    老者怒道:“那這算怎么回事?那三個帶頭沖過去的是什么人,都是他們帶的好頭,這是違規,立刻取消他們的參考資格!”

    眾人面面相覷,有人弱弱道:“好像也沒規定不能硬沖過去。有些人在某些方面的確可能毫無天賦,出現了實在無法溝通的情況,是可以硬沖的,直接取消考試資格不合適吧?”

    老者瞪眼道:“他們那叫毫無天賦嗎?連試都沒試就直接沖上去打殺,徹底攪了這一關,哪來那么重的戾氣?靈山不要這種人,難道還要培養出第二個兇魔不成?”

    眾人相視一眼,有人又試著問道:“那就直接取消參考資格?”

    老者嘴唇一繃,又沉默了。

    見他猶豫了,又有人試著說道:“其實也沒違規,后面也還有其它測試項目。”

    老者立刻偏頭看去,“你的意思是說,這上千人中,一個丹藥細分項下的合適人選都沒有?”

    “這個?”那人尷尬道:“要不,重新布置,讓他們重新再考一次?”

    當即有人反對,“重考的話,重新布置,再讓他們從頭開始,今天的時間上肯定是不夠了。那這批人怕是都要擇日再單獨重考,要為這批人單獨考一天。靈山可沒出過這種事,傳出去就是我們自己考慮不周。龍師不在了,現在的情況本就復雜,若要重考的話,還不如直接取消考試資格。”

    正這時,另一頭又有一漢子閃身而來,落在了老者身邊,嘿嘿道:“我那邊的亡靈關,出現了三個奇葩考生,壓根不嘗試做任何溝通,抄起家伙就沖進去硬干,搞的我那邊坐鎮的鬼使都不知道攔好還是不攔好,就被他們給稀里糊涂殺過去了。呃…你們這是什么情況?”他目光終于注意到了谷中被殺了個近乎精光的慘像,也發現了一伙人的臉色似乎不太好看。

    “唉,那三個奇葩是先從我們這邊殺過去的……”有人唉聲嘆氣地把情況給說了下。

    后來的漢子愣怔無語。

    老者沉聲道:“去個人,把情況報知兩位院正,看如何決斷。”

    “是。”立刻有人領命飛走了。

    等了好一陣后,那人才返回了,拱手稟報道:“情況兩位院正知道了,兩位院正說,靈山學風開放,允許自由選擇修行方向,是我們自己考慮不周,問題出在我們自己身上,不能怪別人,只要是沒有違背考核規則,就順其自然吧。”

    眾人相視一眼,有人苦笑,有人果然如此的樣子。

    老者臉頰繃了繃,又道:“那三個家伙擺明了是穿一條褲子的,不會是反賊派來搗亂的吧?我還沒見過哪次的考試有三個一起參考的都能考到這一關的,還都是沒修為的,未免也太巧了些吧,查查他們姓甚名誰,看看是不是一起來報考的。還有他們之前的考核情況也要查,讓我查出問題來了,我饒不了他們!”

    “是。”立刻有人去了。

    待到結果來了,老者也有些無語了。

    目前暫無跡象證明三個人在報考前就認識,但林淵在第一關考核時卻是品性得分最高的一個,而另兩個家伙就是得了林淵幫助的人中的兩個,被林淵幫過的人里,也就這兩個考過來了,應該就是因為林淵的幫助而結識在了一塊。

    也就是說,林淵是靠自己助人的品行認識了兩個“共患難”的朋友。

    至少目前查到的情況是這樣,以德服人,老者還能說什么?

    ()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