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四章 臥槽硬沖嗎

目錄:前任無雙| 作者:躍千愁| 類別:武俠修真

    她倒是坦白,林淵無語,看了看自己身上,就算是新的也有點膩味。

    若是人家丈夫的也倒罷了,穿人家情人的衣裳算怎么回事?

    前面駕馭飛行坐騎的宋小美嘴角也抽了一下。

    容尚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精精神神的回來了,這次考了些什么?”

    林淵:“文考,一篇三千余字的文章,給點時間默記背寫。”

    宋小美咦道:“靈山還考這東西嗎?”

    容尚看了眼前面,“看似尋常,但想必靈山出此考題有其用意。”回頭又問林淵,“自我感覺考的如何?”

    林淵遲疑道:“我在醫館抓藥時,倒是瞄一眼方子就能記下,算是比較擅長這個吧,默寫了個七七八八吧,具體結果如何不太清楚,等通知吧。”

    他這倒不是虛言,能把那二十篇都給背下來,還能空出時間去練其它的,的確和他在醫館練就的速記能力有關。

    這也是他到用的時候才發現了,張列辰那老摳倒是無意中逼他練就了點能耐。

    容尚觀他神色很平靜,似乎沒任何擔憂反應,微微點了點頭,悠悠目光看向遠方。

    又有風吹來的發絲拂面,林淵偏頭看她,看著她的側顏,心頭微微泛起一絲異樣,悄悄偷吸著來自她發梢的芬芳。

    從知道自己被這女人扒光看過后,他這個年輕人的心頭就已經泛起了一絲異樣。

    甚至揣摩,對方看過他的身子后,心里是不是也會有一絲異樣呢?

    偷看她的側顏,偷看她略帶慵懶的從容風情,感受著她的別樣成熟風情的浸潤,一顆心被她那絲絲芬芳撩動著。

    他以前的身份地位,是沒機會與這樣的女人近距離長時間相處的,突兀接觸到,心情也帶來了某種突兀。

    他從她身上看到了一種說不清楚道不明的風情,是某種吸引力。

    明明知道這女人是別人養在外面的情人,是為人所不齒的,但林淵卻往好的方面去想她,欣賞她的從容坦白,欣賞她善心關照一群家庭條件不好的女人,若不是好心人又怎會這樣幫他呢?

    甚至心想,她之所以做別人的情人,可能是因為什么迫不得已吧?

    他竟想學她身上的從容淡定,他想讓自己在她面前顯得成熟穩定一些,內心似乎又想向她表達什么。

    但他知道兩人的身份差距,有些暗暗的自卑,不知道自己成為靈山學員后,她會不會高看自己一眼。

    泛起這種念頭后,又狠狠的斥責自己,怪自己胡思亂想,秦儀還在等著自己呢,自己拼命考進靈山,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秦儀……

    三天后,上次報喜的那三位又來了,再次多此一舉的驗明身份后,第三次準入考核的銘牌發給了林淵。

    容尚再次親自去送那三位仙庭人員。

    正在干活,聞訊悄悄跟到門外的宋小美側身讓了讓,待人一走,立刻跑進了屋內,急急問林淵,“怎樣?考的怎樣?”

    林淵笑著亮出了手中的銘牌。

    宋小美一把奪到手中,看后,高興的連連蹦起,歡呼不已,“林淵,我就知道你行的,你真的太厲害了……”

    她真的很激動,感覺自己看對了人,也幫對了人,做出了有意義的事,她感覺自己對人的幫助很有意義。

    若是能親手幫助出一個靈山學員來,她會以此為傲的。

    容是能有個靈山學員做朋友,她也會感覺很光彩。

    當然,也有日久生情,有些東西來的猝不及防。

    她開始純粹是想幫林淵,并沒有其它想法。可是那天早上醒來,看到自己睡在林淵的床上,而林淵和衣趴睡在一旁,她對林淵的心情就有些不一樣了,想起昨晚林淵幫自己以蛋揉面的溫柔,令她心中泛起絲絲異樣的甜蜜。

    原來有個男人會對她這么好。

    可她知道自己長的不好看,而林淵的進步她卻是眼睜睜看到的,一直在進步,從千萬人中拿到了靈山考試的資格,又從百萬人中脫穎而出,如今又再次從三十萬人中脫穎而出,這是她做夢也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只會干些打雜的活。

    兩人的差距越來越大,她甚至能明顯感覺到,自己已經幫不上林淵什么了。

    送飯什么的嗎?現在其她姐妹們也很愿意給他送飯吶。

    她親眼看到了林淵身上的變化,變得越來越從容了,站在容姐面前,也是從容應答了。

    而自己卻一直是嘰嘰喳喳毛手毛腳的。

    自己長的不好看,又沒什么本事,有些想法她知道自己永遠開不了口,也不敢開口,萬一開口被拒絕了,只怕連朋友都做的尷尬了。

    她知道的,林淵那么優秀,是看不上她的。

    于是她很豁朗的迅速擺脫了那些自認為不切實際的想法,能做朋友也很好啊!

    看著她噼里啪啦的夸贊,林淵也很高興。

    容尚款款回來,又要了銘牌在手翻看,也頗為感慨,“原想著,你能過第一關就不錯了,沒想到又再次從三十萬人中冒頭了,這次真正是從天下云集的精英里百里挑一了!”

    林淵心里高興,可在她面前,盡量讓自己平靜淡定地微笑,“不到最后誰也說不清,現在還不到高興的時候,目前只能說是運氣好罷了。”

    容尚意外地看了看他,有點意外他的淡定從容,笑道:“一次可以說是運氣,接連兩次三次的,那就不是運氣了,而是真正的實力,是你自身具備了這些實力才能有這樣的結果。”

    宋小美嘻嘻道:“就是就是,還是容姐說的明白,林淵這就是你的實力,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容尚亦笑著點頭,“期待你最后一場考核,你好好準備,我就不打擾你了。”說罷轉身而去。

    “你一定行的,我相信你。”宋小美朝他用力揮了揮拳頭,之后又吐舌道:“我還有點活沒干完,先去忙了。”轉身小跑著溜了,不忘幫他把門關上,門關上的剎那,還朝他用力握了握拳,努力的意思。

    “是,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林淵喃喃自語一聲,他有這個底氣,因為他提前掌握了答案。

    答案上也說的很清楚,三場考核是靈山相輔相成的設計,只要前兩場成績不賴,基本上就決定了進靈山的命運。

    他相信自己前兩場的綜合成績并不賴……

    對身在仙都的許多參考人員來說,又是一個不醉不歸的日子。

    縱有一身法力,也不愿去解酒,愿沉睡不醒……

    又是一個三天后,再次赴考的林淵又是小美送去的。

    這次的考場外,人更少了,又淘汰了七成,畢竟只剩下了十萬左右的人。

    所有的參考人都知道,這次更殘酷,十萬人中,靈山只要一萬人,要淘汰近九成的參考人員。

    抵達自己分流的考點后,王贊豐和甘滿華已早早抵達,正在翹首以盼。

    見到了林淵的到來,兩人沖來,王贊豐在林淵胸口擂了一拳,“林兄,就知道你行的。”

    三人相視歡笑,果然如上次考試結束后三人猜測的那樣,都走到了這一步。

    甘滿華嘆了聲,“說實話,我滿足了,考到這一步,就算最后一場落選,我也能向家里交代了。林兄,我把兩場過關的消息告訴了家里,你是不知道我父母高興成了什么樣。當然,我也說了,得虧你的幫助,我父母讓我轉達感謝,表示回頭來了仙都一定要見見你。”

    王贊豐連連點頭,“我也是,林兄,我父母也說了要見你,到時候你可一定要給我們這個面子啊!”

    林淵笑道:“這最后一場能不能過關還不知道,不用高興那么早。”

    王贊豐:“唉,不管了,先這么定了。如甘兄說的,能過兩關,已經是能給家里交代了,回去了也不丟人,剩下的也只能是盡人事聽天命了,不然還想怎樣,誰能保證自己一定能成?”

    他們這里已經只剩下了千人,就在他們閑聊之際,監考人員再次出聲了,“所有人集合!”

    三人聞訊而從。

    這次,監控人員發給了他們武器,還發了一份考冊,讓考生遵照上面累計積分。

    等大家都明白了規則,監考人員引領這一群人進了深山里面。

    山里面有靈山設置好的考核場。

    考核開始,一群人拿著武器小心翼翼地試探前行。

    林淵靜默在原地不動,緊盯現場。

    王贊豐和甘滿華皆有些緊張,皆看林淵的反應,林淵沒有反應,一動未動。

    轟!有人觸發了陣法,有兇獸破土而出,是盾頭甲龍。

    兇獸沖參考人員發動了進攻,頓時驚的眾人四散逃逸。

    而兇獸則守住了進入目的地的入口。

    唰!林淵拔劍了,突然持劍迎著兇獸沖了過去。

    王、甘二人相視一眼,有點懵。

    “不管了,死就死吧。”王贊豐拔劍,跟著沖了出去,神情抽搐的甘滿華亦拔劍跟上了。

    兩人都因為對林淵的信任,下意識跟著沖了。

    “看上面,注意他的攻擊方向!”林淵吶喊了一聲,突然一個側前撲,避開了兇獸的一頭撞來。

    地面被撞的土石崩飛,翻身而起的林淵已經沖進了兇獸笨拙亂踩的腳下。

    “臥槽!硬沖嗎?”王贊豐鬼叫了一聲,見甘滿華已經果斷的有樣學樣地沖了進去,頓時仰天咒罵了一句,然后也提劍硬沖了過去。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