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你還愛我

目錄:神秘老公惹不起| 作者:落水繽紛| 類別:都市言情

    【中文網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你還愛我

    他忘情而放縱的吻她,她不停的掙扎。

    但男人和女人之間天生的力量懸殊,她無論怎么打他替她都沒用,還被占盡了便宜。

    江甜伊氣的眼睛通紅,發狠的咬他,把他唇舌都咬破了,他一聲沒坑,反而變本加厲起來。

    傅辰東把她壓在沙發上,剛扯開她領口的兩顆紐扣,一道手機鈴聲就突兀的響了起來。

    “我手機響了!苯鹨恋氖滞浦乜,吃力的想去拿包里的手機。

    “別管!备党綎|一臉的不耐煩,親熱的時候被打擾,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都會不耐煩吧。

    江甜伊的手已經夠到了手提包,結果,突然被傅辰東抓住了手腕,包包隨即傾斜,從茶幾上掉下來,包里面的東西散落在地板上。

    手機砰地一聲掉在地上,意外的被接通了,電話那邊,傳來江太太溫和的聲音,“甜甜,你什么時候回來?別再外面玩兒的太晚了。你一個女孩子,太晚回來,我和你爸爸不放心!

    江甜伊的家教一直很嚴,除非有工作,否則是有門禁的。

    江甜伊聽到母親的聲音,嚇得不輕,立即伸手捂住傅辰東的嘴,生怕他發出聲音,讓江太太知道他們在一起。

    “你,你別說話,行不行?”江甜伊壓低了聲音,嚶嚶的求道。一雙漂亮的眼眸水汪汪,怯生生的,像一只無辜又可愛的小白兔。

    傅辰東挑眉,邪魅的點了下頭稍稍的放開她一些。

    江甜伊如獲大赦般,手忙腳亂的從沙發上爬下來,撿起地上的手機,接聽電話。

    “媽媽,我和朋友在一起,一會兒就回去了,你和爸爸別擔心……不用,我開車過來的,不用司機接……呃……”

    江甜伊正在講電話,傅辰東突然從身后纏上來,手掌輕車熟路的鉆進她領口。

    他的手掌帶著涼意,江甜伊不受控制的驚了一聲。

    “怎么了?”江太太問。

    “沒,沒怎么。不小心把酒杯碰倒了!苯鹨岭S口回答。她壓抑著聲音,一只手微顫的握著手機,另一只手無力的抵擋著傅辰東的胡作非為。

    “媽媽,我衣服滴到酒了,先不和你說了!苯鹨琳f完,匆匆的掛斷電話,然后,用力的推了傅辰東一下。

    “傅辰東,你別太過分了!

    江甜伊睜大一雙漂亮的眼眸,氣洶洶的瞪著他。傅辰東卻挑眉一笑,回道:“我沒說話!

    他的確沒說話,但手也沒老實。江甜伊更惱了,“傅辰東,你知不知道這是性騷擾!

    “知道,你可以告我!备党綎|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

    江甜伊氣紅了眼睛,懶得和他浪費口舌。她蹲下身,胡亂的把散落在地上的東西塞進包包里,套上外套,匆匆的向門口跑去。

    她蹲在門口的玄關穿鞋,傅辰東走過來,不緊不慢的從背后抱住她。

    這一次,他倒是規矩,手臂纏在她纖細的腰肢上,溫熱的胸膛貼著她的脊背,靜靜的依偎著,沒有過分的舉動。

    “江甜伊,我忘不了你!备党綎|的下巴輕抵在她的肩膀上,聲音低啞,帶著一種深沉的憂傷。

    憂傷,這個詞真不適合傅辰東。江甜伊想。

    “傅辰東,你別這樣,我們已經分手了!苯鹨劣行┚狡鹊膾暝艘幌,轉身推開他。

    “離婚了還能復婚,分手了怎么就不能復合!备党綎|看著她,固執的說道。他黑色的眸子里,光澤晦黯。

    江甜伊微抿著唇角,氣鼓鼓的小臉變得很平靜,甚至帶著一點固執的疼痛,默默的搖頭,“我不想和你復合!

    “為什么?”傅辰東皺著眉,聲音微冷了幾分。

    傅少成年后就在女人堆里混著,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拒絕。這種感覺,還真TMD很不爽,有點心堵。

    “因為我不想再過提心吊膽的日子了!苯鹨琳Z氣很淡,唇角帶著一抹嘲笑。

    “我不知道你身邊什么時候就會冒出一個前女友或者紅顏知己,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去處理,是應該和你鬧,還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即便聞到你身上有別的女人的香水味,也不吭一聲。

    傅辰東,我承認,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但我對你的喜歡,不足以讓我放下自尊。所以,別再糾纏了,沒意義!

    江甜伊說完,轉身,推門離開。

    她一路跑進電梯,手指不停的按著數字鍵。

    電梯的門合起,一路下行,抵達一樓后,又打開。

    江甜伊一路小跑著,走出樓宇門,然后,才發現外面下著雨。

    夜晚的冷風夾雜著冰冷的雨滴,不時的吹落在臉頰上。

    江甜伊下意識的身后去摸,摸到一片冰涼和潮濕。她只覺得眼前模糊一片,也分不清臉上的是雨還是淚。

    她被困在了雨夜里,夜很黑,雨水很冰,她突然找不到方向了。

    那把撐在頭頂的大傘不見了,被她親手推開了。

    她維持了一個女孩子的自尊,卻丟掉了愛情。江甜伊的手掌捂著心口,感覺心臟很疼很疼。

    他們明明分手了,她一直努力讓自己忘記,可是,他為什么還要來招惹她呢。

    江甜伊蹲在地上,突然很傷心的哭起來。

    傅辰東拿著傘從樓宇門走出來,看到的一幕就是她蹲在臺階上哭,像個無家可歸的小女孩。

    傅辰東輕嘆著,走到她身邊,伸手揉了揉她的頭。

    江甜伊沒動,依舊蹲在那里。

    傅辰東有些心疼的伸出手臂,本想把她抱起來,江甜伊卻突然失控一般的推開他。

    “別碰我,傅辰東,你到底還想怎么樣!你身份尊貴,就可以對任何人呼來喚去么!你不想在一起,我就要像一塊用過的抹布一樣被你丟掉。你想起我了,我就要脫了衣服陪你睡么!”

    傅辰東被她一通吼完,只是平靜的,深深的看著她,輕聲說道:“我只是想送你回去!

    “多謝你的好意,我不需要!苯鹨琳f完,不顧一切的沖進了雨里。

    “甜甜!”傅辰東跟隨她的腳步,很快抓住她,反手把她扯進懷里困住。

    “別鬧了行不行!备党綎|緊抱著她,兩個人一起站在雨里。他的唇貼著她耳畔,“我該拿你怎么辦呢。我是真的忘不掉你。是不是,我說愿意為你改,你也不會相信了!

    江甜伊被動的被他反鎖在懷里,緊咬著唇不說話,身體顫抖的很厲害。

    短暫的沉默后,傅辰東說,“江甜伊,我們結婚吧!

    他的語氣帶著一絲輕嘆和似然,但又十分的鄭重。下這樣的決心,對傅辰東來說是異常艱難的。

    江甜伊突然抬起頭,錯愕而震驚的看著他,但隨即,漂亮的眼眸里浮起一絲冷嘲,“傅辰東,玩笑開夠了么?可以放開我了嗎!”

    傅辰東沉默而專注的凝視著她,眸中是無法掩蓋的自嘲和傷痛。

    傅少第一次向女人求婚,對方卻以為他在開玩笑。

    傅辰東忍不住苦笑,他荒唐了這些年,果然應了那句自作自受。

    “好了,別鬧了,我帶你回去換身衣服,你這樣回家,江伯父和伯母肯定會擔心,再刨根問底,知道我們在一起,你大概又要挨罵了!

    傅辰東沒再禁錮著她,而是稍微放開了手臂。

    江甜伊已經胡亂的發了一通脾氣,現在也有些冷靜下來了。

    她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的樣子有多狼狽,這個樣子回去,的確對父母沒辦法交代。

    “能送我去酒店么?”江甜伊問,她不想和他回去。

    “酒店又沒有你的衣服,這么晚了,買也買不到了!备党綎|說。

    江甜伊垂著頭,內心有些掙扎。

    “你擔心什么?”傅辰東又問,“你不愿意,我總不會強你吧。我還沒那么沒品!

    江甜伊原本還在掙扎的心,慢慢的傾斜了。女人對喜歡的男人,向來都是缺少戒備的。

    傅辰東見她不說話,就牽著她,向樓宇門內走去。

    江甜伊被動的,被他帶回公寓。他的公寓里,還有幾件她沒拿走的衣服。

    傅辰東在衣帽間里翻出一件,遞給她!跋热ハ丛,把衣服換了,別著涼!

    “哦!苯鹨咙c頭應了聲,進浴室之前,從柜子里翻出備用鑰匙,一起帶了進去。

    他們畢竟一起生活過,對于這個家里的東西,江甜伊簡直是比他還熟悉。

    而對于她的行為,傅辰東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防他防的,像防洪一樣。

    江甜伊快速的洗了澡,換了衣服。走出浴室的時候,一眼就看到傅辰東站在落地窗前,正拿著酒杯喝酒。

    他顯然也洗過澡了,頭發還是濕的,穿著干爽的襯衫和長褲,微瞇著眼眸,姿態有些慵懶。

    “受傷了還喝酒!苯鹨炼⒅种械木票,皺眉說話。

    傅辰東聽完,邪氣的勾了勾唇。一只手握著酒杯,另一只手摸了摸唇角,傷的地方遇到酒精,的確是挺疼的。

    “閑著無聊,隨便喝一點而已!备党綎|笑著說道。

    “閑著無聊就早點去睡吧!苯鹨琳f。她雖然覺得不該管他的閑事了,但傅辰東是為了她受傷的,他先管了她的閑事,禮尚往來,她也不能對他糟踐自己的身體視而不見。

    “一個人睡不著!备党綎|看著她說,眼神溫熱。

    江甜伊又有些不太自在了,不溫不火的懟了他一句,“傅少的鶯鶯燕燕那么多,難道還愁沒有給你暖床的女人么!

    “很久不聯系了!备党綎|輕描淡寫的回了句,邁開長腿走到她身邊,“甜甜,我想和你結婚,是認真的。你真的不考慮一下么?我知道,你還愛我!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排列7预测 北京pk10预测分析 黑龙江11元五开奖结果 河南快3开奖视频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规律 英国赛车3分钟官网 广西十一选五网址 山东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真准网 十点配资 032期博彩金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