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一只肉夾饃引發的血案

目錄:搶救大明朝| 作者:大羅羅| 類別:歷史軍事

    【樂文小說網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來自陜西延安府洛川縣的王進寶最近的心情那是相當不錯,一點兒都不因為背井離鄉去討伐而感到不快,反而還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他是洛川縣鄉下的農民,但也不是什么老實巴交的農夫,而是那種沒心思種田的二流子。

    而且他也比不了李自成、張獻忠、高迎祥這些人。人家是赳赳武夫,就算在鄉下當混混也是做大哥的。而他沒那本事,也不敢去干反對大明王朝的事兒,只能干點偷雞摸狗的事兒。有時候也幫著村里的地主王秀才家收租逼債——在本鄉本村收租逼債對付的都一門一族的親戚,地主老爺秀才公要裝善人,不可能親自出馬。

    而李自成、張獻忠、高迎祥這號人物又太兇,出手沒個輕重,而且索價也貴。所以地主們都喜歡用王進寶這樣的地痞無賴,別看他們張牙舞爪的好像多兇,真讓他殺人放火他也沒膽,也就是耍個無賴,騷擾一下同宗同族的長輩還有大姑娘小媳婦,搞得人家受不了了,就只好一咬牙把租子繳了,把閻王賬的利息還了。

    可是陜西連年大旱一來,地主老爺王秀才也不敢逼賬收租了——地主老財遇上小災小荒的當然要逼一逼農民,哪怕逼不出糧食和銀錢,把人家的閨女領回家睡一下也是美事兒。但是真遇上那種顆粒無收的大災,他們也害怕!

    官逼民反的事兒他們能不知道?民反了不會馬上去殺官,要殺也先殺他們這樣的紳。

    而且樸實的中國勞動人民還有一個介于反和不反之間的狀態——吃大戶!

    成百上千的災民沖到地主家里吃喝......直到把地主吃成貧農為止!

    在大災之年,官府一般不管這種事情的。大災之年,不出民變就要謝天謝地了,還去激民造反?吃大戶就吃唄......反正那些當官的都不是本地人,他們才不在乎呢!

    就算官府肯管,一般的地主也給不起那個好處啊,因為縣衙里面的捕快衙役管不了幾百上千號饑民,這事兒得出兵!王秀才就一秀才,又不是歸隱鄉間的大官,不給好處能請得動兵?真要花錢去請兵,那還是趕緊收拾細軟跑路吧。

    所以從崇禎二年開始,王秀才一家就搬去洛川城里住了,也不管村里的事兒了......都旱成那樣了,哪兒還能收到租子利息?跑去鄉下讓人吃了大戶那就哭都哭不出來了。

    王秀才一跑路,王進寶這樣的二流子就苦了。沒有王秀才撐腰,也沒逼債逼租的買賣,連偷雞摸狗的事兒都干不了——都旱成這樣了,哪兒還有雞和狗可以偷?而且這家伙平時得罪人多,村里的人都不待見他,看著他快餓死了都沒人施舍一口。

    就在他躺自己的破房子里干等著餓死的時候,還就天無絕人之路了......大明出了明君,讓陜西的災民都去西安府吃老朱家的大戶!

    大半個村子的人都去了,餓得快不行了的王進寶爬著出了屋子,哭求著大家伙帶上他去西安吃大戶。

    大家看他可憐,就喂他口吃的,讓他跟著去了西安,從此過上了夢寐以求的生活——吃不飽,餓不死,也不用勞動,最關鍵的是還沒有什么貧富差距,所有人都是叫花子,這樣就沒人覺得他是個干啥都不行的廢物點心了。

    而更讓他感到喜悅的事情在崇禎五年的時候發生了,他這個除了偷雞摸狗和撒潑耍賴之外,什么事兒都干不了的二流子,居然成了一個對國家對百姓有用的人了!

    他搖身一變,成了番號為陜西團練軍洛字營的一員,而且還是個十夫長!

    雖然只管著區區九個團。ㄟB他在內一共10人),也沒有任何階官,吃的也是普通團丁的一份口糧。但是王進寶還是將自己看成了大明王朝的一名官員!

    這可真是揚眉吐氣,出人頭地,威風八面,整個人都覺得精神百倍了。

    在成為了團丁十夫長后沒多久,王進寶所在的洛字營就奉命護送數千洛川縣的饑民開進了湖廣襄陽府境內,并且被分配到了襄陽府下面的谷縣方家堰鎮吃大戶。

    這下王進寶就有了一種多年所學終有一用的機會了!

    王進寶活到三十來歲,最大的成就不就是狐假虎威,欺負良善嗎?在洛川縣的時候,他就假著王秀才的威,在村里面當個無賴地痞二流子,在他爹媽死后就沒好好干過活,照樣有吃有喝沒餓死。

    而如今,他的后臺已經從秀才升級成了天子,他作為天子的走狗,又被放到了到處都是水田,還有許多瓦房大院的方家堰,當然得......吃點好的了!

    他要吃肉夾饃!

    還是一口咬下去滿嘴都是油的那種肉夾饃!

    相當年他在王秀才過五十大壽的時候,在王家大宅里面吃到過一個這樣的肉夾饃......那滋味可真是一輩子都忘不了!

    想當年在洛川縣當無賴的時候,王進寶就幻想著有朝一日發達,頓頓都得吃這樣的肉夾饃,一天吃兩個——對,就是兩個,不是三個,因為他那個時候沒想過一日三餐的事兒,還覺得發達以后還是一日兩餐......

    可是當他向同村一起逃難出來的張寡婦提出要吃肉夾饃(他在張寡婦這里搭伙)的時候,卻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張寡婦沒法給王十夫長老爺做肉夾饃,因為沒有肉,也沒面——方家堰這里都是稻田,沒有麥子,尋常百姓家也沒有面粉。想要吃“肉夾米”還好辦一點,最多就做個沒有肉的肉夾米。而這肉夾饃還真不好辦,既沒有肉,也沒有饃的,那不成吃空氣了?王十夫長大老爺如果真想吃,就只能去方家大宅想辦法了,那里什么都有。

    可這個方家大宅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那是進士第!是天啟二年的進士,現任松江知府方貢岳的祖宅。而且方家的勢力也不僅僅靠一個方貢岳,看看方家堰的地名,也能知道方家有多牛了。

    帶領洛川縣饑民進駐方家堰吃大戶的洛川縣令張溥(他這個洛川縣令也慘兮兮的,都很久沒看見洛川縣的山水溝壑了)可是一再叮嚀手底下的團丁,一定得約束好饑民,絕對不能擾了方家的安寧。

    當然了,方家也得拿米出來給駐方家堰吃大戶的饑民們吃......畢竟幾千上萬的武裝饑民在襄陽府谷城縣方家堰鬧起來,松江府那邊的知府也是來不及干預的。

    總之,方家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而洛川饑民則是窮兇極惡的說不定要拔虎皮去賣......也只有方家帶頭拿米出來,張溥才能盡可能的管束好下面的人。

    但是進士出身的要飯縣令張溥努力想要維持的安寧,卻被一個在原本的歷史上肯定已經餓死了的二流子給破壞了。

    王進寶這天約莫也是多喝了幾杯,昏頭昏腦的壓不住肚子里面的饞蟲了,于是就叫上自己的九個手下,扛著嚇唬人的長槍,就往方家大宅而去。

    到了地方,這個王進寶偷雞摸狗的毛病又來了,不是堂堂正正的走大門去要吃要喝,而是順著宅子繞了一圈,直接走了后門,而且也不敲門,而是抽出一把匕首把門杠子給挑了。門一開,就是方家大宅的后廚,幾個廚子正忙乎著準備飯菜——原來方家的老爺今兒要請張溥吃飯!一個方家的老秀才正在后廚這里親自指揮,看見后門忽然給人撬開,還進來幾個青衣白帽的陜西要飯團丁,頓時就惱了,上前去就呵斥道:“你們幾個干什么?怎么敢闖方家大宅?”

    王進寶還有點迷糊,聽見這個湖廣人發問,就如實回答道:“額就是想吃肉夾饃,你們這里有肉有饃嗎?”

    老秀才的家鄉被這幫要飯兵禍害苦了,一肚子的火,而且張溥現在就在府上,他當然有恃無恐,于是張口就罵:“你個叫花子,怎么配吃肉,等著吃軍棍吧!這里是進士第,你也敢闖?告訴你把,洛川的張知縣就在我家吃酒,等我拿了你去見他......”

    說著話,老秀才就上去想拿人。而王進寶一慌張就想逃跑,卻被人一把揪住,情急之間,居然把手里的刀子捅了出去,一刀就插進了那老秀才的胸口!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北京快三开奖号码 快三秒秒彩 唐山配资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购买 海通证券股票吧 福建快三可以投注的软件 理财平台前十 福彩排列七玩法 上海时时乐单式走势图 河北体育彩票排列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