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從未改變

目錄:第一序列|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類別:都市言情

    清晨,111號壁壘門口早早便有官員戰戰兢兢的候在門口。

    天空中飄來淅瀝瀝的細雨,但是這群官員竟是連傘都不敢打,就這么直愣愣的站在雨地里。

    羅嵐大開殺戒的消息,昨晚就已經傳到了111號壁壘。

    官員們雖然心知對方的目標并不是他們,但問題是,不論是誰面對這種三天就將慶氏隱患屠戮殆盡的殺坯,都會有些害怕啊。

    哪怕你知道他并不會殺你,甚至他眼里壓根就沒你。

    一個小時后,羅嵐所在的特種營車隊終于抵達,一如往常那樣車隊轟鳴著從大門口駛過。

    車輪卷起的泥水拍打在官員們的身上、臉上,仿佛羅嵐挨個給他們扇了一記耳光。

    車隊行駛到銀杏山下,特種營便全部停了下來,只有羅嵐的車輛才能繼續向上通行。

    在山路上,羅嵐忽然問道:“當初這條山路,是你陪我弟弟走上去的是嗎,那天還下著大雪!

    周其回憶道:“嗯,那時候他已經知道慶氏的那些老頭子們要對他動手了,所以故意把你支開去楊氏88號壁壘當人質。不論事成與否,起碼你都能活下來!

    有時候周其很感慨,這么一個時代里,這兄弟二人不計較自己的得失也要為對方考慮,這種感情確實讓人羨慕。

    周其說道:“后來等他成了慶氏之主,又第一時間謀劃如何將你從88號壁壘救回來,那時候好多官員等著給他交投名狀,結果他就在山上誰也不見,就等你的消息!

    羅嵐問道:“怎么,感動了嗎?”

    周其撇撇嘴:“感動什么?我是一個沒感情的殺手,只認錢。這種感情對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傷錢!

    羅嵐不再吭聲。

    山路二十多公里,其實開車轉眼就到了,以前羅嵐總覺得這條路挺短,可是想到慶縝曾在大雪封山的天氣里光腳走上山去,他又覺得這條路很長。

    那天一定很難熬吧,每一步應該都踏的很艱難。

    這銀杏山就像是慶縝曾經心里高高的門檻,踏上去,便踏過去了。

    從此往后,慶縝便再也不是那個喜歡種花、聽曲的慶縝了。

    ……

    到了銀杏莊園的大門,許瞞已經等候在這里:“羅老板,長官在等你了!

    羅嵐看了許瞞一眼:“日夜保護他,辛苦你了!

    “應該的,”許瞞低聲說道。

    銀杏莊園外的士兵們偷偷看了許瞞一眼,有些剛剛調到許瞞麾下的新兵心說,連羅嵐都跟自家長官這么客氣的打招呼啊……

    這些年來,許瞞在慶氏的地位逐漸超然起來。

    雖然許瞞只有少將軍銜,但能指揮他的人也只有慶縝一個而已,連羅嵐都不行。

    早期核試驗基地是許瞞去負責的,后來北方河谷地區收編土匪也是許瞞去做的,如今但凡有棘手的事情、危險的事情,基本都是許瞞來做。

    事到如今,情報系統分內外兩個序列,內部是羅嵐在管,而外部則全都交給了許瞞。

    當初慶縝進境山,也帶上了許瞞。

    早些年很多人都想過收買許瞞,但全都失敗了。

    對于羅嵐這種人來說,能有許瞞保護慶縝,他很放心,起碼從來都不用擔心有人從背后捅慶縝刀子。

    進入銀杏莊園時,羅嵐一眼就看到慶縝正微笑著打量自己。

    慶縝笑道:“累了吧?”

    “是有點累,”羅嵐也不講究,他把旁邊的慶毅轟起來搶走了對方屁股下面的靠墊,然后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慶毅稱呼慶縝為二哥,那羅嵐就理所當然是大哥了。

    當年在111號壁壘街頭打架的時候羅嵐就是大哥,如今哪怕慶毅成了慶氏的最高軍事指揮,心底里仍然對這位大哥敬畏有加。

    若是別人搶靠枕,慶毅早就怒了。

    但羅嵐搶的話,他只能老老實實去屋子里再取新的靠枕出來,順便還給周其也帶了一個。

    羅嵐大大咧咧的說道:“王圣知那老小子讓你去61號壁壘這事,你怎么決定的?”

    慶縝笑道:“既然他讓我去,那就去一趟吧!

    “真有這個必要嗎?”羅嵐疑惑道:“他王氏和人工智能再厲害,還能直接打到咱們慶氏這里來?沒有導彈部隊,咱們就直接用自動步槍跟他打嘛,我就不信他能有多兇!”

    慶縝搖搖頭:“事情比我們預想的還要糟糕一些,截止今天,不光是012號軍事基地被入侵,連帶著002號基地、004號基地,無一幸免!

    羅嵐愣了一下:“所有導彈部隊的軍事基地全沒了?”

    “萬幸的是之前我便讓慶毅進行了彈、車分離,發射井里也都沒有裝載導彈,”慶縝說道:“如果對方不僅能破壞、入侵,還能直接操控我們的軍事系統,恐怕那些導彈已經落到111號壁壘了!

    羅嵐皺起眉頭:“可是……”

    “沒有可是了,”慶縝平靜說道:“這次去中原,我也準備了一些后手,我不會親自去的,你忘了我有替身的事情了嗎?”

    說到這里的時候,羅嵐下意識就朝對方手上看去,結果沒有看到傷疤。

    這是貨真價實的慶縝。

    羅嵐想了想說道:“你是打算讓那個復刻體替你去?這樣好像也不錯啊,相對保險一點,而且王圣知那老小子肯定不知道有替身的存在!

    從火種圣山回來之后,慶縝便非常注意行蹤,他能肯定的是,在替身與真身的每次身份互換中,都沒有什么漏洞。

    即便是人工智能,也沒法從行程上分析出任何端倪來。

    羅嵐突然松了口氣,他還以為慶縝是真的要自己去中原呢。

    結果這時候慶縝忽然說道:“但是有個事情要跟哥你商量一下,這趟中原,你和周其也得去,因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們去做。這件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羅嵐愣了一下:“什么事情?”

    此時,慶縝忽然讓門口的許瞞去取了一只文件袋遞給羅嵐。

    羅嵐抽出里面的資料只看了兩眼便震驚抬頭:“可行嗎?”

    “可行,”慶縝點頭說道。

    這一刻羅嵐才明白,難怪這一趟會需要他和周其親自走一趟,原來在慶縝的計劃里,去中原絕不僅僅是跟王圣知談判那么簡單。

    這種計劃,沒有可信任的人去做,是絕對不行的。

    偌大的棋盤上,人工智能和慶縝各自布局了許久,如今彼此亮出棋面來,慶縝讓對方執黑棋先走了一步,現在該慶縝落子了。

    慶縝說道:“這一次,中原那邊的人不能再用了,由許瞞帶他手下的衛戍營跟隨你!

    “行,”羅嵐鄭重說道:“許瞞配合我,我簡直就是如虎添翼。放一百個心,這計劃一定成功!”

    慶縝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次你可能會有危險,但我別無選擇!

    “嗯,我懂,”羅嵐笑了起來:“咱倆之間就別說這些客氣話了!

    一旁的周其看著這一幕,內心嘆氣。

    最終慶縝還是讓他哥哥去沖鋒陷陣了,找死的事情你去,享受權力的事情我來,他很想問問羅嵐到底值不值,但他問不出口。

    周其甚至在想,羅嵐雖然表面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但其實心細如發。

    他就不相信,自己能想到的,羅嵐會想不到?

    這時候慶縝高聲說道:“出來吧,你和我哥哥走一趟!

    說著,復刻體慶慎便從旁邊的暗門中走了出來,并笑瞇瞇的對羅嵐說道:“合作愉快啊大哥!

    結果,復刻體慶慎剛剛走到羅嵐身邊,卻見羅嵐手掌如刀似的砍在他脖頸上,輕而易舉的便將對方打暈了過去。

    在場眾人均被這場變故給看傻了,羅嵐這是要干嘛?

    慶縝坐在靠枕上皺起眉頭來:“哥如果不想去中原的話,也沒關系的!

    羅嵐冷笑一聲:“閉嘴,這沒你說話的份!

    說著,羅嵐竟是扶著復刻體慶慎慢慢放平在大理石地板上,然后他抓起“慶慎”的左手看去,那上面赫然有一條傷疤。

    不過羅嵐沒有在意,他直接在“慶慎”手背上搓了兩下,只見那極為逼真的傷疤,竟是被搓掉了!

    羅嵐又掀起慶縝的兩只袖子,確認了對方小臂上的四顆痣,這才終于放下心來。

    雖然慶老三是復刻體,處處都和慶縝一樣,可痣是黑色素沉淀,這玩意可是隨意的,想偽造都不行。

    早前羅嵐就防了一手,連慶縝都不知道他找機會記住了痣的位置。

    周其、慶毅全都愣住了,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明白,合著地上這位被打暈的才是慶縝!

    他們看向剛剛假扮慶縝的人,只見這慶老三苦笑起來,他也自覺的搓掉了手背上逼真的遮瑕霜:“大哥,你怎么認出來的啊,我學的不像嗎?”

    “像,非常像,”羅嵐說道:“不得不說你演技還真不錯,連我這個做哥哥的都沒認出來!

    慶老三疑惑起來了:“那你怎么知道我倆身份呢,難道還有什么漏洞?”

    “最大的漏洞就是,慶縝不會讓我一個人去冒險,”羅嵐冷笑起來:“這是他的計劃,還是你的計劃?”

    “當然是他的,”慶老三樂呵呵的趕忙甩鍋道:“我哪有他這么聰明呢!

    周其默默的看向羅嵐,他有點想不明白,明明慶縝與慶慎兩人演技天衣無縫,結果羅嵐就因為這么一個簡單的理由,就敢斷定坐在靠枕上的人不是慶縝?

    只因為你堅信慶縝永遠不會背叛你,是嗎?

    周其內心的情緒有些復雜,他剛剛還在想,原來人總會變的,因為這世道會變。

    但他回過頭來突然發現,不管這世道如何變幻,慶縝與羅嵐的兄弟情義都從未改變過。

    慶氏之主只為了陪哥哥一起冒險,便舍棄了所有權力?

    周其心中嘀咕道,幼稚。

    此時羅嵐看著昏迷的慶縝說道:“他從小就是這樣,我以為他當了這慶氏的主人以后會改改,結果還是這樣!

    慶老三趁著慶縝昏迷的時候,笑著對羅嵐說道:“大哥料事如神,我就說你不一般嘛,以前都是故意藏住鋒芒的啊。事情是這樣的,這個計劃你也看了,想要完成這個計劃呢就必須有周其,但是如果你不去中原的話,以周其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去的。在慶縝的計劃里,此任務非完成不可,只有這一環成功了,才能有以后的一線希望,所以你們非去不可!

    慶老三繼續笑著說道:“慶縝為了護你周全,又做了許多計劃,所以許瞞也必須去,別人他信不過。但即便如此,他仍然不愿意讓你一個人去冒險,尤其是因為他的命令去冒險,所以他就打算假扮成我,跟著你一起去!

    “那你呢?”羅嵐皺眉道。

    “我?”慶老三想了想說道:“他已經把他后續所有計劃都告訴我了,慶縝說,如果他和你都回不來,那就由我來執行后面的計劃。那時候,我就是慶縝,我來替他守護慶氏!

    羅嵐看了一眼昏迷的慶縝,如今這個時代里,棋盤上已經盡是超凡者這樣的存在了,恐怕也只有慶縝這種人,才能以普通人的身份左右這個棋局。

    慶老三從蒲團上站起身來說道:“既然你已經看穿這些了,那就還是我隨你去中原吧,我以慶縝的身份去跟王圣知談判。我倒是覺得,這事要比呆在銀杏莊園好玩多了!

    一旁周其忽然嚷嚷著說道:“等等,我說過我要去了嗎?”

    羅嵐轉頭看向周其認真問道:“你不去嗎?”

    周其一見他如此認真,氣勢立馬被壓低了一些:“去也可以,不過要加錢!”

    “加,”慶老三笑瞇瞇的說道:“慶縝答應了,你回來之后可以享受89號壁壘100年稅收,你雖然活不了100年,但你的子孫可以!

    周其愣了一下,一整座壁壘的100年稅收?

    雖然他仍舊沒有權力管轄壁壘,可這絕對夠他十輩子吃喝不愁了,以后他要有孩子了,他的孩子也一定是慶氏最富有的人之一。

    “行,富貴險中求,這一票我干了!”周其咬牙說道。

    “慶縝還有沒有說別的事情?不要遺漏,”羅嵐問慶老三。

    慶老三說道:“他現在什么事都不跟別人說,我一個外人,他能跟我說什么?”

    “你再好好想想,”羅嵐挑挑眉毛說道,說話時,他背后金光若隱若現,眼瞅著像是要召喚英靈打人了。

    “哈哈,”慶老三笑道:“他以前倒是跟我提起過你來著!

    “說我什么?”羅嵐疑惑。

    “他說,因為小時候的某件事情,你總覺得自己虧欠他了什么,”慶老三說道:“但其實在他心里,反倒是他虧欠了你,如果沒有他,或許你會有自己的人生!

    羅嵐蹲在慶縝身邊很久都沒有說話,其他人也都沉默著、等待著。

    復刻體慶慎忽然認真問道:“我有個疑問,如果沒有那件事情,你還會這么對他么!

    許久后,羅嵐笑了起來:“做哥哥的,本身就應該給弟弟遮風擋雨啊!

    他最后看了慶縝一眼,然后對慶毅說道:“照顧好你二哥,他要出什么問題,你看我回來怎么收拾你!

    說完,羅嵐轉身朝銀杏莊園外面走去,慶毅看著對方的背影,魁梧、堅韌。

    那大步流星的踩著黑灰色大理石地面離去的身影,就像是從黑色的湖面走進門外的光芒里。

    ……

    求點保底月票吧,各位讀者大爺如果覺得最近質量還不錯,就投點月票哈,不過不強求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山东11选五和值 今日股票行情查询600406 每日一股 600053股票 河北承德11选5走势图 广东南粤风采好彩一预测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finnciti游戏理财平台 海南4+1基本走势图 11选5走势图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