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重重包圍

目錄:三國之蜀漢中興| 作者:寒塘鴉影| 類別:都市言情

    【中文網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后方火焰升騰,殺聲震天,已經有逃兵不斷匯聚過來,兵馬被阻擋在樹林之下,不知其中有多少伏兵,進退兩難。

    夏侯霸拍馬上前,沉喝道:“何人在此攔路,出來一戰?”

    樹林中一片沉寂,夜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這讓魏軍愈發不安。

    夏侯霸大怒,又喝道:“爾等鼠輩,可敢一戰?”

    回應他們的依然是樹影婆娑,時間緊急,夏侯霸馬上將兵馬分作三部,騎兵先行,追上來的逃兵隨后,直沖向山坡。

    這是一段小陡坡,先前經過之時并無任何異常,未料回城的時候卻出現了伏兵,燕云騎的速度極快,沉重的馬蹄聲中,已經沖上了坡頂。

    嗖嗖嗖——無數箭雨和連弩從樹林中射出,許多士兵紛紛落馬,但騎兵毫不停留,依然向前沖,夏侯霸領后軍跟進,此時樹林中的箭矢已經消耗許多,趁著這個空檔,燕云騎全部沖

    過了山坡。

    希律律——就在魏軍即將山坡通過的時候,前方的騎兵忽然馬失前蹄,嘶鳴著摔倒在地,原來在剛剛下坡的地方,亂草中撒了滿地的鐵蒺藜,還挖了無數碗口大小的小洞,這對騎兵

    來說是最為致命的。

    前軍陣型大亂,影響了后面的騎兵,全都擁擠到山坡之下,互相沖突,若不是燕云騎精銳,只怕許多人要被擠落馬下,踩踏而死。

    直到此時,山坡上樹林中的漢軍才忽然殺出來,對跟在燕云騎后方的逃兵下手,那些逃兵本就疲累,被殺得丟盔棄甲,哪里是這些伏兵的對手,頓時又被殺得四散奔逃。夏侯霸氣得目眥盡裂,指揮兵馬越過雜草,趕奔沐水岸邊來,又走了一陣,忽然聽到前方喊殺聲不斷,趕忙停住兵馬派人打探,原來是曹皚的后軍被漢軍阻擋在此,怪不

    得前軍潰敗,遲遲不見來接應。

    探明情況之后,夏侯霸領流云騎直沖向前,此時曹皚和夏侯奉正被漢軍團團圍住,沖突不脫,燕云騎趕到之后,從后方殺散漢軍,沖入亂軍之中。

    曹皚正在絕望之際,聽得后方一陣騷亂,回頭看時,正是夏侯霸殺進來,激動地淚光隱現,大叫道:“將軍,我們中伏了……”

    “走,隨我來!”夏侯霸更不多言,領流云騎開路,沖殺向前,魏軍緊隨其后。

    埋伏在這里的正是太史亨,眼看就要把魏軍后部圍殺,忽然一彪騎兵殺回,將包圍圈沖開,正疑惑的時候,卻見是夏侯霸殺來,知道非其對手,只得讓開一旁。

    夏侯霸沖突而去,太史亨又指揮士兵對奔逃的士兵一陣追殺,魏軍死傷無數,收了許多鎧甲兵器,才帶兵回營。

    魏軍狂奔一陣,終于來至沐水上游的石橋邊,夏侯霸幾人狼狽不堪,先叫士兵過橋,看看人數大概不足三千人,神色黯淡,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大敗。

    曹皚一手拉扯著撕爛的衣袖,上前問道:“許將軍他們……”

    “唉——”

    夏侯霸望著遠處的火光一聲長嘆,終究還是陸抗技高一籌,因為一場小勝而過分信任郭奕,造成此次大敗,城中一半精兵被毀,再想保住徐州可就難了。

    “啊——”

    就在眾將沉默之際,忽然前方傳來一聲慘叫,便見幾名士兵從橋面上跌落,噗通一聲掉進水中。

    夏侯霸大怒道:“發生何事?”

    “哈哈哈,夏侯霸,今日你插翅也難逃了!”

    就在此時,對岸忽然閃出一隊人馬,將火把點亮,足有兩千人,將橋頭牢牢站住,每個士兵手中都舉著弩箭,對著正在過橋的魏軍一通亂射,又有無數人慘叫倒地。

    “混賬,卑鄙!”夏侯霸認出是昨夜與他廝殺的相毅,指著他怒罵道,“你可敢與我一戰?”

    “嘿嘿,到此情形,誰還與你一戰?”相毅一桿槍搭在橋頭上,將腳伸上去踩著,好整以暇地看著夏侯霸,“窮途末路,識時務者為俊杰,夏侯將軍,你又何必執著?”夏侯霸氣得臉色鐵青,這里再往沐水上游便進入沂山,西岸向前便是懸崖峭壁,根本無路可走,此時唯有過橋到對岸才能前往開陽,沒想到沖過重重包圍,唯一的退路卻

    被漢軍截斷,心中狂躁不已。

    此時橋上的魏軍已經被弓箭手全部射殺,尸體倒了一地,剩余的都簇擁在橋頭不敢上前,后面源源不斷還有逃回來的士兵,一個個叫苦連天。

    東方已經漸漸發亮,如果等到漢軍消滅了許儀他們的兵馬,再尾隨追殺而來,進退無路,便只有一條死路了。

    夏侯霸雙目圓睜,下了馬抽出寶劍,大喝道:“兒郎們,隨我沖過去!”

    “將軍且慢,讓我先帶人開路!”副將蒲忠趕忙攔住了夏侯霸,站在橋頭對一眾魏軍大喝道:“兄弟們,今日不沖過去,誰也無法活命,誰敢與我為兄弟們開路?”

    魏軍一陣騷動,正有幾人站出來,卻聽相毅在對岸高聲叫道:“爾等都聽好了,我們向來不殺俘虜,大漢軍令:降者不殺!彬}動的魏軍愈發不安起來,剛才陷入絕境,大家都有死戰之心,但相毅一句話,卻將蒲忠剛激發起來的一點斗志給瓦解了,魏兵面面相覷,十分猶豫,就連剛跨步走出去

    的幾名士兵也停了下來,踟躕不前。

    “燕云騎,下馬!”夏侯霸見狀,一聲怒喝,“前營、后營開路,其余人馬隨我來——”

    “遵命!”

    軍心動蕩之際,燕云騎在這個時候顯露出精銳的素養,個個翻身下馬,毫不猶豫地跟在了蒲忠后面,排成數隊。相毅見到這一幕,不由眉頭微蹙,眼中有敬佩之意,但各為其主,敬佩歸敬佩,對敵人卻不能有絲毫憐憫之心,他將長槍緩緩舉起來,只要魏軍膽敢沖橋,便馬上下令射

    殺。

    “跟夏侯將軍一起拼了!”

    終于,那些騷動的魏軍也被燕云騎的氣勢所感染,今夜一場混戰本來就輸的窩囊,連敗之下,激發出來軍士的悲憤之情,個個都抱著慷慨赴死之志。

    “沖過去——”夏侯霸掣劍在手,嘶啞著嗓子一聲大喝,哀兵必勝,絕地反擊,決不能被漢軍阻在橋頭。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pk10九码技巧公式 喜乐彩十六期开奖号 三分赛车是哪里开奖的 哪个网络理财平台比较好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股票配资平台1选一直牛 甘肃快三走势图500期 广西快三在线计划 河北11选5的技巧大全 股票配资推荐 丨推荐杨方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