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7章 為時已晚

目錄:三國之蜀漢中興| 作者:寒塘鴉影| 類別:都市言情

    【中文網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夏侯霸與郭奕等在開陽城定計之后,也馬上叫全軍準備,到了晚上,先命曹則引兵去攻東營,吸引守軍注意,城中兵馬再各按將令出動。

    到了半夜時分,開陽城兵馬分五路先后出城,這一次夏侯威親自領兵去燒浮橋,并非是他甘愿冒險,更重要的是繞到漢軍之后去劫營,一雪前恥。

    開陽城的精銳則由夏侯霸親自統領,令許儀、夏侯儒為前隊,夏侯霸自為中隊,曹皚和夏侯奉為后軍,三路人馬趁著夜色渡過沐水,列成陣勢,緩緩向天齊山而行。

    曹則負責把守青峰嶺,忽然夏侯霸傳令叫他今夜襲營,便叫士兵連夜準備,將帶出來的干糧全部吃掉,飽食之后,等到子時,往沐水岸邊行進。

    作為曹爽的兄弟,曹則和曹皚深知責任重大,曹爽因為接連兵敗被免官,他們清楚家族崛起的重擔落到了自己身上,如果想要重掌軍權,必須要自己立功。

    以前有曹爽照應,他們兄弟威風八面,如今曹爽免官,甚至他們兄弟也有被牽連的可能,曹則和曹皚才倍感壓力巨大,決心要好好表現。

    這一次他主動請命鎮守青峰嶺,便是想有獨自帶兵的機會來歷練,所幸曹爽一直對夏侯霸兄弟不錯,如今夏侯霸對他們兄弟也頗為照拂。

    今夜要去劫營,曹則便知道立功的時機到了,而且他這一路兵馬作用至關重要,帶兵走在路上,曹則已經有些激動難耐了。

    來至沐水岸邊,曹則按照夏侯霸吩咐,將兵馬分作三部,分三條小路靠近漢軍大營,左路先發動突襲,放火射箭,然后右路再去偷襲,中路軍則見機行事。

    見守軍毫無準備,曹則大喜,示意左路兵馬放火射箭,士兵早就將柴草準備就緒,一聲令下,便一股腦將火把點燃奮力拋入營中,弓箭手也點燃火箭亂箭齊發。

    猛然間火光劃破夜空,沖入漢軍寨中,此時左路兵馬已退,右路軍在另一側準備,果然營中一陣喊叫,喊聲大震,漢軍被驚動。曹則大喜,又命右路兵同時放火,靠近山林的營寨很快便全部起火,營中人聲嘈雜,曹則正高興之際,卻不見有漢軍殺來,頓覺有些不妙,因為起火的營帳根本沒有任何

    動靜,不見有士兵出逃,竟都是空營。

    “不好,中計了,快快,快去回稟夏侯將軍,叫他立刻將所有兵馬召回!

    曹則見狀,便知中計,急忙退兵到營外,此時營中火勢已起,火焰熊熊,濃煙直沖上天,曹則無心觀看,趕忙向開陽撤退。

    就在此時,便見沐水之上無數木筏順流而下,黑壓壓一大片連接成勢,沖開粼粼波光,直沖向漢軍的浮橋。

    曹則急得直跺腳,沖到河岸邊揮動手臂大喝道:“唉呀,撤,快撤!”

    但此時夜風正緊,河水湍急而下,木筏上之人哪里能聽見他的喊叫,就算聽見了,筏至水中,速度正疾,哪里說停就能停?

    “哈哈哈,此時知道中計,為時已晚了!

    就在曹則著急之時,忽然從岸邊的樹叢中殺出一隊兵馬,正是相毅,昨夜他在青峰嶺吃了虧,今夜反來此處埋伏,以報昨夜之仇。

    魏軍此時都聚集在岸邊齊聲大喝,未料身后還有伏兵,被殺了個措手不及,許多士兵站立不穩,被擠得落入沐水之中。

    曹則見勢不妙,拍馬奪路而逃,魏軍被殺死大半,落水者無數,剩余數百人奔逃無路,只得跪地投降。

    沐水之中,夏侯威親自領兵撐筏順水來燒浮橋,遠遠看到東岸火光亮起,便知道曹則順利得手,不由大喜,現在的關鍵就是燒毀浮橋了。

    此時木筏順流而下,速度越來越快,已經到了極致,耳邊風聲呼嘯,木筏破浪激起的水霧飄在臉上,十分涼快,叫人好不愜意。眼看河面上浮橋就在不遠處,夏侯威已經將火折子拿在手中準備點火,忽然看到岸邊有人招手呼喊,火光之下看不真切,水上風大,更聽不見說些什么,只看到魏軍旗號

    。

    夏侯威以為曹則向他示意計劃順利,為他揮手鼓勵,不由大罵道:“曹則這混蛋,在岸邊招手,豈不壞了吾大事?”不過此時已經靠近浮橋,就算漢軍發現,也已經來不及防范了,夏侯威猛然點燃了手中的火折子,將船上的柴草點燃,早有士兵將其拿在手中,只等到了橋下,便將其拋

    到橋面上去。

    這些草把上許多還栓了鐵鉤和木鉤,就算扔不到橋面上,掛在橋上也同樣能夠引火,數百只船交替放火,很快便能將浮橋燒著。河上火光亮起,映得水面通紅,夏侯威再向岸邊看時,曹則的兵馬已被殺得七零八落,有士兵不斷從河岸上掉落下來,不禁破口大罵,若是他早些離去,也不會反被漢軍

    攻擊。兩軍在沐水邊交錯而過,夏侯威已經領兵越過三座浮橋,其中有兩座昨夜就被燒毀,還未完全修復,漢軍在岸邊喊叫,卻無法過河支援,眼睜睜看著木筏隊向下急速漂去

    。

    順水而下,木筏的速度極快,轉眼間又越過七八道浮橋,士兵們同時拋擲草把,每一座橋上都幾乎被鋪滿,漫天大火凌空燒起,仿佛火龍騰空一般。夏侯威站立船頭,回頭看著被火焰照得通明的沐水,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陸抗先前多次算計于他,這一次終于要吃大虧了,勝敗乃兵家常事,只有最終一戰取勝,才算真

    正的勝利者。

    轟——咔嚓嚓——就在夏侯威暗自得意的時候,忽然前方傳來一聲巨響,木板碎裂的聲音不絕于耳,趕忙回頭,只見前方的浮橋之下水花飛濺而起,如同掀起驚天巨浪,沖下去的木筏被撞

    裂,士兵也都震得飛了起來,慘嚎之聲不斷。

    “這是……”

    夏侯威臉色大變,只見前方的木筏在橋下遇阻,紛紛被反震回來,不僅木筏被震碎,士兵也全部落水,還在水中掙扎,就被后面疾沖而來的木筏撞死。霎時間水面上亂成一團,夏侯威的木筏也在急速靠近,此時才看清橋下的情景,頓時驚得目瞪口呆,瞳孔隨著木筏的沖刺而不斷放大。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开前三组遗漏 北京赛车公式走势规律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 快乐十分20分钟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顺序表 浙江6+1计划 免费股票推荐群有什么企图 江苏快三开奖和值结果今天 山东快乐扑克3顺子查询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