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你還會回來嗎

目錄:朱顏禍妃| 作者:綰綰流年| 類別:都市言情

    “是啊,真是很想看看你被虛濁峰上那些毒蛛追著跑的模樣。”慕云漪偷笑。

    “早就猜到你沒什么好話。”莫衍丟了一記白眼,不屑道:“那些毒蛛有什么可怕的,一只都沒能靠近我半尺。”

    慕云漪忽然聽出了些許端倪,“當時你也在虛濁峰?”

    莫衍看著她否定道,“自然沒有。”

    隔著面具,慕云漪無法辨別莫衍此刻真實的情緒,但她總覺得方才莫衍定然有一剎停頓,所以她始終狐疑地盯著莫衍,試圖探究出什么來。

    “你亂想什么,倘若我真的在虛濁峰,又怎會不親自現身?你覺得我會放棄親眼看到你狼狽模樣的機會?”莫衍伸手戳了戳她的額頭。

    不得不說莫衍幾乎說服了她,若他真的在虛濁峰,又何故要讓手下念柏去接應她呢?這大皇子可是個十足愛湊熱鬧的人呢。

    慕云漪回過神來反手將莫衍的食指掰開,“是我想多了。”

    莫衍聳了聳肩,號不見外地給自己倒了杯熱茶,悠哉地喝下。

    “你近日在做一件很要緊的事情,是不是?”

    “嗯?”莫衍放下茶杯,來了興致:“緊張我?”

    “當初是你說的,你我作為盟友,時下在做什么事總該互相知會一聲。”

    “只是這樣?”莫衍再一次“不知死活”地湊近慕云漪。

    慕云漪輕盈地起身背對他,丟下一句:“不講便罷了。”

    莫衍也沒再說話,一時間,屋內陷入了微妙的沉默。

    過呃良久,慕云漪轉過身,發覺莫衍正以一種難以言明的目光看著她,如斯靜默。

    “你……”

    慕云漪的回頭似乎讓莫衍猝不及防,竟有一種被發現什么秘密的感覺,他急忙開口道:“還不去收拾一下,天就要亮了。”

    “你也知道,天快亮了。”

    莫衍輕笑:“好好好,這便下逐客令了,那我先走了。”破天荒的,這一次莫衍絲毫沒有糾纏,干脆利落地站起身朝來時的窗邊靠過去。

    就在推開窗子的一刻,慕云漪忽然叫住他,“喂。”

    莫衍停下了動作卻并沒有回頭,“嗯?”

    慕云漪看著他的背影猶疑許久,最終還是決定將心中那最后一絲的疑影探個明白,“可不可以再讓我看一次你的臉。”

    莫衍轉過身來,竟真的將手伸向面具。

    “等等。”就在揭下的那一瞬間,慕云漪卻攔住了他。

    莫衍輕笑著,語氣有一絲縱容:“又怎么了?”

    “罷了,我不看了。”慕云漪后退了一步。

    莫衍勾起唇角:“怎么,害怕了?”

    “有什么害怕的,當初又不是沒見過。”

    “既然見過了,今日又為何要再看一次?”

    “我……”慕云漪失口無央,她豈能將心中那一絲荒唐無比的猜測和盤托出,“我說笑的。”

    “公主當真好興致。”莫衍雙手后輕輕一撐,坐在窗檻看著她:“還要留我嗎?這次可是真的走了。”

    慕云漪嫌棄地拉著窗框:“好走不送。”

    莫衍輕巧翻身,消失再漆黑的夜色之中,慕云漪確定外面再無什么動靜后,悄悄關上的窗戶。

    然而立于窗前卻久久未動,直到落霜推門進來,連喚了幾聲“主子”,她才回過神來。

    “落霜,收拾一下,咱們卯時三刻動身出城。”

    “好。”落霜點了點頭沒有多問一句,只道:“主子去歇息一下罷,旁的交給奴婢整理便好。”

    這便是落霜的好處了,穩妥能干,又從不多言多問一句,總是可以讓慕云漪輕松很多。

    慕云漪沒有推辭,便坐在了一旁塌上,望著窗紙上隱隱透進來的月光。

    落霜的動作極輕,然而縱使屋內如斯平靜,慕云漪的內心卻是兵荒馬亂。

    其實她知道這種不安來源于何處,那是一直以來自己苦苦追尋的真相,然而當它即將觸手可及時,隨之而來的亦是巨大的惶恐和猶疑。

    慕云漪屋中的那一盞燈一夜未滅,而她不知道的是,門外那株樹下的身影,也整夜未曾離去。

    “小漪,或許那個真相并不會如你所愿,可我知道,相比得知真相的痛苦,你更無法忍受的是未知的折磨,而且,這是你必然要承擔的,不過沒關系,我會陪你一同承擔。”

    慕云漪同蘇婥說明情由后,卯時三刻準時走出府外后門,而念柏也已經早早駕著馬車在不遠處等候。

    “云漪,你這一去,還會回來嗎?”蘇婥拉著慕云漪的手,剛聽到她說要離開之時,蘇婥的心一下子空落下來。

    “我不知道。”慕云漪說的坦白。

    蘇婥抿著嘴,她知道云漪父親對她的重要性,更知道揭開此事之路的兇險,“云漪,一定一定要護好自己。”

    “好,婥兒,好好照顧你哥哥,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

    說罷,慕云漪掀起車簾,同落霜一起坐進馬車。

    蘇婥看著駕馬車的男子,十分眼熟,那個眉眼似乎在哪里見過。靈光一閃,她才想起,這男子便是跟著慕云漪一同出了無相之墟的那個蒙面人,后來似乎突然消失了,只是當時哥哥情況危急,蘇婥不曾多問。

    原來那個男子也一直在上陵城,他究竟是何來歷,何身份?與云漪又是什么關系呢?

    回到府里,蘇婥瞧著天快亮了,便直接去了聽竹軒,見哥哥尚未起身,便來到小廚房,卻沒想到母親在里面。

    “給母親請安。”再如何親密,王府里頭的規矩,蘇婥是一分都不會少的。

    “婥兒,你來了。”姜氏看到女兒,招了招手。

    “給夫人請安,咱們少爺好了,夫人的精神也便好了!”跟在蘇婥身邊的檀兒歡歡喜喜地說著。

    的確,蘇彥醒來之后,素日國公夫人明艷的神采仿佛回來了大半。

    然而蘇婥看著母親手拿扇子,親自盯著爐火上的藥罐,卻是十分心疼,母親何時親自來過廚房,又何曾站在灶邊親自盯藥?

    “母親,我來罷。”

    檀兒是個機靈的,連忙上前替小姐接過扇子,讓開身子道:“這小廚房嗆人,不若夫人、小姐到偏廂去等候,奴婢在此盯著便好,夫人還未用過早膳吧,奴婢順道備些清粥小菜,一會夫人與小姐一起用些罷。”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