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二章 罷工印章

目錄:太上劍典| 作者:言不二| 類別:都市言情

    ……

    “罷工印章”的作用很簡單。這是為了直接提高武術家的身體力量,真正的本質力量,從而提高他們的戰斗能力。歐楚陽想看看這場“海豹突擊隊”增加了多少戰斗力。

    當他選擇力量測量室的一個角落來測量力量時,他走到石柱上深吸了一口氣。他的整個身體開始充斥著真實的本質,真實的本質沖進了他的右手!昂1粨絷牎遍_始發出微弱的紅光,好像下面的循環血是可見的。

    “哦!”

    歐楚陽喊著放開拳。發出嘶啞的砰砰聲,好像石柱被鐵錘擊中,然后繼續發抖!

    光束像涌出的噴泉一樣。它出人意料地沖到了一個人的高度。最終結果為7200斤。

    7200斤!

    看到這個結果,歐楚陽的眼睛變亮了。這已經遠遠超過了凌森的隨便罷工。

    凌森曾經隨機擊中4900斤的結果。即使當時他只使用了部分力量,凌森的全部力量也不應超過6100斤。歐楚陽的結果比這高出了1000斤!

    當一名武術家到達“脈沖凝結期”的高峰時,他們的拳頭力量將達到8000斤。那些擁有天生神力的人中,只有少數人的拳頭力量可能達到10,000斤。

    憑借歐楚陽7200斤的拳頭力量,他已經接近了“巔峰凝結期”武術家的實力。

    他成功地完成了“戰爭印記”和“精華集會符號”,達到了“真正的原始混沌公式”的第二層大成功,理解了風的概念,突破了“改變肌肉”的階段,并且還成功凝結了異端神種子。

    至于“脈沖切割手掌”,就足夠簡單了。它原本不是一門強大的武術,而歐楚陽已經掌握了它。

    他已經完成了所需的大部分工作,距離核心門徒測試開始只有兩個月了。

    有很多時間。

    歐楚陽深吸了一口氣,充滿了信心。與上次參加“一萬殺戮陣線”相比,他現在擁有“戰爭印章”,沉重的軟矛,“神靈力量”,并進一步發展了“真正的原始混沌公式”和“像絲綢一樣流動。

    即使歐楚陽現在面對張冠宇,他也有很大的保證可以贏得勝利。

    “一旦我擊敗張冠宇,就能獲得500歲的血靈芝。這將對我的生命力非常有益。這個張冠宇是一個險惡而欺騙的人,我不知道他會試圖對付我什么樣的惡意陰謀。最好是我提早挑戰他并浪費他以避免進一步的麻煩!

    ……………………。

    時間飛逝。片刻之內,已經是皇宮盛大宴會的日子。

    整個皇宮都在節日里裝飾得明亮而快樂。宮殿的安全得到加強,并且受到嚴密的監視。在通往故宮的主要道路上,有一條長數百米的紅地毯。有經過仔細篩選的美麗女仆四處走動,為客人提供各種美食。

    時至今日,到達的人已是“天空財富之城”的杰出人物。那里有年輕,英俊,杰出的英雄,排名前十的七大武術之家的天庭弟子,七大武術的核心弟子,有些人實力平凡,但都是大青年的才華。和受人尊敬的家庭。

    此外,包括王儲楊林和云太子楊震在內的公主和王子都已抵達現場。

    但是,這兩個不是今天的主要客人。甚至連耀眼的明星歐楚陽和秦星璇都不是主要來賓。今天的主要嘉賓是來自七個深谷的特使。但是這位特使是誰,在場的客人不知道。

    “皇帝到了!”

    太監宣布這一消息后,所有女仆和宮殿女士都跪下了。但是,客人不需要;只要他們鞠躬就可以了。

    歐楚陽抬頭望去,看見一個老人戴著九顆星冠,五指龍袍和金龍靴走進大廳。

    盡管這位老人穿著有力且令人印象深刻的服裝,但仍無法掩蓋前額沉重的沮喪和憂郁。他的眼睛幾乎被皺紋掩埋了,脖子上的松散的肉開始破裂。他的太陽穴上有淡淡的老年斑。他看起來至少70歲。

    這位老人是天空財富王國的統治者楊堅皇帝。楊健沒有很多男孩。他做過的那些男孩很晚。這就是為什么當他的幾個兒子終于長大后;他已經壽終正寢了。

    這是歐楚陽第一次見到天運天國。在這個皇帝的身體上,沒有“紫色空氣從東方來”的皇家空氣。相反,只有一種昏昏欲睡的致命氣體。

    楊健顯然無意向客人打招呼。他到達宴會廳,坐在榮譽座位上,然后閉上眼睛休息。

    這位楊健大概只剩下4或5年的生命,而這些生命全靠珍貴的藥物維持,并由最好的醫生精心護理以確保健康。如果他是一個普通人并且達到了這個程度,他將已經死亡……”

    正如歐楚陽這樣想,他無意中瞥見了站在宴會廳一角的白晶云。白靜云穿著正式的黑色連衣裙,似乎已經失去了通常平和的氣質。今天,她顯得有些焦慮和不安。有一個年輕的貴族青年接近白景云,但白景云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白靜云……她似乎擔心某事!北M管歐楚陽認為某事很奇怪,但他并不太在意。然后,慕容子拿著一杯果汁走到白靜云的身邊。她把那ing不休的年輕貴族青年不斷推到一邊!办o云大姐,你好嗎,你不舒服嗎?”

    “我很好!卑拙霸泼銖娦α诵,試圖說幾句輕松的話。

    此刻,法院的太監報告說:“七個深谷的相思派長老的直接門徒歐陽先生!”

    聽到這聲叫喊,白靜云的手腳瞬間變得冰冷。相思派的歐陽...真的是他!

    “什么?”慕容子不清楚地問。

    “快點離開這里,否則為時已晚!”白景云有些慌張。

    “什么為什么?”

    “歐陽迪化是性騷擾者。您還記得上次在王儲的宴會上我說我不能為自己的婚姻負責嗎?都是因為他!”

    正如白景云所說的那樣,慕容子突然想起了那件事。王儲邀請歐楚陽參加宴會時,白景云開玩笑地告訴她嫁給歐楚陽。慕容子嘲弄她,問她為什么不嫁給歐楚陽自己。最后,白景云曾說過,她不再能夠自己嫁給自己。

    慕容子曾以為這很奇怪。憑借白景云的特殊身份,她怎么可能無法承擔責任并決定自己的婚姻?那是因為對方是七谷深谷長老的直接門徒!

    一個直接的門徒的地位與七名深厚的特使或各個國家的武術家同等地位。但是,由于直接的門徒經常與長者有密切的關系,因此在實際情況下,即使是七大使節或戒嚴院的長官也必須表現出三點尊重。

    盡管慕容子一向無情,無所畏懼,也不懼怕天上人間,但她仍然理解,這種人并不是慕容家族甚至希望與之抗衡的人。

    但是她不能只是離開而放棄白靜云為自己受苦。她根本不愿意這樣做!按蠼沆o云……我……”

    “快走!卑嘴o云急切地說。相思派門徒最看重具有外貌和才華的人。如果慕容子被歐陽迪華發現,他很有可能會盯著她。

    慕容子咬住嘴唇,低著頭,迅速走向宮殿的洗手間!霸撍,楊振!”慕容子咬緊牙關,內心充滿仇恨。盡管盛大宴會在皇宮舉行,但負責組織宴會的是云王子楊鎮。難怪在今晚之前,沒人知道七個深谷的偉大客人的身份?磥,楊震已經站在歐陽迪華的身邊,主動提出要幫助他尋找漂亮的女人!

    歐陽迪化到達現場后,立即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甚至皇帝也微微站起來點了點頭。

    但是,歐陽Di華的第一個人是歐楚陽。他以深思熟慮的表情對他發惡魔般的笑容。

    看到歐陽迪華看著他,歐楚陽皺了皺眉。這種外觀顯然與當處于較高地位的某人低頭看著他們下面的某人時相同?雌饋沓錆M了嘲諷和憐憫。

    歐陽迪華慢慢走上舞臺時,他的眼睛注視著整個房間。他的眼睛微微地停在白景云,王玉涵,甚至秦星璇的尸體上,然后才離開。

    短暫的停頓使白景云充滿了顫抖的焦慮。這太糟糕了,甚至連Yuhan也被拖入了!

    秦星璇并不懼怕,因為她已經是七大武術館的核心門徒。盡管她的地位比歐陽迪華低,但鑒于她的六年級才能,歐陽迪華不會嘗試侵略她。將來,秦興軒很可能會成為七谷深谷某些長者的直接門徒。

    但是王玉涵卻不同。在歐陽迪化的面前,她沒有深厚的背景來保護自己。

    歐陽迪化咳嗽,清嗓子,說道:“我很高興來到天空財富王國。今晚,我很高興能夠見到天空財富王國的所有精英……

    “我今天來到天空財富王國的原因主要是看一下天空財富王國的主要發展,并看看這個偉大國家的強大而年輕的英雄們!

    “此外,天空財富王國的七個淵博特使將返回主要教派。因此,在接下來的六個月中,我將暫時替代七大使節!

    就像歐陽迪華所說的那樣,白靜云立即感到一陣痛苦的頭暈。歐陽迪化實際上是天空財富王國的七大使節?

    這……這簡直是可怕的新聞,再也不會變得更糟!

    她已經預料到,未來六個月將是“財富之城”中所有美麗女孩的噩夢!

    慕容子或王玉涵等所有名氣高漲的女孩,都將成為歐陽迪華的目標。即使他們想隱藏,他們也不能!

    他們已經太出名了。甚至在歐陽迪化來到天空財富王國之前,他就已經設定了目標,并決定將慕容子和王玉涵作為他的獵物!

    在宴會廳外蜿蜒的走廊上,慕容子聽到了歐陽yang華的開幕詞。她現在知道,隱藏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歐陽迪化之所以成為“七大使節”,是因為他們。

    慕容子咬緊牙關,大聲說:“你該死的性騷擾者,如果你敢對我動彈或用手指指著我的身體,我會切斷你的手指,我會和你一起死的!”

    在王儲楊琳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他看上去也不太好。他知道這場宴會是由他的第十個弟弟CloudPrince安排的!歐陽迪華的歡迎是楊震安排的,這是什么意思?很明顯,楊震已經提前與歐陽迪華就未來的王位達成了某種協議!

    如今,楊震毫不猶豫地隱瞞了歐陽迪化的身份,并邀請了這么多美麗而又受人尊敬的家庭的女兒。對所有這些家庭來說,這是極大的冒犯。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歐陽迪化將接任七大使節的角色,因此楊振找到了支持者!

    楊琳當然知道張冠宇和楊震是親密的。毫無疑問,這兩個人結成了同盟,而推動他們組成這個同盟的人是歐楚陽。

    歐楚陽是楊震和張冠宇的共同敵人!

    很有可能邀請歐陽迪化的人是張冠宇。為了設法使他成為他們的支持者,他無法想象張冠宇為此付出了什么樣的代價。

    想到這一點,楊林深吸了一口氣。獲得歐楚陽的支持后,他以為自己已經贏了一半。但是,在經歷了張冠宇和楊震的最新舉動之后,他已經輸掉了比賽,才想到卷土重來。

    無論是張冠宇還是楊震,他們都不是輕易承認的人。他們怎么可能因為歐楚陽而坐下來等死呢?

    歐楚陽注意到楊琳表情的變化,以及張冠宇和楊震的臉上洋溢著興高采烈的變化,立即意識到這是由于歐陽迪華,F在對他很清楚,為什么歐陽迪華一走進去,就像一只逗弄老鼠的貓一樣看著歐楚陽。

    “就是這樣……我就是老鼠……”歐楚陽的表情沒有改變,他仍然像從前一樣平靜地坐在椅子上。

    但是就在這一刻,張冠宇搖著風扇走到王儲身邊。歐楚陽和太子坐得很近,張冠宇的目光落在了歐楚陽身上。那個外表隱含著一種幸福,就像歐陽迪化的表情一樣,就像貓在玩老鼠。如果有人認為這有一些不同之處,那就是在微笑的外墻下潛伏著一絲謀殺意圖。

    “太子,殿下!睆埞谟罹瞎。

    “張先生!北M管楊琳希望殺死他的內心深處,但楊琳仍然保持著友好而微笑的舉止。

    “皇太子,殿下,看來藍云月,藍小姐在皇太子的宮殿里。歐陽先生想見蘭小姐。我想知道您殿下對此怎么看?”

    張冠宇雖然安靜地講話,但坐在王儲旁邊的歐楚陽又怎么會聽不見呢?

    盡管藍云月不再與歐楚陽有任何關系,但這種令人作嘔的張冠宇一再試圖利用此事來徒勞地攻擊歐楚陽的武術之心。歐楚陽只覺得好像有一只蠅飛飛過。這很煩人,而且非常麻煩。

    楊琳一聽到張冠宇的講話,表情就稍有變化,但立即恢復了愉快的微笑。

    ……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在线股票开户 时幸运28 贵州福彩快3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 广东体彩11选五怎样中奖 理财投资 一定牛吉林11选五走势图 友钱网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