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魏忠賢必須死(1800加更)

目錄: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作者:維斯特帕列| 類別:散文詩詞

    【中文網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魏公公,此來有何要事?”沈隆的語氣不冷不熱,既沒有像天啟叮囑的那般信任魏忠賢,也不像朱由校那般痛恨魏忠賢,臉上的表情和其它帝王面對前朝大太監時候一模一樣。

    不過這卻沒有讓魏忠賢感到失望,反而稍微松了一口氣,因為自從天啟駕崩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再想維持以前的權勢是不可能的了,太監和文官不同,太監的權勢全部來自于帝王的信任,只要帝王信任你,你做什么都可以,一旦失去了帝王的信任,你就什么也沒有了。

    大明的太監可不比漢唐時候的太監,十常侍專權,皇帝都要稱呼張讓為阿父,是因為他們手上掌握著西園八校尉;仇士良膽敢廢立皇帝,是因為他掌握著神策軍,手上握有兵權,這權力才是真的。

    魏忠賢再厲害,也沒辦法像仇士良、張讓一般掌握軍權,一旦天啟駕崩,沈隆繼位,他就失去了權力的根基,這一點魏忠賢看得很清楚;如果沈隆對他溫言撫慰,甚至如同天啟一般信任他,魏忠賢反而會擔心,因為這根本不符合常理,沒有任何一名帝王會繼續留用他這樣的前朝大太監。

    如果沈隆冷言以對,他同樣會擔心,因為這意味著新帝王痛恨于他,魏忠賢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未必不會鋌而走險。

    而像現在這樣不冷不熱倒是剛剛好,這意味著或許只要自己放棄權力,就能如同前朝那些大太監一樣,或是去鳳陽看守皇陵,或是去給先帝看守墳墓,雖然會失去已有的權勢,但性命還是能保得住的,稍微留點錢財,將來的日子未必過不下去。

    于是魏忠賢馬上請求去為先帝守陵,請求辭去現有的職位,沈隆面露猶豫,似乎有所動心,但卻沒有馬上做決定,而是稍微挽留了一番,才讓魏忠賢退下。

    魏忠賢離開的時候,心里仿佛放下了一塊大石頭,沈隆則是冷笑不已,他想起了電影里朱由檢跪拜魏忠賢的場景,這個劇情完全就不合理。

    你一個大太監再牛逼,那也是皇帝的家奴,你竟然敢受主子的跪拜,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么?要是一個遠支宗室或許也就罷了,反正這些家伙也翻不出什么風波來;可朱由檢可是天啟的親弟弟,天啟無子又病重,接下來會輪到誰繼位還用想么?

    魏忠賢這時候巴結朱由檢還來不及呢,那還敢接受他的跪拜?只要朱由檢在魏忠賢面前跪下,那魏忠賢的選擇就只剩下一個了,除了拼命干掉朱由檢之外他別無選擇,朱由檢給魏忠賢下跪那絕對是傻了,魏忠賢接受朱由檢跪拜之后啥也沒干,那就更傻了。

    至于魏忠賢推薦朱由檢給天啟,那更是胡說八道,天啟就這一個弟弟,他死了不把皇位傳給朱由檢還能給誰?在這種事情上魏忠賢也有發言權?他手上到底是有西園八校尉啊,還是有神策軍?騰驤四衛可比不上西園八校尉和神策軍,他們也不會聽魏忠賢的。

    別看沈隆表面不冷不熱,可在心里,他卻是已經給魏忠賢判了死刑,許多穿越者都會選擇暫時保住魏忠賢的性命,把他當成瘋狗,準備隨時去撕咬那些文官,沈隆卻不會這么做,因為魏忠賢的名聲已經壞透了,而且他這條狗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這樣的狗是沒辦法繼續使用的,沒用的狗也就沒了繼續活下去的價值。

    崇禎處理掉魏忠賢不算錯,因為天下苦魏忠賢久已,收拾魏忠賢可以賺取聲望,他錯就錯在把東廠、錦衣衛也全部收拾了,讓文官沒了忌憚。

    這讓沈隆想起了《人民的名義》,同樣是處理上一屆留下來的問題,沙瑞金的手段可是要比朱由檢高明多了,收拾掉魏忠賢或者趙立春留下的問題并不難,難就難在如何在處理掉他們之后還不影響自己治下的穩定。

    沙瑞金一上來先凍結了趙立春留下的人員名單,讓反對趙立春一系的人看到了希望,然后并不自己下場,只是看著侯亮平他們沖鋒陷陣,這才是上位者應有的態度,上位者要是親自下場,那可就落了下乘。

    對和趙立春有關的人手,沙瑞金采取了不同的手段,提拔被趙立春冷落的易學習,請被趙立春壓制的陳巖石來講課,以收反對趙立春一系的心;接受李達康的投誠,以示自己不是來搞黨爭來的,安撫那些和趙立春有關,卻不是死黨的那批人。

    最后看著侯亮平他們搞掉祁同偉、搞掉高育良、搞掉劉新建、搞掉趙瑞龍,則是順理成章的事情,這些人既然有問題,那就該處理啊,迅速贏得了漢東省老百姓的好感。

    分化拉攏、剛柔并施,沙瑞金這一套組合拳打得漂亮,也讓他不動聲色就在漢東省徹底站穩了腳跟。

    反觀朱由檢,則是有些太年輕,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他以為只要解決了魏忠賢,就天下太平了?那有這么簡單的事,你一下把朝堂上的官員砍掉一大批,失去了閹黨的制約,聽起來倒是好聽,畢竟沒了閹黨就眾正盈朝了么。

    然而實際上,沒了閹黨,那些清流就變得肆無忌憚起來,朝堂之上一家獨大可不好,這樣就逼得朱由檢不得不親自下場和那些官員撕逼,然后被那些官員用豐富的經驗吊打,他倒是可以動用最后的權力殺人,可光殺人解決不了問題啊。

    在這方面,我還得向沙瑞金學習啊,魏忠賢必須死,甚至是一些罪大惡極的閹黨成員也必須死,但閹黨這面旗幟卻不能徹底倒下,你看,沙瑞金不是也沒把趙立春留下的人全部解決么?這一方面可以減輕自己的壓力,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讓漢東省不至于一派獨大,李達康那時候可不就得依靠沙瑞金了么?留著他比干掉他有用多了。

    還有錦衣衛、東廠也不能動,沒了監察部門,那些官員做出什么事兒來沈隆也不會覺得稀奇,沈隆用沙瑞金來做參照,考慮著自己登基之后該怎么辦。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青海11选五推荐号 股票历史数据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ios 云南快乐10分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复式怎么买 贵州快3走势图带连线图 秒速时时彩人工在线计划 甘肃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