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白衣李太玄

目錄:鎮世武神| 作者:劍蒼云| 類別:散文詩詞

    聽著雷海深處傳出來的話,拂塵子捂著被洞穿的胸口,眉頭緊皺,臉上有著怒意與憤恨。

    這個聲音……

    他永遠不會忘記!

    ——李太玄。

    雷海中,另外幾人也是扭頭,看向了雷海深處。

    只見那白色雷霆狂肆的區域中,緩緩走出了一道雪白的身影。

    那人身形散漫,滿頭青絲隨風,看上去有幾分不羈。

    他一手提著飛回的三尺桃花醉,一手握著酒壺,眉梢輕佻的望著遠處的眾人,飄搖而來。

    望著那出現的人影,帝靈尊等人頓時如臨大敵。

    此刻的李太玄,可半分不像是要即將面臨天罰的人。

    而是……

    他已經渡過了天罰!

    “李!太!玄!”

    拂塵子捂著胸口,齒縫中蹦出驚人的殺意。他與李太玄之間,可謂是不共戴天!

    李太玄由遠及近而來,目光掃過了眾人,最后落在了拂塵子的身上,“你不是來殺我的么,我就在這里,你怎么還不動手?”

    拂塵子大怒,手中拂塵再度出手,向著李太玄而去。

    于此同時,拂塵子身后出現巨大的符篆,形成了符篆規則世界,向著李太玄飛去。

    李太玄挑眉。

    隨后他抬手一劍,直指上蒼。

    嗡的一聲巨響。

    李太玄那一劍,直接擋住了拂塵子的符篆世界,還游刃有余的喝了一口酒,笑了起來:“即便你入了九天太清宮,又能如何?這一世,只要我李太玄在,你便永無出頭之日!”

    說話之時,李太玄卻并未看向拂塵子,而是看向了帝靈尊與天圣佛陀。

    拂塵子大怒,不斷的加強符篆世界,勢要將李太玄鎮壓。

    而帝靈尊與天圣佛陀卻是皺起了眉頭。

    此刻,李太玄已然渡過了天罰。

    想要殺他,先不說能不能辦到。就算是可以,付出的代價,也并非那么簡單。

    只可惜啊……

    他們錯過了李太玄的渡劫時間。

    ……

    天音城外,秦玄策等人看著上蒼之雪中,顯化出的李太玄身影,不見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李太玄,終于是安然渡劫了。

    其實誰也不知道,李太玄早在第一次天罰的時候,便已經開始渡劫。

    而后第二次。

    第三次。

    李太玄一直在渡劫。

    不過所有人都不曾知道,李太玄的天罰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長時間的抗衡。

    而在這期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林荒所吸引。

    所有人都以為,李太玄渡劫,不過是幾個時辰的事情。

    即便是商甲子那樣的幕后人物,都不曾預料到。

    而上蒼之雪的存在,也并非因為林荒。

    而是李太玄!

    不過眾人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當林荒體內佛神舍利輪轉,林荒回到現在身昏迷過去的時候,李太玄已然渡劫成功。

    天罰已逝。

    曾經的李太玄,也隨之歸來,而且……如今的李太玄是更加的強大。

    強大到足夠和帝靈尊等人抗衡。

    遙遠之處的秦玄策望著虛空中的李太玄,嘴角不禁勾勒出了一抹弧度。當初在面見洛瀟湘之時,他便定下了如此計謀。

    當所有的幕后人物,尚在猜測天罰的鬧劇是第三次還是第四次,李太玄才會真正渡劫的時候,李太玄其實早已經扛過了天罰。

    到時候,所有人的一切希冀,或許都將化作夢幻泡影。

    ……

    虛空中,帝靈尊望著前方的李太玄,手中長槍湛湛生輝,如臨大敵,卻沒有前進一步。

    而天圣佛陀雙手合十,面色凝重,同樣沒有任何動作。

    李太玄似乎覺得有些無聊,喝了一口酒后,再度看向了拂塵子,“我李太玄扛過了天罰,你們就不敢殺我了嗎?九天太清宮,就這點兒膽量?”

    話音落尾時,李太玄卻是又看向了帝靈尊等人。

    他所說的,并非是九天太清宮,而是整個四大古族。

    帝靈尊皺眉。

    天圣佛陀周身再度泛起了滔天佛光。

    “李太玄可留,林荒必須帶回神族!”

    云端之上,商甲子望著上蒼之雪中的一幕,神色冷靜的道。

    他此來太玄域重要的目的,便是帶回林荒。

    至于李太玄,就算是殺死了他,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帝靈尊心中了然,在看了一眼天圣佛陀之后,猛然一聲長嘯,向著李太玄殺了過去。

    只在剎那間,帝靈尊已然出現在了李太玄的身前。

    手中長槍悍然出鞘。

    嗡的一聲。

    只在瞬息之前,長槍刺入李太玄的身軀,令得后者當即潰滅。

    然而……

    那潰滅,并非是真正的潰滅。

    帝靈尊所刺中的,不過是李太玄的一道殘影。

    可當李太玄的身影出現在另一個地方之時,在他的頭頂,猛然出現了一尊巨大的金身佛像,要將李太玄徹底鎮壓。

    那佛像擊中了李太玄。

    不過,那也不過是李太玄的另一道殘影。

    “就憑你們,也想殺我李太玄?難道……你們真的忘了九十八年前李太玄三個字是所代表的意義了嗎?”

    虛空中,響起李太玄懶散中帶著怒氣的聲音。

    只在他話音落下間,虛空中有宏大的聲音響起,浩蕩八方:

    “趙客縵胡纓!”

    “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

    “颯沓如流星!”

    上蒼之雪中,李太玄的身影忽然變得高大了起來。而在他高大的身后,還有這不少的白衣劍客。

    他們白衣勝雪,猶如從月中而下。

    瀟灑。

    浩然。

    淡定。

    犀利。

    吟……

    虛空中,忽然響起了琴音。

    在上蒼之雪外,有一位白衣

    女子盤坐于云端之上。她纖纖十指撥弄著琴弦,只在神色沉浸之間,雄渾浩蕩的琴音,響徹人間!

    那琴音,仿佛在激勵著李太玄。

    讓他變得愈發的飄渺、淡然、瀟灑、大氣!

    只在下一瞬,數十位白衣劍客,齊齊殺向了帝靈尊與天圣佛陀。

    “十步殺一人!”

    “千里不留行!”

    虛空中,浩蕩的聲音雜糅著古老的琴音,令得上蒼之雪中的那劍客如有神助一般,紛紛顫住了帝靈尊與天圣佛陀。

    若是林荒醒來。

    若是當初的人字十三殺復生。

    那么此刻會必然震驚。

    因為……此時此刻,李太玄所使出的,正是俠客行。并非是武魂,而是一種功法……而這功法的身后,也代表俠客行的來歷與淵源。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

    “明王掃**,虎視何雄哉!”

    “揮劍決浮云,諸侯盡西來!”

    ……

    “大鵬一日通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

    天地之間,無數浩蕩的聲音震蕩八方,如滔滔江河的琴音連綿奔騰。

    在那聲音與琴音之下,萬千劍氣縱橫,攏聚著上蒼之雪中那白衣如月的身影,席卷八荒如龍……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辽宁快乐11走势图基本走势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预测 最适合炒股的三个星座 网络极速快三平台 免费计划软件 山西11选五预测结果一定牛 广东26选5没开了吗 股票配资平台可问金多多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