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唯一的愿望

目錄:逍遙鄉村醫圣| 作者:木藝樹| 類別:都市言情

    預期的壞結果并沒有出現,霧開始變薄,一個小池塘出現在他的視線里。當他看到池塘的時候,他干澀的嘴唇和滾燙的喉嚨讓小無悠感到震驚。他已經半年沒吃東西了,也沒喝東西了。

    吳君不能自然地吃喝,但前提是要吸收當天的能量來補充它。然而,從進入無盡的邊緣,他身上所有的靈藥和靈藥,包括陳年的酒,都被他當作能量使用。這時,他和一個饑餓的凡人并沒有多大的區別。

    他想跳進池塘,享受看似甜蜜的水,但留下的唯一原因是為了讓他的強烈愿望,因為在這個時候,在池塘的邊緣,他看見一個老人在蓑衣坐在那里,手里拿著一根竹竿上,看起來就像他釣魚。

    沒有什么大望能比離開涅槃的大望更強烈。小無友走到老人跟前,向他鞠了一躬,說:“年輕的一代,我看見你們了。”

    小無友認為他的語氣和態度都很誠懇,但這位看不清東西的老人根本沒有回答。他仍然像一塊石頭一樣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我以前見過你。”小無友又說了一遍,但還是沒有回應。

    這個古怪的老人自然引起了小伍友的興趣。他的眼睛靜靜地注視著老人,他再也不能動彈了。

    在遠處,他只是以為老人坐在那里釣魚,但現在當他來到附近的地方,他發現這種坐姿有一種奇怪的味道。

    老人雖然沒有任何動作,但他也像一塊靜止不動的石頭,但這與普通人的靜止是完全不同的。普通人,甚至像他這樣的和尚,即使站著不動,也會表現出一種節奏。這種由活的精神所帶來的節奏是不能被拋棄的,但是現在的老人根本就沒有這種節奏,但是沒有它,小無悠仍然可以感覺到老人是一個活著的人。這種矛盾的感覺就像一個干癟的老人只是一張人的皮膚,而人的皮膚下是一座巍峨的大山。

    “真的有人可以像山一樣靜止不動。”小無友失落地說。

    他在七渾亭時,領悟了奉火山林的四種策略。這一策略對他的影響不僅是對其渾亭的挑戰,也是對風火山林的應用。

    他們曾經說過,小五友的劍術的含義絕對不是一個花哨無用的東西。當時,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他直到很久以后才明白了他們這句話的意思。在劍術的花式臺階背后,體現了汾湖山林的四種精髓。如果這四種要素都能被理解,他將開啟一扇全新的門——劍道。

    小無有一生都愛用劍。如果他能選擇一條道的道路,他一定會選擇劍的道路。

    但實現劍道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風和火的山區森林是開始的方式。這只是風和火的山區森林的方式開始。小五尤也發現,無論他怎么努力,都做不到。他總覺得自己離真正的風火山森林只有一步之遙。但這一步,幾十年后,仍然沒有走出來。就連小無友也曾懷疑過,他走的是一條根本錯誤的路,但今天,他看到了一位深諳不動精神的前輩。

    “在靜止中,也蘊含著山的生命氣息。”這就是真正的鳳凰山森林。”小無友的眼睛越來越亮了。這時,他忘了問老人出去的路和這個地方的古怪。現在他是一個沉迷于武術的孩子。

    一種莫名的變化,悄悄地在小無友的身上萌生,而他的氣質也在這一刻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他的修養仍然是武君的第十八天,但卻給人一種他是超凡脫俗的局外人的感覺,這一刻只是一種頓悟的狀態。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這個境界漸漸平靜下來,小無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只是眉毛變了。

    “做一個無憂無慮的后代,并不是要侮辱你主人的名聲。”這時,老人的魚竿輕輕抖動著,輕輕地說。

    此時,如果小無友還不知道對方有天賦,那就是在浪費他的天賦。他再次向老人鞠躬,說:“謝謝你的好意。我對你感激不盡。”

    這時,小五尤更加震驚了,他才明白了奉火山林的精髓。從這個古怪老人的語氣中,他顯然和他的主人有很大的關系。據嚴說,他的主人早在一萬年前就去世了。但老人,在他的眼前必須知道主人一萬年前,也就是說,他住在過去的一萬年,和一萬多年世界上能生存,彼此的力量,也約出來,道的范疇。

    老人手里的釣竿從空中消失了,然后他背著手走了。雖然小伍有摸不透老人的心思,他也緊緊地跟著過去。

    這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有三到五間小屋,兩到三棵松樹。有了這樣一個池塘,就只有這些了。至于在這個小地方之外的地方,它被層層霧所覆蓋,沒有辦法看得更遠。

    老人走進一間小屋。棚屋里有一堆無名碑,上面還放著小無友的《炎黃生堅》。老人走到炎黃生劍前,眼睛渾濁,帶著一絲懷舊。他伸出手,撫摸著炎黃生劍的身體。“老頭子,你走得簡單些,把擔子放在我身上,這對你是有好處的。”

    聽了老人的話,小五尤更加確信那個穿著蓑衣的老人真的認識他的主人,這讓小五尤更加恭敬。不管他是否在尋找老人,但只要知道他的主人在另一邊,他就值得尊敬。他并不急于向老人詢問心中的疑惑,而是靜靜地站在老人身后。

    過了很久,老人的手離開了炎黃寶劍,輕輕地說:“我已經打敗了幾個。”

    他似乎被老人的話感染了。小無友的聲音不敢太高。相反,他溫和地說,“如果你回到老一代,年輕一代打敗了兩個老武將兄弟。”

    “能夠創造出一種沒有脈搏的生活方式,而且還能先拔出兩塊,資格就不那么好了。”老人仍然輕松地說。

    肖沒后臉紅了。他打敗的是偉大的歷史學家王和被稱為最偉大的英雄的羅爵。在這個南方的不毛之地,幾乎沒有人能在才能和毅力上與他們相比。然而,當他打敗兩個年長的兄弟時,他失敗了當我們看到小無友眼中的變化時,老人眼角也流露出一絲感激。驕傲自滿的天才隨處可見,但能夠接受別人的教導而不怕挑戰的天才卻不那么容易遇到。這樣的天才,只要不死,就一定會成為蓋世無雙的強者。現在小伍有了蓋世強人的雛形。

    “心臟質量很好。我真的很想看到其他人才的才能。讓我們去中土世界。南方的荒野對你來說太小了。”老人突然說。

    小無友很驚訝。他從未聽說過這樣的地方。

    這位老人似乎很久以前就知道這件事了。他的手臂一揮,一個巨大的光幕和陰影出現在天空中阿央。山脈和河流密集地分布在天空的中間,這顯然是一張地圖。老人平靜地說:“這才是真正的無垠的土地。”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