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曠古爍今

目錄: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散文詩詞

    “是妖皇陛下!”鳳凰一族的諸多強者紛紛跪倒在地。

    妖皇緩緩降落在了眾人面前,一臉的平靜與冷漠,目光在眾人身上一一掃過。

    今日一戰,幾乎圣級巔峰的最強者已經全部現身,眾人之前也有想到過,會有皇者降臨這一戰,有人想到過是夏皇,或者是仙皇。

    但誰也沒有想到,會是妖皇第一個出現。

    “這是你們人族內部的事情,不必在我妖族境內進行戰斗,否則,便是不給我面子!”妖皇淡淡的開口,眼中滿是敵意。

    余青微微道:“本該如此,如果他們同意,我們倒是愿意去人族境內!”

    妖皇笑了笑:“南宮瑾瑜留下,你們離開,至于大夏皇朝那邊,我自然有辦法讓他們同意!”

    “不可能!”余寒緊緊握住了南宮瑾瑜的手,然后說道:“今日她必須與我一起離開!”

    妖皇哼聲道:“不愧是余荒的兒子,只是你不知道,即便余荒在此,也會給我幾分面子,更不用說,在這招親大會上,打了我的臉,還要帶走我兒子的女人!”

    “我早說過,只嫁他一人!”南宮瑾瑜開口,一如既往的簡短和堅定。

    南宮烈當即呵斥道:“你在說什么?是想要將整個冰凰一脈都牽連這與你一同毀滅嗎?”

    “如果冰凰一脈,是需要犧牲一個女人來換取平安,你這個族長,與廢物有何區別?”余寒針鋒相對,根本不給他們反悔的機會。

    妖皇道:“這是給你們的最后一次機會,你們應該知道,即便余族實力尚在,合我妖族、仙族、大夏皇朝之力,你們也斷然沒有絲毫轉圜的余地!”

    他隨即又將目光轉移到了余青的身上:“他想要胡鬧,你也由著他胡鬧嗎?我不追究他的生死,已經是給足了余荒的面子!

    余青無奈的聳了聳肩膀,指著余寒說道:“這里能做主的不是我,而是他,所以他想要胡鬧,我便帶著十萬紫府兵,與他胡鬧一次又何妨?”

    妖皇哈哈大笑:“余族果然都是桀驁不馴之輩,不過我今日既然已經來此,你們絕無半點機會,你們如此選擇,或許也是命運使然!”

    “那就休怪我出手無情了!”說完,他便要揮手指揮妖族發動攻擊。

    對于人族和仙族來說,這無疑是最好的一次機會,所以他們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只等著妖皇一聲令下,他們也會隨之發動進攻,將這些余族的余孽徹底滅殺。

    余寒冷笑連連:“你們青龍一脈,做這妖族的領袖也很久了,如果不介意換一個,那就出手吧,余族從來沒有跟任何人妥協過!”

    “好!”余青忍不住拍手喝彩:“少主說的沒有錯,余族的脊梁,只有折斷,從未佝僂!”

    不等妖皇開口,余寒繼續道:“況且,你以為,今日你便已經穩穩占據了勝利?”

    他哈哈大笑,遠處,一朵黑云浮現出來,數十道龐大的身影如影隨形而至。

    “麒麟一族?”不少人忍不住同時驚呼出來。

    麒麟一族,雖然屬于妖族,但卻也不屬于妖族,他們的血脈,不下于龍族。但卻依附于人族而存在,麒麟一族也是當初余族的左膀右臂。

    當年也是隨著余族的消散隱匿了起來,不想此刻,他們竟然也再次現世。

    小家伙一馬當先,化為巨大的黑色麒麟,直接飛躍到了余寒的面前,他的頭頂,鎮道印凌空懸浮,依靠著這尊寶印,他已經將體內的封印徹底祛除。

    如今恢復了麒麟真身,實力也恢復到了曾經的巔峰狀態。

    麒麟一族族長,是一只巨大的麒麟,他身上的鱗片已經黯淡無光,快要脫落了一般。

    周身釋放著強大的氣息,張口道:“妖皇,當年我與你父親一戰,未分勝負,現在,要不要再戰一場?”

    妖皇臉色立刻變化,余寒的身側,忽然又有數十道身影出現,那些是魔龍一族的高手,今日既然已經翻臉,那就索性一股腦兒的暴露出全部的實力。

    這是余寒的想法,魔龍一族和麒麟一族,都被妖族當做是叛徒,或者是眼中釘。

    所以這兩族的遭遇,其實是一樣的,所以此刻他們出現在余寒的周圍,雖然人數并不多,但絕世高手的數量,卻并未少多少。

    妖皇雙目微微瞇起,那只老麒麟,已經活過了悠久的歲月,曾經是父親的對手。

    如今父親都已經化為塵埃,他卻已然活著,雖然眼下自己的實力不下于父親,但這個老家伙,既然活了如此之久,想來手段也不會差。

    這對他來說,也絕對是一個不錯的對手。

    即便麒麟和魔龍兩族同時出現,他依然沒有想要退卻的樣子。

    妖族并不想卷入人族的這一場爭斗當中,但事實就是如此,這一次招親,妖族可以說是顏面全無,今日若是讓余寒他們離開,他也將顏面掃地。

    所以骨子里,他并不希望余寒等人離開,所以才會以南宮瑾萱作為突破點。

    直接將余寒等人逼入到了萬劫不復的境地。

    只是沒想到,這小子暗地里竟然與麒麟一族和魔龍一族勾搭上,從而再次凝聚出了不弱的力量。

    所以,這一次更加不能讓他們離開,最好是聯合大夏皇朝和仙族的力量,將這兩支異類種族也一同除去,也好了了歷代妖皇都達不成的愿望。

    想到此處,他目光閃爍,朝向天空打出一掌,可怕的光芒立刻沖天飛起。

    無匹的氣息,證明著皇者的絕頂氣息。

    地動山搖!

    然而并非是他的掌力所致,半空中,一只巨大的龍首忽然浮現出來,繼而,遮天蔽日的龍身出現,盤桓在虛空之上。

    “原來是你這個老家伙,竟然還活著!”麒麟大長老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化為一道光芒沖天飛起。

    巨大的黑色麒麟真身出現,迎著那條巨龍沖殺了過去。

    “這是龍族的太上長老,活過了悠久的歲月,沒想到竟然還活著!”余青皺眉道。

    “你們就只有這一名皇者,如今被我族太上長老帶走,你們認為,還有堅持下去的必要了嗎?不需要我來提醒,皇者與圣者之間的差距了吧?”妖皇道。

    余青雙臂陡然一震,可怕的氣息從他體內迸發而出,形成可怕的光環籠罩。

    他的頭頂,一尊虛擬的皇冠浮現出來,那是大道賜予的皇冠,代表著皇者的境界。

    每一名皇者都具有,他竟然在這一萬年的紅塵歷練當中,突破到了皇者境界。

    “皇者,不止你一個,我也突破到了皇者境界!”余青朗聲開口,聲音滿是自信。

    當年,他被譽為天下第一戰神,也是皇級之下第一人,號稱圣者之王。

    如今突破到了皇級境界,實力儼然突飛猛進,確實具備與皇者抗衡的實力。

    余青的忽然爆發,讓妖族臉色微變,好不容易扳平的局面,竟然再次陷入到了僵持。

    劍神等人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余青竟然已經達到了這樣的境界。

    “余青,果然不愧是當年天上地下第一戰神,不過余族終究只是過眼云煙,過去了也就過去了,還有堅持下去的必要嗎?”淡淡的聲音傳來。

    一道身披金袍,頭戴紫金皇冠的身影出現,他的左右兩側,一名金甲戰將和白發老者與其并肩站立在那里。

    “陛下!”人族眾人紛紛跪倒在地,朝向夏皇跪拜了下去。

    夏皇終于出現了,他的眸子里帶著一股威嚴與淡然。

    這是余寒第一次見到夏皇,那個險些讓余族覆滅的存在,如果不是這個人,余族也不會落到這般地步,父親也不會失蹤,自己也不會連母親是誰都不知道。

    他握緊了拳頭,如果不是境界相差太大,恐怕立刻就會出手。

    眼前的局面,已經不是他這樣的境界所能夠掌控的,從神劫九難境界,升華到了圣者對決的境界,又到了現在,皇者掌控的地步。

    戰斗雖然還未開始,但是皇者之間的威嚴,已經充斥在了周圍。

    妖皇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夏皇左側,便是當今大夏皇朝的第一戰神,慕容歸去!他的右側,則是有著帝師之稱的智者司馬孚生。

    這兩人,都是皇級境界的修為,也是大夏皇朝這么多年沉淀下來的高手。

    當年,還是圣級境界的時候,慕容歸去與余青之間便是相互爭鋒的存在。

    如今兩人的目光交匯,又是一陣可怕的殺機浮現出來。

    “我早知道,會有今日,余族和余荒都不會死心!”

    “所以早就為你們準備好了一切!”

    “這天,翻不了,因為有我在!”

    余青目光閃爍,也沒想到,大夏皇朝竟然會有三名皇級境界的強者。

    吼——

    恐怖的獸吼之聲傳來。

    龐大的身影由遠及近,迅速的穿過了人群,降落在了眾人之間。

    它左顧右盼,先是落在了扶蘇和夏桀的身上,然后,看向了余寒。

    那目光,開始從殺機乍現,變成了柔和。

    然后,它龐大的身軀漸漸縮小,化為一道熟悉的身影,飛入到了余寒的面前。

    這一瞬間,余寒熱淚盈眶。

    “是你?你還活著?”

    它是瀚海凌音獸!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美股首页新浪财经 甘肃11选5 360 中国福彩吉林快三预测 赌博连赢一个月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爱彩乐 今日买什么股票推荐 上证指数60日均线 12走势图浙江一定牛 股票配资代理 黑龙江11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