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八十二章 眩暈

目錄:終極學生在都市| 作者:日暮客愁| 類別:都市言情

    李澤道的身形再次掠入魔之谷,不多時,來到那魔山腳下。

    吐血吐出經驗來了,而且也是最后一次了。

    所以李澤道當著這最后一道扭曲影子相當華麗的吐出一口老血,那場面就像是下了一場恐怖的黑雨似的。

    這把這魔人給震撼的,心想真不愧是來自天魔一族的天驕啊,真不愧是擁有魔之眼的強者啊,就連吐血都吐得這么驚天地泣鬼神,讓人自慚形穢啊,日后若是被打傷了都沒好意思吐血了。

    同時又有點擔心,不會就這樣吐血吐死了吧?

    李澤道滿臉煞氣的擦拭掉嘴角處那一抹黑乎乎的鮮血表示不需要擔心,身為天魔一族的天驕,區區吐了這么點血,是死不了的。

    如若不信,我繼續吐血給你看。

    魔人趕緊點頭好啊好啊。

    如此吐血的場面當真讓人嘆為觀止,它不介意多欣賞一會兒,好看能不能學到其中的精髓。

    李澤道強忍著揍人的沖動,表示這位大人你趕緊復活吧,然后咱們趕緊離開此地,跟其他那些大人并肩作戰屠殺神域人。

    血洗神域,指日可待!

    魔人聽到這話,激動得身形都扭曲成一團了,趕緊通過空山老人的**復活。

    隨即兩人一前一后,快速的離開魔之域,進入魔之谷中。

    李澤道靜靜的看著前方那魔人,心念微動,隨即一股可怕的黑霧悄無聲息的從他那額頭上那顆魔之眼釋放出來。

    這黑霧就像是擁有生命似的,悄無聲息的沖那魔人襲去。

    當那黑霧悄無聲息的纏繞住魔人的手臂的時候,李澤道那始終懸著的心微微一松。

    進來的時候他就相當忐忑,他總覺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但是現在,他終于可以稍微松一口氣了。

    他終于將八個魔人都解決了,之后他就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但是就在這時,李澤道的精神卻是劇烈一恍惚,那種可怕的眩暈感竟然再次來襲,而且比起之前來更是猛烈。

    剎那間,李澤道只覺得天旋地轉,竟然抵擋不住這股可怕的眩暈感,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與此同時,那被黑霧纏繞住手臂的魔人從震驚之中驚醒過來。

    它不知道這個無間道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是它卻是無比的清楚,一旦被濃霧徹底籠罩,那意味著什么。

    剎那間,它更是想起一些細節!

    為什么每次送**過來的都是這個來自天魔一族的無間道?為什么每次都是一具尸體?

    按道理說,出去的魔人越多,地上的尸體應該越多才對不是?但是無間道每次只帶回一具**!

    所以,那些魔人壓根就沒能離開這魔之谷,它們一個個都被無間道給偷襲了?

    魔人暴怒異常,瞳孔猙獰嗜血,釋放出可怕的幽光出來。

    它仰天嘶吼了一聲,身上被一股可怕至極的魔氣所籠罩,奮力一掙扎。

    “嘶!”

    可怕的撕裂聲音在這山谷里蕩漾開來瞬間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山谷里相當怪異,外頭的聲音傳不進來,里頭的聲音也傳不出去。

    這也是為什么李澤道選擇在這魔之谷里偷襲。

    總之,隨著這可怕撕裂聲的消失,魔人那手臂竟然從他那身體脫落,就像是燒雞上那雞腿被人撕扯下來一般。

    剎那間,腥臭無比的黑色液體噴了出來,就如同沒關緊閥門的水龍頭。

    自斷一臂的魔人悶吼了一聲,它的身形沒有任何的停滯,它甚至都沒有回頭看無間道這個叛徒一眼,它選擇瘋狂的朝著掠去。

    因為,這若是一場騙局的話,那么就意味著老鼠魔人所說的都是真的。

    昔日蚩龍大人帶領群魔退回魔域之后,盤龍選擇對女媧下手,之后盤龍陷入沉睡,女媧逃回凡域,并且修補封印了傳送帶。

    遺留在神域的八大使者組成復仇者,跟八大靈神開始了長達千萬年的對峙。

    此時神域那些強者正被女媧后裔所掣肘,根本就無暇顧及它們。

    所以外頭根本就沒有大量的神域強者把守,也可能沒有所謂的純陽陣。

    但是肯定是有強者存在的,否則外頭的那些魔人不會直到現在還沒進入魔之谷里。

    更為重要的是,說此時它面對的是來自天魔一族的天驕,是擁有恐怖魔之眼的可怕強者,它壓根就沒有沒有勇氣對這個來自天魔一族的天驕出手!

    所以,它必須用最快的速度逃離這里。

    李澤道眼前恍惚得厲害,不受控制的嘔吐起來,卻也知道魔人自斷一手臂逃走了。

    煮熟的鴨子就這樣飛走了,由不得李澤道不憤怒。

    他悶吼了一聲,強忍著那股無比的眩暈感的沖擊,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頭,掙扎起身追了上去。

    一邊追,一邊用力的咬著自己的舌頭以及嘴唇,一邊發出虛弱的聲音:“攔……攔住它……”

    “砰!”

    他左腳竟然拌在自己的右腳上,整個人重重的栽倒在地上,那張臉重重著地,卻是暈得不知天南地北。

    “臥……臥槽!”

    李澤道吼了一聲,它就像是一條毛毛蟲似的,極其努力的,一點一點向前蠕動著。

    ……

    跟之前數次一樣,瓏公主一邊注意著周圍的動靜,一邊等著野人前輩出來。

    不知等了多久,瓏公主的眉頭微蹙,那紫瞳里已然布滿了凝重。

    她清楚的感受到,有一股可怕的氣息正不斷的從那山谷里侵襲而來。

    那是魔氣!

    野人前輩發生什么意外了?他竟然沒能壓制住這最后一名魔人?

    一時間,瓏公主心急如焚,著實擔心野人前輩的安危。

    她眸子死死的盯著那山谷谷口看,粉拳握緊。

    剎那間,她身上釋放出一股可怕的氣息出來,與此同時,她的面前更是出現了一個閃爍著刺眼的藍色光芒的拳頭。

    那拳頭很大,被可怕的氣息所包裹著,就像是那蓄勢待發的炮彈似的。

    片刻之后,一道濃郁的魔氣從那魔之谷里散發出來,與此同時,一道身形出現在那里,就要沖出魔之谷。

    瓏公主瞳孔微微一縮。

    空山老人?

    不!不是空山老人,是借著空山老人的**復活的魔人!

    剎那間,那蓄勢待發的藍色拳頭狠狠砸向那道即將沖出魔之谷的身影。

    感受到可怕的氣息瘋狂碾壓而來,野人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嘶吼聲,那他僅剩的手臂緊握成拳頭,狠狠的砸向那只靈氣聚集而成的藍色巨大拳頭。

    “轟!”

    震耳欲聾的悶響響起。

    藍色拳頭粉碎無比,野人的身形倒飛進入那魔之谷里。

    瓏公主嘴巴一張,吐出一口悶血的同時,身形也掠入魔之谷里。

    她擔心附近有魔人的存在趁機進入魔之谷,所以她沒有深入。

    她在離谷口一丈左右的地方停下,那雙閃爍著紫色光芒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那無盡黑暗。

    很快的,那變得暴露無比的魔人掠出黑暗,出現在她面前,那雙嗜血殘忍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她看。

    瓏公主面色冷漠到極致,她握緊了拳頭。

    魔人眼神猙獰嗜血的掃了那拳頭一眼,用顯得有些驚恐的聲音說道:“龍拳?”

    它認識這可怕的拳頭!

    昔日,它正是被這可怕的拳頭轟成碎渣子,甚至即便它擁有極其強大的魂魄之體,壓差點被打得魂飛魄散!

    它的很多族人朋友,也都死在龍拳之下。

    “龍拳!”瓏公主面無表情的說。

    “果真是龍拳!不過,你的龍拳太弱了!”魔人咬牙切齒,那眼神嗜血猙獰,惡毒無比。

    “打你足矣!”瓏公主說。

    隨即,魔人動了。

    剎那間,一股莫怕的魔氣狠狠的轟向瓏公主。

    瓏公主神色冷峻,舉起拳頭砸了過去。

    “砰!”魔氣直接被打爆!

    瓏公主再次舉起拳頭,朝著鋪到跟前的魔人砸了過去。

    一黑一白兩道身影瘋狂的交織在一起,藍色光芒跟黑色濃霧瘋狂的纏繞著,震耳欲聾的空爆之聲不斷,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魔之谷深處,一道黑影緩慢卻又毫不停滯的向前蠕動,拼命的蠕動。

    那種難以承受的眩暈感竟然轉變成難以想象的疼痛。

    這種痛苦來得如此突然,如此的觸不及防,又是如此的猛烈,以至于李澤道直接慘叫出聲。

    就連他,也幾乎快要承受不住那種痛苦。

    因為痛苦,李澤道那張臉直接扭曲成一個包子了。

    更為詭異的是,此時他身上已經被一層詭異的寒霜所覆蓋,陣陣白霧不停的從他身上釋放出來。

    李澤道就覺得自己的靈魂深處存在一塊寒冰,那塊寒冰不停的摩擦著他的魂魄。

    每摩擦一次,他身上的痛苦就要一份。

    而痛苦增加一分,魂魄深處那塊寒冰的那種詭異的冰冷也再次加劇一分。

    總之,那難以形容的痛苦從他的魂魄深處,向他的整個**蔓延。

    李澤道覺得,昔日的魂釘之刑罰跟這種痛苦比起來,也不過如此。

    李澤道大可參悟天機氣息,進入深度睡眠狀態。

    但是他不能。

    因為還有一個魔人!

    雖說谷口有瓏公主守在那里,她可以暫時攔住那魔人,但是那僅僅只是暫時的,以她的實力,最終是攔不住那魔人的。

    李澤道更擔心的是,那魔人若是死了成為了魂魄狀態,那就更攔不住了。

    因為魔之眼吸收不了魂魄!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11选五浙江走势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安装 广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山东群英会规则及奖金 今日排列五规律图 pk10冠亚和341819技巧 内蒙古快三早知道推荐 山东黄金股票股吧 今日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