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七百三十二章 寧折不彎

目錄:最強醫圣| 作者:左耳思念| 類別:都市言情

    就在沈風話音落下之時。

    一道帶著冷笑和怒意的聲音,從鄭家府邸內傳來:“好一個錯的是我們鄭家。”

    “小子,你真以為我們鄭家是這么好欺壓的嗎?”

    “靠著火魂殿內一個神元境二層的太上長老,以及皇極閣這么一個落寞的勢力,你就想要在這里撒野,你未免也太小瞧我們鄭家了。”

    狂暴的氣勢在鄭家門口擴散開來,只見一名滿臉怒容的老者,陡然出現在了眾人視線里。

    他身上穿著灰色的長袍,體內擴散出了神元境五層的氣勢,他乃是鄭家兩位老祖之一的鄭榮山。

    他是另一位鄭家老祖鄭榮泰的親弟弟。

    原本鄭榮泰有了一點突破的感悟,他在一旁相助鄭榮泰突破,所以他和鄭榮泰才遲遲沒有出現。

    當然,以他們的修為和實力,對于鄭家門口發生的事情,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眼看著情況越發脫離張勵等人的掌控,鄭榮山只能夠暫時出來處理事情,至于鄭榮泰仍舊是在感悟突破之中。

    鄭榮山看向趙鳳儀的時候,目光中多了幾分的忌憚,在趙鳳儀面前,他也不敢直接對沈風動手。

    曾經趙鳳儀在東域之內,憑借一人之力,滅了多個頂級勢力的。在很多老一輩子的人眼里,趙鳳儀也絕對算是一個神話般的人物。

    “趙道友,你看是不是先讓我們解決了這個殺人兇手?”鄭榮山問道。

    趙鳳儀眉頭緊緊一皺,道:“如今事情還沒有徹底弄清楚,你們就想要對這位年輕人動手?這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在聽到趙鳳儀的這番話之后,鄭榮山臉色有些難看。

    如今張勵等人又想起了之前趙鳳儀和陸超凡,第一次看到沈風時那種奇怪的稱呼。

    他們知道曾經陸家的第一天才名叫陸天賜,難道說沈風和陸天賜長得很像?

    絕對是這樣了。

    要不然,他們想不出第二個可能來。

    張勵身體內的怒火越來越洶涌,他道:“趙老,這小子并不是您的重孫陸天賜,或許他和陸天賜長得很像,但他的人品絕對無法和陸天賜相比。”

    “您不能因為他長得像陸天賜,所以一再的想要替他說話。”

    鄭薇雅紅著眼眶說道:“祖奶奶,雖說我沒見過天賜哥,但這小子根本不能和天賜哥相比的,他是殺死我哥的兇手。”

    接著,她又對陸超凡,說道:“超凡,你難道就這么想要讓人來欺負我們鄭家嗎?”

    “今天凡是和這小子有關的人必須要死,就算他和五神閣有關,難道我們就需要害怕嗎?”

    “我相信這世間還是有公道存在的。”

    陸超凡在聽到這番話之后,他心里面的情緒有些復雜,說實話,他從前很敬重陸天賜這個哥哥。

    可以說,他能夠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陸天賜曾經親自指點他的結果。

    他從小父母就死了,陸天賜這個兄長在他眼里,猶如是和他的父親一樣。

    所以,陸超凡在面對沈風這張臉的時候,他會不自覺的偏向沈風那一邊去。

    可現在他聽完這番話之后,他也清楚天賜哥再也回不來了,他對著趙鳳儀,傳音說道:“祖奶奶,我們不能是非不分,如若這家伙真的犯了死罪,那么我們不能因為他長得像天賜哥,我們就一直幫著他。”

    趙鳳儀嘆了口氣,她也知道陸超凡說的不錯,可她對陸天賜這個重孫真的太想念了。

    在所有晚輩之中,她最看好的是陸天賜,不僅僅是陸天賜的天賦,最重要陸天賜經常會來陪她這個老家伙說說話。

    就在趙鳳儀想要開口讓鄭家自己去處理此事的時候。

    “啪!啪!啪!——”

    沈風拍起了手掌,他道:“你們鄭家的這番表演夠精彩的啊!”

    他的目光定格在了鄭薇雅身上,繼續道:“尤其是你,還說什么世間是有公道存在的,你不覺得自己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很可笑嗎?”

    在停頓了一下之后,沈風接著說道:“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說過張勵這位家主的崛起史!”

    “他曾經只是一重天內的人罷了,我的妖妖師姐乃是他的女兒。”

    “當初他來到二重天的時候,妖妖師姐還有出生,所以他甚至連自己女兒出生都沒有看到。”

    “后來,他倒是在二重天內,混的是人模狗樣的,甚至成為了這萬空城鄭家內的家主。”

    “憑借外姓弟子,他能夠走到這一步,我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有幾分能耐。”

    “可他也是一個狠毒無恥的人。”

    “他讓人去一重天接自己的親人到二重天來,可他的結發妻子卻被去往一重天的鄭家之人殺了。”

    “至于他的女兒楚妖妖,也就是我的師姐,也被鄭家的人廢了修煉資質。”

    “之所以沒有直接殺了妖妖師姐,我想他們是想要看到妖妖師姐在一重天茍延殘喘。”

    說到這里,沈風冷然的指著張勵,道:“別告訴我,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也并不是你安排的。”

    “我想你能夠坐上鄭家的家主之位,除了靠著你的天賦和實力以外,還需要靠著你這顆腦袋。”

    “所以,你應該并不愚蠢。”

    “你應該能夠想到,當初你沒有親自去一重天接人,你在鄭家的女人肯定會安排鄭家的人,對你的結發妻子和女兒動手的。”

    “其實究其根本原因,只是你對你的結發妻子厭惡了,你覺得她配不上你,甚至是你人生中的一個污點。”

    “至于后來你又想要認妖妖師姐這個女兒,你完全是看在她會和五神閣產生關聯的份上。”

    “你們將妖妖師姐強行留在鄭家之內,你們曾經那么傷害妖妖師姐和她的母親,如今我只是殺了一個雜碎而已,你們就一副不樂意的樣子了?”

    “這雜碎剛剛竟然敢當眾抽妖妖師姐的臉,我直接殺了他,沒有好好的折磨他一番,這已經算是便宜他了。”

    “在這世間,弱者何來公道一說!”

    “如若真的有公道的話,那么請在場的各位告訴我,誰來給我的妖妖師姐一個公道?”

    說完。

    沈風看向了趙鳳儀,畢竟連他也看不透趙鳳儀,他道:“前輩,這誰對誰錯,一向都掌控在強者手里。”

    “不過,我沈風向來不認命的,我做每一件事情,都只求問心無愧。”

    這番話讓趙鳳儀的目光有些呆滯,她記得曾經天賜也說過類似的話。

    她記得天賜很看不慣各種大勢力內的做法,她忽然覺得沈風和她的重孫天賜一樣,也是一個寧折不彎的人。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