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3章

目錄:蒼穹九變| 作者:風起閑云| 類別:武俠修真

    【中文網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神月戰弓號轉變成基地要塞模式之后,穩穩的扎根在大地之上,籠罩在濃郁的世界之力燃燒而成的火焰之中,遠遠望去,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匍匐在蒼涼大地之上的小太陽,任由黑暗大潮如何洶涌,都能夠提供最安全的庇護。

    就在這樣庇護之下,蘇陽等人迎來一夜難得的平靜和休息。

    是的,經過白天一場激烈的追逐和惡戰之后,雖然成功搞定了黑暗命樹族,甚至還成功俘虜了黑暗三魔,但這個過程花費的時間確實也不少,不足以對付下一個目標黑暗元素族。

    好在,原本按照計劃,第一天對付黑暗命樹族,第二天對付黑暗元素族,第三天對付至暗天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令其余惡族根本來不及反應過來,對八大惡族聯軍形成極其重要的消弱。

    現基于第一天計劃還算順利,蘇陽便讓大家休息一下,做好對付黑暗元素族的準備。

    很顯然,比起對付黑暗命樹族,蘇陽對黑暗元素族的重視程度要高上好幾個檔次。

    畢竟不管怎么說,黑暗命樹族都是一些怕死和惜命的家伙,只要抓住它們這一點,搞定黑暗命樹族的可能性還是不小的。

    且不說別的,就算最后沒有俘虜黑暗三魔,憑借先前的一系列追殺,絕對能夠把黑暗命樹族給打服、打怕了,對方絕對沒有勇氣再跟蒼穹集團叫板。

    只能說俘虜黑暗三魔是一個意外,算是一個不錯的彩頭。

    而諸如這樣的小驚喜,肯定是別想在黑暗元素族身上遇到。

    皆因,現在整個黑暗時代都知道,黑暗元素族與以往所了解的元素族不同,它們完完全全接受了這個黑暗時代,更適應這個黑暗時代,也更加的銳意進取。

    故,在黑暗命樹族中遇到意外可能是小驚喜,在黑暗元素族身上遇到意外可能就是一個巨大的驚嚇了。

    對此,蘇陽也不得不重視,也不敢不重視這個變革過后的黑暗元素族。

    因此,這邊剛剛穩定下來,蘇陽讓大家伙去休息,并安排一隊蟲武神嚴加看管黑暗三魔之后,就開始跟蘇心兒遠程通訊,并瀏覽這一整天黑暗元素族的動向。

    然,關于黑暗元素族的監控,卻遠遠沒有想象中那么理想。

    要知道,以蒼穹之眼的監視能力,先前八大惡族聯軍那么多高手在場的時候,都未能夠發現來自蒼穹之眼的監控,難道還監控不了一個黑暗元素族嗎?

    還別說,這一次監控真的失敗了!

    同時,這也是蒼穹之眼自制造以來,唯一一次出現監控失敗的情況。

    沒錯,除了已經被俘虜的黑暗命樹族,余下七大惡族,其余六大惡族仍然處于監控范圍之內,它們的一舉一動都在蒼穹集團的眼皮子底下進行。

    偏偏就是這個黑暗元素族,讓蒼穹集團首次遭遇到監控失敗的情況。

    原因正是——元素迷霧!

    元素迷霧,是元素族通過特殊的方式形成一種力場,擁有大量容納元素之力,吸收元素之力,增強元素之力的效果。

    而正是因為這個特殊力場內蘊含的元素之力太過于濃郁,大量五彩繽紛的元素之力如塵埃霧霾一般漂浮涌動,形成了類似于迷霧一般的效果。

    也就是說,置身在元素迷霧之中,不僅能夠極大的增強黑暗元素族的戰斗力,還能夠影響到敵人的視線,干擾敵人的判斷,絕對算是一個相當萬金油的優秀能力。

    基于這個原因,黑暗元素族習慣性每到一個地方,就制造一片元素迷霧,不僅僅讓自己活動的更加舒適,也能夠很好的防御外敵。

    總而言之一,這大概類似于黑暗命樹族布下大量的靈樹種,還使用金剛樹屋之類的情況差不多,算是黑暗元素族特殊的“扎營”方式吧。

    可是現在這個來自黑暗元素族特殊的扎營方式,就給蒼穹集團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蒼穹之眼當初在設計的過程中,雖然考慮到大霧環境之下的使用方式,但元素迷霧和一般意義上的大霧不同,因元素的多樣性所變化的五彩斑斕,導致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和干涉。

    再加上那仿若塵埃、霧霾一般的元素顆粒,本身蘊含著不俗的元素能量,具備一定程度的活性,更讓蒼穹之眼的光學呈現變的豐富多彩,如萬花筒一般時刻在不斷的變化著。

    這,大概也算是一個設計方面的遺漏吧。

    可蘇陽又不是神,而蒼穹之眼的總設計師迪雅也不是全能的,總會有考慮遺漏的地方。

    更何況,誰又會想到元素迷霧這種屏蔽敵人窺探的能力呢?

    畢竟,以蘇陽豐富的閱歷,他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因此,會出現這種設計上的遺漏,真的并非蘇陽、迪雅當初考慮不周,實在是太罕見了。

    可話雖這么說沒錯,問題的關鍵是現在并非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如何破除元素迷霧,觀察到黑暗元素族的具體情況,才是蒼穹集團現在應該考慮的事情。

    好在,蒼穹集團有一個數量龐大的后援團隊,在遇到元素迷霧這種非常規手段之后,立刻根據情況進行調整,能夠分辨元素能量的新型蒼穹之眼被第一時間設計出來,并通過要塞內部的兵工廠,臨時進行生產一批,用于監控黑暗元素族。

    不過這終歸需要一個過程,今天恐怕是別想了,因為夜晚并不適合蒼穹之眼進行偵查,存在太多太多的變數。

    再加上,黑暗元素族駐扎的營地,距離要塞還有很長一段距離,這針對黑暗元素族臨時生產的蒼穹之眼,是別想抹黑趕過去,只能等到明天天一亮,再做定論。

    可是,無法提前預知敵人的情況,更進一步進行針對性的戰術,這將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搞不好會損失慘重。

    對此,蘇陽只能無奈的嘆一句:“真是怕什么就來什么,在黑暗元素族這邊,果然出現了意外。罷,啟動備用計劃吧,如果黑暗元素族無法妥善處理,就轉變目標,換成黑暗精靈族,我們好好的會一會這群長耳朵。”

    蘇心兒立刻應道:“好的,阿爹請稍等,我們現在立刻擬定關于黑暗精靈族的進攻方案,三個小時后,會呈現在你的面前。”

    蘇陽緩緩點頭說道:“好,具體計劃就交給你了。趁這一會有時間,我去看一看你凌波媽媽。”

    蘇心兒不解的問道:“阿爹,凌波媽媽在先前對黑暗命樹族的戰斗中,受傷了嗎?”

    蘇陽笑道:“受傷到沒有,卻是修行方面出現了一些小問題,而她偏偏又是這么倔強,很容易鉆牛角尖。所以,身為她的男人,這時候自然要站出來,幫她走出困境。”

    蘇心兒用力點頭說道:“我相信阿爹你一定會照顧好凌波媽媽的!”

    蘇陽邪逸笑道:“她,可不需要我照顧!”

    說完,蘇陽揮了揮手,就暫時結束通訊,稍后來到聶凌波的房間外面,緩緩敲門,也不待有人回應,就直接推門進入。

    進入房間內,蘇陽立刻看到聶凌波盤膝坐在一張蒲團之上,面前有一套兵器架,正好與聶凌波的視線齊平,她所珍愛的仙劍,正放在這個兵器架之上,清楚的呈現在聶凌波的面前和視線之中。

    此刻,聶凌波正在觀劍,以我心感應劍心,非常的認真和用心。

    但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對于劍是如此熟悉的聶凌波,此刻在觀劍的過程中,情況并不理想,甚至讓外人都能夠感覺到,她似乎非常的艱難。

    是的,就是艱難,豆大的汗粒是不是順著聶凌波的臉頰滑落,發絲都被打濕,黏在臉上都沒有整理一下的念頭。

    很顯然,這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這么一件事,發生在聶凌波的身上,那就更加的不正常了。

    可是目睹這一切,蘇陽并沒有流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并非是聶凌波的修行天賦極佳,她就能夠一路修行順暢,不會遇到什么困境。

    實際上,包括蘇陽在內,每一個人,李耳、戰平安等,都不例外,大家戰戰兢兢的走在這條修行路上,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皆因,天道太過于浩瀚,也充滿了神秘,能夠令你所看到的,就未必是真。

    故,修行的過程就是不斷解讀天道,若是正確的,那便是一步登天;若是錯了,便是萬劫不復,輕則都要走火入魔。

    這,便是世人常言的天心不可測吧!

    而現在的聶凌波很顯然就是在修行的過程中,出現了錯誤的判斷,導致她現在這個樣子,已經明顯處于走火入魔的危險邊緣。

    好在,蘇陽很敏銳的覺察到這一點,并且比想象中的要更早,早在先前追殺巨型樹魔的時候,就覺察到聶凌波身上發生的異兆。

    沒錯,起因就是聶凌波干涉巨型樹魔的那關鍵一劍,為大家伙創造勝機的關鍵一劍。

    那一劍,讓大家都感覺到聶凌波所修心劍的強大和可怕。

    可也正是因為這樣,蘇陽敏銳的覺察到聶凌波的修行方面,出現了極大的問題。

    是的,外人眼中,聶凌波還是那么的優秀,一記心劍,強大無匹。

    可是,在蘇陽這個層次的強者眼中,聶凌波這一劍出現了極大的問題,她竟然未能完全掌控心劍之力,甚至一剎那間影響到身邊的伙伴。

    盡管這種影響微乎其微,但發生在聶凌波身上就不正常。

    至少在蘇陽認知和了解中的聶凌波,她從來沒有出現過,對自身的力量無法駕馭和掌控的現象,更不會在出劍的時候,控制不住影響到了身邊的伙伴。

    這,就是蘇陽判斷聶凌波,在修行方面出現問題的主要原因。

    不過在那個時候,蘇陽并沒有提醒聶凌波。

    一是聶凌波自己也肯定注意到這一點,二是正處于追殺黑暗命樹族的關鍵時期,并非解決修行方面的時候。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蘇陽相信著聶凌波,她可沒有那么脆弱。

    只見蘇陽神色從容的進入屋中,坐在一側,安靜等待著聶凌波觀劍,沒有一絲一毫打擾的意思,更沒有任何幫忙的意思。

    就這樣,大約一個時辰過后,聶凌波忽然長吁一口氣,緩緩抬手,指尖從劍脊上劃過,立刻便聞陣陣干凈清脆的聲音,從仙劍上悅耳又清脆的爆發出來。

    “來多久了!”沒有絲毫的遲疑,聶凌波還劍歸鞘,微笑著回頭看向坐在一邊的蘇陽,露出幾分輕松的笑容。

    “大概一個時辰吧!”蘇陽也神色輕松,笑著又繼續問道:“怎么樣?找到問題出在那里了?”

    聶凌波緩緩點頭說道:“心劍,心劍!不只是以心御劍,更要心中有劍啊!!”

    心劍之道,以心御劍,以劍起勢,劍出心傷!

    這一句話,描述的乃是心劍之道的總綱,也是大家如此認為,乃至聶凌波自己也如此認為的心劍。

    那么,這是否就完全代表了心劍之道呢?

    不知道!

    雖然聶凌波認為心劍之道該是如此,但心劍之道乃是她獨創,沒有任何的借鑒,自然也無法判斷心劍之道是否正確。

    唯有用一顆堅定不移的道心,持之以恒的走下去。

    然,話雖這么說沒錯,可是一方面堅定自己是對的,同時也要報以懷疑的態度。

    畢竟,這是獨創大道,路是自己走的,對不對,都需要驗證。

    故,不能一棒子打死,因為心劍之道就完全是這個樣子,還要知道心劍之道為什么會這個樣子?又除了這些特點之外,是否還有別的什么重要的因素,包含在大道之中。

    修行天道,本就是如履薄冰,即便是有著前人的經驗,也要小心翼翼。

    更何況,聶凌波、李耳這種摸著石頭過河的存在,如果不認真的反復驗證,不斷嘗試,只要有一點膽怯,不敢再繼續走下去,那么這條路也就走到盡頭。

    好在,聶凌波擁有一顆堅定不移的道心,她相信著自己的道,又大膽的不斷驗證和嘗試,通過磨練讓自己的一顆道心,更加完美和堅固。

    這一次,很顯然對于聶凌波來說,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值得慶幸的是,就目前的結果而言,如同蘇陽堅信著聶凌波沒問題,聶凌波也沒有讓蘇陽失望,她對自身的道更加完善,又總結出了一條新的心劍之道。

    心劍之道,不僅要以心御劍,還要心中有劍!

    沒錯,心劍,心劍,不僅要有心,還要有劍,否則何來心劍之道。

    而在以往,聶凌波卻過多的關注了心,忽略了劍,忘記劍才是她一路修行過來,伴她一起成長的伙伴。

    誠然,心劍之道,心靈的力量越強大,劍的威力越強。

    可是如果一味的增加心靈力量,當心靈強大到一定的程度之后,還要劍做什么?不如直接使用心靈之力,不更純粹簡單一點嗎?

    既然要走心劍之道,以天心大道為種,以天劍大道為器,那么就不能只是以心御劍,還要心中有劍,用劍來施展心靈之力,更快,更強,更加鋒利。

    故,這一次出現意外,導致無法完美的駕馭心靈之力,讓聶凌波在經過反思之后,清楚的意識到,她以往過多的關注心靈之力,忘記了劍的提升。

    且不說別的,目前五道尊境的聶凌波,修成的五條大道:天心大道、天劍大道、通明大道、通靈大道、通識大道,除了最基礎的天劍大道之外,其余四條大道都是增加心靈之力的大道,竟然沒有一個增加劍的大道。

    這對于聶凌波來說,絕對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大失誤。

    要知道,她可是聶凌波啊!

    被稱之為劍之謫仙的聶凌波啊!

    可是,誰又能夠想到,聶凌波竟然會迷失在心靈之力的追求上,而忽略了手中的劍。

    說實話,這絕對是一件無法想象的事情,換成劍萬里那個不靠譜的家伙還差不多。

    然,事實就是事實,這位執劍的仙子確實過度追求心劍的威力,認為強化心靈的力量就會壯大劍的力量,從而忽略了劍的本質。

    也正是因為這樣,先前聶凌波才會出現未能掌控手中之劍的事情,讓蘇陽非常敏銳的覺察到。

    好在,蘇陽能夠覺察到的事情,聶凌波自己也十分清楚。

    因此,聶凌波的修行雖然出現了意外,但蘇陽仍然沒有擔心,只是關心的坐在旁邊看一看,靜靜等待,聶凌波自己就能夠調整過來。

    果不其然!

    聶凌波還是聶凌波,那位劍之謫仙,始終未變。

    縱使稍稍走錯了一點路,但仍然能夠及時回頭,細心觀劍,回眸一生,找回初心。

    同時,經過這一次重新觀劍,聶凌波又有一番新的感悟,心劍之道更進一步,不再執迷于以心御劍,更總結出了心中有劍。

    心中有劍,萬物皆可為劍,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皆可為劍。

    這便是——劍由心生。

    也就是說,聶凌波的心劍,將會變得更加難以琢磨,危險到當你心中有所感應的時候,劍已經刺入你的心中,防不勝防。

    皆因,我心中有劍,便代表你心中有劍,以我心中劍,刺你之心。

    這才是心劍真正可怕的地方,當聶凌波心中那一柄劍,達到某種極致的時候,心一動,劍已至,任你萬般本領也抵擋不住。

    因為,心劍是看不見的劍!

    而這樣的心劍,已經超出常規意義上的規則和手段,直指“律”法,掌握真理。

    更重要的是,這個“理”明顯屬于更高層次的維度,一個獨屬于心靈的維度,掌控萬物思想,殺人于無形之中。

    這就是心靈之劍,穿行于心靈之間,是為心劍。

    很顯然,掌握心中有劍,聶凌波等同于成功掌握了“理”。

    就如同蘇陽悟出,天道劫雷的核心是“劫”一般,聶凌波也真真正正窺得一絲真理,明白自己的心劍,究竟該如何修行。

    簡言之,就是修煉心靈之劍,需做到心中有劍。

    那么,怎么區分什么是心靈之劍?什么是心中有劍?

    不只是一味的修行心靈之力,那只是修煉心劍的基礎,唯有懂劍,才能夠心中有劍。

    沒錯,越懂得劍,就越容易修出心中之劍。

    這,才是心靈之劍,才是心中有劍。

    而不是簡簡單單的以心御劍,那樣只要心靈足夠強大,是否御劍,似乎都沒有多大的意義,反正只要發揮出心靈之力便可。

    故,懂得心中有劍,聶凌波才懂得心劍的真理,真真正正奠定先天心劍大道的基礎。

    蘇陽在看到聶凌波悟出真正的心劍之后,立刻流露出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微微伸手把聶凌波拉入懷中,輕輕拂去臉頰上被汗打濕的發絲,真摯的祝福道:“恭喜你,悟出真正的心劍,掌握了‘理’。”

    聶凌波風情萬種的掃了蘇陽一眼,開口說道:“只是沒想到,又比你慢了一步。”

    蘇陽開懷笑道:“不算太晚,我也是前日與深淵族一戰的時候,才找到了那么一絲感覺,悟出了天道劫雷的‘理’,比你快不了幾日。”

    聶凌波微微可惜道:“是啊!這種感覺太過玄奇,無法用語言詳細描述,否則就可以指導大家伙,進行這方面的相關修行。”

    蘇陽并不在意的笑道:“無妨!畢竟直指天地規則,強求不得,只能順其自然。比如說平安姐,她這種莽勁,不需要明白,只要順著感覺,就自然而然能夠達到。”

    聶凌波感慨道:“真羨慕平安姐這種強大的直覺,她的修行方向一直都非常的明確。”

    蘇陽笑道:“沒辦法,這是天賦,羨慕不來。而且這種情況,終究還是有所局限,對于‘理’的領悟,終究是建立在知識和思考上面。平安姐雖然一路暢通無阻,但最后的關隘必有一劫,到時候就需要我們鼎力相助了。”

    聶凌波用力的點點頭:“自然,義不容辭。”

    蘇陽開懷一笑,剛準備再說些什么的時候,忽然手腕上的個人終端,傳來了急促的驚爆聲。

    “嗯?”

    蘇陽和聶凌波同時一驚,互望一眼,就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直接出現在神月戰弓號的總控制室位置。

    不只是蘇陽和聶凌波,伙伴們都依次趕來,分秒不差,就連五百蟲武神也都進入臨戰位置,做好一切戰斗的準備。

    爾后,就在大家剛剛抵達神月戰弓號的總控制室,蘇心兒的影像就在一旁立體投影出來,略微帶著幾分嚴肅,愧疚道:“阿爹,對不起!是我們的監控出現疏忽,沒想到竟然被黑暗元素族入侵至如此近的距離。更沒有想到,黑暗元素族竟然趁著黑夜,會主動選擇進攻我們。”

    蘇陽瞇了一下眼,示意蘇心兒稍安勿躁,才緩緩說道:“進攻?未必吧?”

    就在蘇陽話音剛落,大屏幕上出現一個模糊的影子,這是一葉扁舟,乍一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卻可以毫無顧忌的乘著黑暗大潮而行,緩緩抵達神月戰弓號世界之力燃燒形成的光芒外圍,但沒有進行更進一步的直接接觸。

    同時,這一葉扁舟似乎也沒有任何遮掩的意思,清晰顯露出一男一女兩個特殊的生命形體,男的滿頭火焰一般燃燒的頭發,女的則全身纏繞著青色的流風。

    沒錯,這一男一女不是別人,正是來自黑暗元素族狩獵隊伍的首領風后和火王。

    除此之外,風后和火王沒有帶領任何一位隨從,仿佛只身來訪,但從容不迫的神態,明顯表示它們并不懼怕蒼穹集團,好像就是刻意來打一個招呼。

    然,這還不是事情的重點。

    重點是這個時間段,乃黑暗大潮最兇猛的時候,就連那些被黑暗污染的黑暗之民,也很少在這個時候離開自己的庇護所,否則不知道會遇到什么。

    可偏偏風后和火王一點都不在意這黑暗大潮,甚至還能夠精準的找到蘇陽等人休息的神月戰弓號,這里面所代表的意義,就不得不值得深思和注意了。

    再加上,風后和火王出現的太過詭異,先前蒼穹集團一點警兆都沒有覺察到,如果是偷襲的話,絕對會對蒼穹集團造成一個滅頂之際,連蘇陽都不知道大家能否接下來在黑暗中成功活下來。

    好在,風后和火王似乎并非是來找麻煩的,它們堂而皇之的出現,雖然過程詭異了一點,但是卻沒有更進一步攻擊,僅此一點就值得耐人尋味了。

    這也是為什么,蘇陽看到風后和火王的到來,卻一點都不著急。

    因為,對方未必是來找麻煩的。

    就當蘇陽做出這么一個判斷的時候,就見坐在船頭的風后,緩緩開口說道:“吾乃黑暗元素族風后,攜誠意而來,但求一見。”

    風后的聲音如同微風一般拂過,但是卻無孔不入,輕易穿過神月戰弓號緊密的結構,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這很明顯是一種高明的傳聲之法,震蕩無所不在的空氣,形成聲音的傳播。

    僅此一句話,風后的實力展露無疑,絕對是一個實力非凡的高手。

    但比起風后表現出來的實力,它的所作所為卻十分的有意思了。

    那所謂的“攜誠意而來”,到底又是何“誠意”呢?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