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3章 :你神經病啊

目錄:妖孽兵王| 作者:筆仙在夢游| 類別:都市言情

    花家的人都是一愣,接著便是個個倒抽一口冷氣。

    岳重這招簡直太陰險了,把花興盛夫婦丟到顏氏分族大門口,那顏氏分族真是有口說不清,有理說不明了。反正我花家的長老就是死在你們顏氏門口的,而且還是兩個六脈的長老,你們別想抵賴。

    污蔑?

    你顏氏分族怎么不殺兩個六脈武者來污蔑我們一下的啦?

    “岳重小友,你這手段真是陰損啊。”酒鬼沖著岳重說道。

    “還行還行……”岳重擺擺手,這就陰損了?真正陰損的你還沒見著呢。

    “不過我喜歡。”酒鬼嘿嘿一笑,武者世界,哪有什么陰損不陰損,勝利者才有資格去發言。

    再說了,顏氏對付他們花家的時候,手段也不見得有多么光明正大。

    ……

    “算了,我親自去吧,這栽贓嫁禍也是要有技術的。”岳重想了想,還是決定自己去搞,萬一被搞砸了,那真是太浪費和兩具尸體了。

    “老夫與你一起去。”酒鬼說道。

    “額,大長老,你今天酒喝得不多吧?”岳重沒來由的問道。

    “不多不多,才一壇子,不會發酒瘋的。”酒鬼說道。

    “那就好。”岳重點點頭,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知道這老頭有沒有喝大,這要是亂來一下,計劃就泡湯了。

    很快,岳重和酒鬼兩人便是帶著花興盛夫婦的尸體離開了。

    因為怕被人瞧見,還特意弄了一輛獸車。

    獸車之上,酒鬼瞇細著眼睛,咕咚咕咚的一路都在灌酒。

    快到顏氏分族的時候,酒鬼突然朝著岳重開口問道:“岳重小友不是拓跋氏族的人吧?”

    “你覺得我像不像?”岳重反問道。

    “不像,拓跋氏族培養不出你這么離經叛道的小子。”酒鬼咧嘴說道。

    “大長老好像對拓跋氏族很了解啊,怎么的?你姓拓跋?”岳重轉頭看向酒鬼,眼睛里面笑瞇瞇的。

    酒鬼微微一怔,接著便是狂笑了起來。

    “你小子這腦子,真是靈光的很啊。”酒鬼拍了拍岳重的肩膀,接著便是從懷中掏出一枚鑌鐵色的令牌。樣式跟岳重那塊一模一樣,只是令牌之上的名字不同。

    岳重那塊上是拓跋天行四個字,而酒鬼手中這塊則是寫著拓跋鬼三個字。

    “說起來,我當初離開家族的時候,拓跋天行那小子也就跟你現在差不多年紀。”酒鬼有些回憶般說道。

    “離開家族啊,難道不是被趕出來的嗎?”岳重問道。

    “你這小子,說點好話不行嗎?”酒鬼有點抓狂,但是又無可奈何,他確實是被拓跋氏族趕出來的。

    岳重攤了攤手:“好吧,拓跋氏族廟太小人太笨,欣賞不來您的偉大與聰慧,那是他們的損失,他們一定會后悔的,我堅信。”

    酒鬼:“……”

    “話說,你跟天行那小子什么關系?”酒鬼問道。

    “沒什么關系啊,他太崇拜我,就把令牌給我了。”岳重說道。

    酒鬼覺得跟岳重說話真是一件費力的事情,完全不知道這小子那句是真話那句是假話。

    “不過我覺得你人不錯。”岳重突然沖著拓跋鬼說道,“啥時候你回拓跋氏族遇到麻煩的話,記得找我,給我點錢,我幫你呀。”

    “不回去了,現在這么活著也不錯。”酒鬼搖搖頭。

    “是嘛……”岳重不置可否,拉了拉手里綁著駝獸的韁繩,“這只駝獸應該有十歲了,再過兩年它就要死了,真可惜,他不是死在野獸森林里,而是要死在人類的奴役之下。”

    聽到岳重的話,酒鬼微微一愣,連舉著酒壺的手也是停在半空之中。

    “既然心中有遺憾,那就去爭取。人嘛,終究是要死的,怕個吊。”岳重有些粗俗的說道。

    但是話糙理不糙,很多人就喜歡扭扭捏捏,最后將死之時唉聲嘆氣。

    與其這樣,不如為了心中所想實實在在的去干。

    酒鬼眼中的渾濁之色越來越淡,那驚人的光芒令人心悸。

    “好!”酒鬼猛的低吼一聲,接著便是將手中的酒壺直接丟出去,正好砸中一面墻壁。整個酒壺直接爆開,發出一聲悶響。

    緊接著,那面墻壁也轟隆一下應聲而倒。

    岳重:“……”

    酒鬼砸到的墻壁,好死不死,就是顏氏分族大宅的。

    “神經病啊,說好不亂來的呢。”岳重直接沖著酒鬼罵道。

    “額,太激動了……”酒鬼有些不好意思的攤攤手,“那現在怎么辦?”

    “廢話,當然跑啊!”岳重直接轉身鉆進車廂之中,將花興盛夫婦的尸體拎起來,直接用力一甩,甩到了倒塌的墻壁之中。

    “還楞個毛啊,跑啊!”岳重回頭看見酒鬼還在,頓時就喊了起來。

    酒鬼立即點點頭,嗖的一下沖到岳重身邊,一把抓住岳重,然后直接狂奔離開。

    岳重只感到耳邊呼呼呼亂響,周圍的事物根本看不清楚,速度太快了。

    “停停停!!”很快,岳重便是大喊了起來。

    聽到岳重一個勁的喊停,酒鬼這才減緩速度,然后將岳重放了下來。

    “神經病啊,我讓你自己跑,你帶著我搞毛啊,我事情還沒有辦完!”岳重有些崩潰。

    就不該帶著酒鬼一起過來。

    怪不得你要被拓跋氏族趕出來的啦,干的都是什么事情啊我的天。

    “額,你不是已經把花興盛夫婦丟到顏氏那里了么?還有什么沒辦完?”酒鬼有些不解。

    岳重:“……”

    這他娘的,智商這玩意,果然是硬傷。

    “行了行了,你快把我送到離剛剛那地方百米處人多的地方。要是快的話,還有機會。”岳重說道。

    “行!”酒鬼也沒有廢話,扛起岳重又是狂奔起來。

    很快,岳重就被帶到了人群之中。

    從這邊正好能看到顏氏分族大宅的圍墻。

    “卵說!”下一刻,岳重就直接大喊了起來,“花氏分族的兩個六脈高手被顏家人給殺了!快去看啊!”

    什么!!

    周圍的人都是一愣,接著就完全騷動了起來。

    花氏分族兩個六脈高手被顏家人殺了?真的假的?

    “就在那邊,圍墻都倒了,快去啊!”岳重繼續喊道。

    人群暴走,眾人都是朝著岳重所指的方向沖去,烏壓壓的一大片。

    “這樣才有意思啊。”岳重則是站在原地,嘿嘿笑了起來,一臉的陰險。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吉林11选五规则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双色球 捕鱼达人4无限金币钻石 富贵庄园小游戏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好玩捕鱼游戏手机版 上海天天选四今天开奖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股票大盘咋看 六肖十二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