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名天殤(大結局)

目錄:仙路| 作者:李想| 類別:歷史軍事

    天皇宮數道身影踏出宮門,人影飛梭,踏著火流登上小圣山,丹玄丹生被帶進混元金剛鼎中就失去了消息,這也使得孔孝真與公孫雄三人有些感覺事態可能會發生變故,稍微有些擔心,一招棋錯,滿盤皆輸,籌備了那么多年,不可能到最后足籃打水一場空,這是這些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但是此時又有些無奈失去丹玄丹生,兩大家族就會陷入兩難的絕境,法器之爭明顯呂風就占了上風,孔孝真被楚夢婷盯上,在吞噬之道的牽引之下,孔孝真竟然無法全身而退。公孫景在連城與西門圣雪的夾擊之下,盡然露出敗績之相,這讓公孫景咬牙切齒。圍殺小圣山的結果可想而知,蛟龍揚紋盤旋在上空,巨大的龍體狠狠地壓了下來,蠻獸掄起拳頭朝著小圣山上一直砸下去,石猴站在魔血藤之上,緩緩走動,魔血藤漸漸朝著小圣山上包裹上去,魔血藤若是全部包圍了小圣山的話,那么小圣山面臨的就是滅頂之災,已經成為定局。

    孔孝真一招后退,脫離吞噬力量之后,立身站在公孫雄的身邊低聲道:“兩位特使大人估計是兇多吉少了,此時不退,恐怕就退不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暫且逃命而去,以后再卷土重來!

    公孫雄凝重地望著身前的夏老鬼,眼神中明顯露出一種不甘的表情,但是始終是久居高位的人,始終不動如山的感覺。溫聲道:“你知道為什么我們當時一定要堅持將天井險關與小圣山聯合在一起嗎?”

    孔孝真疑惑地看著公孫雄,低聲道:“難道還有什么隱秘不成?”

    “隱秘談不上,天井險關與小圣山在兩位特使大人的融合貫通之下,為封印之地打開了一條道路,從封印之地可直達青川,這就是我們為什么要死守青川的目的,我們現在不能逃,只能等,等待封印之王的到來,大地迎接封印之王的統治,我們即將成為封印之王的功臣,這片大地上的主宰!惫珜O雄有著雄才偉略,有些野心勃勃,奈何天不遂愿。

    小圣山之上第一個感到詭異的是揚紋,揚紋龍身起立,瞬間脫離小圣山之上,怒吼道:“趕緊撤退!彪S著揚紋的大吼,登上小圣山的人,大都驚覺起來,魔血藤絲絲圍困這晃動的小圣山,石猴踏著魔藤極速蹦跳,小圣山晃動不已,魔血藤助所有人極速后退而去,趕緊收藤下山,可是還是晚了一步,大半的魔血藤被粉碎而開的小圣山炸得粉碎,魔血藤顯然受傷不輕,收回的藤條都有些移動遲緩了,石猴伸手一抓,直接將魔血藤抬在手中低聲道:“實力不夠,逞什么強嘛?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呢!

    背后恰好出現蠻獸的影子,沒來由的幽默了一句道:“老大,俺扛不住天的!

    “去你大爺的,天下就你最高啊,你看看高個子來了!笔镄αR了一句指著遠處變換異常的小圣山,公孫雄看著小圣山的異常,臉上逐漸掛著笑容,帶著孔孝真,擺脫了夏老鬼,登上天井險關,望著小圣山驚人的一幕,就猶如天地異動,大地翻滾,小圣山粉碎的地方,一道道身影跳了出來,猶如地獄出來的魔鬼,掙扎著跳出大地一般,一個個嗜血成魔,魔氣滔天的樣子,感覺這個世界就是他們的主宰,他們的天下一般,對著四大家族的人仰天怒吼,似乎很久沒有得到如此放松,似乎他們呼吸著這里的空氣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順暢,歸根結底這些也是妖魔,人類的組合,只不過修煉的功法特殊詭異而已,封印之地出來的人修士就是與眾不同罷了。

    “恭迎封印之王駕臨青川!惫珜O雄低著頭施禮道。對于孔孝真來說,孔家因為孔道而走上這條道路,其實正真與封印之地接觸的人是公孫雄,公孫家人,孔家頂多只是協助而已。

    “哈哈,鐵家那些蠢貨以為阻擋了我的大門,就以為我不敢出來了,略施小計就讓他們沾沾自喜!毙∈ド揭粋頭顱,一個碩大的頭顱齊齊冒出來,小圣山毀去,那個頭顱就成了小圣山的模樣,是那么的肆無忌憚,頭顱后面一排排人影站在后面。

    頭顱微微一動,瞥了一眼公孫雄道:“你們做得不錯,丹玄丹生為本王而犧牲,大功一件,以后這片大陸就是你們孔家與公孫家的天下了!

    “多謝封印王的賞賜!笨仔⒄媾c公孫雄齊齊出聲道。

    一道身影漸漸從混元鼎中踏了出來,身后一男一女跟隨在后面,呂風背負雙手微微道:“我一直在猜測孔道乃是誰的分身,原來是鼎鼎大名的封印之王,當然你的鼎鼎大名也只是在別人的眼里,在我的眼里也只是此時此刻才知道原來你就是封印之王,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最近小有所感,知道一些隱秘的事情,封印之王這個名頭應該是你自封的,不過對于一個囚犯來說,封印之王的名號確實是名副其實!眳物L微微豎起大拇指,道:“你太有才了!

    “哈哈,你的眼光不錯嘛,我要是沒有才如何能將丹陽子置之死地呢,丹霞山一直是塊心病,兩位真神強者鎮守讓我寢食難安,自從丹玄丹生為我解除了這兩個釘子以后,我才決定大舉進攻這片大陸,雖然遇到些小麻煩,不過我覺得無礙大雅,也只是些跳梁小丑而已,探子回報說找到七竅玲瓏心之人就是你,雖然你擁有成為丹神那樣的潛質,但是我會將你扼殺在搖籃之中的,七竅玲瓏心巨毀,以后我會憑著我的力量控制著這個世界,我會讓你永遠無法回到那個你精彩絕倫的世界,永遠都不會,永遠讓你消失在天地間,永遠沉淪下去!狈庥≈跹凵裰饾u凌厲起來,一字一頓道。

    “雖然有些事情我還未想得明白,不過就憑著你就想毀滅我,或許你過于太天真了,有些東西你想得太過于簡單了,青川這里水深著呢!眳物L一邊說完,一邊拂袖一招,頓時將四大家族的人摔進天皇宮中,此時的連城正提著公孫景的人頭晃來晃去,看見呂風身形一動,急忙跳進天皇宮中,掌控著天皇宮緩緩離開地面,混元鼎猶如有靈性一般,漸漸縮小,最后落在呂風的手中,所有人召回天皇宮中,此時才顯現出封印之王的真面目,這種場面呂風只有見到魔龍敖臣才有的樣子,另外就是昆靈。猶如擎天巨擎一般整個身體逐漸落到了青川之地,封印之王毫不避諱展現在世人的面前,封印之王的降臨注定是青川的一大劫難,繞過妖族之地直接踏入青川,這是封印之王早已經算計好的謀略。

    大地之上只剩下封印之地出來的魔鬼,接著青川的六大家族的地面上,封印著魔龍的地方,大地寸寸裂開,逐漸崩裂,斷軀慢慢升入空中,六具殘軀慢慢愈合,慢慢收攏在一起,那種龍霸天下的感覺席卷眾人,封印之王眉頭一皺道:“魔龍敖臣,怎會今日出關?”

    遠處的揚紋眼神微微一閉,張開雙臂,龍身逐漸升入空中,敖臣龍首瞥了一眼呂風,轉頭對著揚紋道:“龍靈獨自修煉多年,終于可以合二為一了,生命之王多謝你將青川地脈之靈贈送于我,哈哈,封印之王你一生企圖翻天覆地,結果就連我們這些籠中鳥都對付不了,你如何能與關押于你的天地主宰相抗衡,癡心妄想,生命神王當年揍得你屁滾尿流,我敖臣如今依然可以,我敖臣今日出關為你而來!

    轉頭對著揚紋道:“此時不合,何時才能成正果!睋P紋身體一頓,魔龍尸骸與揚紋在虛空之中頂著滾滾天雷,龍吟四起,逐漸融合在一起,那種龍嘯九天的場景莫過于此了。事態發展似乎超出了封印之王的預料,臉色逐漸凝重起來,封印之地的大能不少,但是敖臣這種萬年老怪物都出來了,封印之王還是有些擔憂,以為生命之王以后,丹神消失,就算能與自己抗衡的人也只有那個猜測,丹神隕落,七竅玲瓏心再現,本以為能將呂風扼殺在搖籃之中的,沒有想到事態變化那么大,生命之王還手段,還留了這么一手,一個敖臣,封印之王還不放在眼里,但是封印之王擔憂的事情接著發生。

    一陣陣木魚的聲音響起,滾滾力量波動席卷而來,殺氣殺意,人未到氣息已到,那個當年獨自斬殺歸元門的遲木魚的身影慢慢閃現出來,看著遠處的封印之王絲毫不意外道:“你以孔道為引,孔家為基,公孫家餌,我何嘗不是這樣呢,我斬了歸元門滿門就是希望你重新伸手,好讓我能捕捉到你的跡象,沒有想到你真的在次出手了,我感覺我自己是幸運的,你等待了數年,同樣我也等待了數年,雖然我們都知道你是天外來客,但是卻不知道你來自哪里,或許消失的生命之王還有那些隨著丹神消失的大能們知道你來自哪里,而且就算他們消失也是幸運的,他們跳出了籠中鳥這個恒古不變的道理,雖然你倡導的是我們其實是同等人,但是我們其實是不同的,我們被人所創造,但是我們有機會掙脫這個世界,到你們那個世界,你們卻永遠只能做囚犯,你們是可憐的,突破帝尊之境,我們就能破空而去,你們就算修煉到帝尊之后依然只能徘徊在封印之地上,你們是可憐之人!

    “想知道創造這個世界的人是誰嗎?想知道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嗎?”封印之王眼神中帶著一絲輕蔑,一絲戲謔。

    “呵呵!边t木魚微微一笑道:“以前想知道,但是現在已經不需要了,以后會有人告訴我們的,只是還在成長之中!边t木魚微微看了一眼呂風,七竅玲瓏心轉世,其實也相當于丹神隕落的轉世之身,但是卻不同呂風是呂風,丹神是丹神,只是呂風得到七竅玲瓏心而已,不過這條道路也注定了呂風以后將要踏上與丹神一樣的道路,只是現在的呂風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會走到哪一步上去。還有些東西呂風一直想不通,想不明白,此時一聽也是一頭霧水的感覺。

    敖臣搖晃著身體,身體之間的骨骼咧咧作響,融合完畢的魔龍,儼然就是揚紋的樣子,揚紋,敖臣,呂風有些弄不明白了,低聲道:“叱詫風云的敖臣,還是蟒蛇翻身的蛟龍揚紋呢,我該叫你敖臣,還是揚紋,當年萬嶺峰一別,沒有想到時隔今日盡然是這種場面在聚首!

    “當日猶如螻蟻的小家伙,如今成長成這個樣子,果然不愧是我們猜測之人,青川能人輩出果然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不過當日遲木魚那個家伙下手可是真狠啊!卑匠佳鲱^微微一怒道。敖臣并沒有告訴呂風想用哪個名字,只是提就舊事,呂風心里明白,敖臣就是敖臣,就算龍靈變名,依然是敖臣。

    就在瞬息之間,天空烏云翻滾,一道道身影出現,當然首先出現的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老流氓,這個老流氓當初腦袋禿頂得不成樣子的鐵秋生,如今一襲長發披肩,說不出氣宇軒昂,與當日的邋遢老頭子相對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不過一臉的猥瑣樣子卻是改變不了的,身體閃現,后面幾道身影跟隨而至,顯然前去妖族之地的人全部折返身回來了,“哈哈,封印之王,你謀算萬年,最終盡然是這個結果,我都替你感到惋惜呀,太可惜了,現在是不是有一種想要揍人的沖動呀!闭f完不顧封印之王憤怒的眼神,對著身后的呂風道:“哦對了,我的好徒兒,丹玄丹生那兩個混蛋呢!

    呂風微微一頓,知道鐵秋生這脾氣是永遠不會變的了,伸手一招兩具符箓死士出現在鐵秋生的面前,死物一般的存在,鐵秋生瞥了一眼,回頭道:“小五,將這個兩個牲口拉倒封印之地的大門處辟邪區去!闭f完轉身望著扛著大戟的鐵牛,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鐵牛見鐵秋生看了過來回瞪了一眼。

    緊接著妖族之地形形色色的各種妖獸齊聚,鷹族帶頭的是一個虎背熊腰的一個老者,看著那樣子不咋地,可是那股力量波動卻是實打實的真神之境,回頭一看天鷹,顯得有些無奈道:“世間真的有鯤鵬存在,雖然這個傳說很久遠了,我依然無法相信,今日一見,到是見證了這個傳說的真實性,本為鷹族,但是你已經脫離了鷹族的本質,以后你就是鯤鵬一族,鯤鵬一族貴為皇族一脈,也是飛禽中的霸主,我禿鷹是個有傲氣的人,你若能突破至晧,我便奉你為主又如何?”

    天鷹身體一晃,不屑地冷聲道:“我不稀罕!倍d鷹只得搖頭苦笑,一個被逐出鷹族之人對自己家族的間隙是無法想象的,逐出家族任其發展,禿鷹也不奢望天鷹能夠光耀鷹族,更何況,天鷹已經進化,踏入鯤鵬一族了。

    呂風微微嘆息,這些閉關的老不死,真神大能們今日齊聚青川,也是為了阻止封印之王的步伐,只是沒有想到能見識到那么多的強者,也算是一件盛世,真神齊聚首。戰場之上瞬息萬變。封印之王不會容忍自己失敗,大手一抓直接朝著敖臣的龍體抓了過去,敖臣早已經做好戰斗的準備,封印之地十王出動,封印之王為十王之王,十王皆是真神大境,此時也正好趕來的各種真神高手分別接下十王,大戰在一起,敖臣在一擊之下,就見識到了封印之王的實力,那種毀天滅地的力量,敖臣不敢小視。其余那些真神大能呂風一個也不認識,可是此時不是關注那些大能的時候,隨著封印之地的人展開攻擊,呂風就不得不出手了,淡然首先出手的事情就是先將孔家的人頭掛起來,雖然小圣山已經毀滅,那么還有天井險關存在,孔家人的人頭掛在天井險關之上也算是一種幸事。

    楚夢婷出手,欲要挑戰孔孝真,可是奈何吞噬之道在無敵,也無法將孔孝真斬于刀下,呂風探手一招,道:“此人交給我了,你去解決其他的人!背䦃翩锰_即走,身后一道聲音傳來道:“你就是呂風?”

    呂風木訥地回頭道:“我就是,請問你是?”呂風一回頭就感覺到這股力量怎會那么熟悉,到底是在哪里遇見過,混元鼎中,當日召喚莊宿的就是這股熟悉的力量,來人是誰?呂風仔細打量,腦海里在不斷地思索起來,到底此人是何人?見他文質彬彬的樣子,但是誰也不敢小視那股力量。

    呂風身體微微一轉,在見此人面相怎會如此面熟呢,有些莊宿的影子,不會是未來岳父,呂風心里一個咯噔,楚夢婷很識趣,看到呂風的尷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每次遇到這種兒女情長的事情,呂風的臉上就會微微泛紅,一向坐懷不亂的呂風在遇到此類事情就會有些膽怯的樣子!拔覀兤顛股匠隽艘患笫,你想知道是什么嗎?”那人直接開口道。

    呂風搖頭表示不知,在不知道事情原委的情況之下,呂風不敢亂表態。

    看著呂風剛才那凌厲的殺氣頓時就像枯黃的小花一樣枯萎了下來,那人有些想笑的樣子,雖然對自己女兒有些不滿,但是在看到呂風的時候,那股怒意瞬間蕩然無存,能如此年紀輕輕就有此成就的人,也不算是辱沒了他的名頭,更何況眼前這人,是他們這些真神大能的希望所在,當日遲木魚駕臨談起此事,還不相信,如今一看,果然還是有些門道的,“我女兒莊宿誕下一子!

    “什么?”呂風嚇一跳,當然呂風不曾想一次就有了身孕的事情,而是低頭道:“莊宿說過要等我十年的,我已經在努力了,可是十年還不到啊,我沒有拋棄他,只是我的實力不夠啊,她還過得好嗎?”呂風有些傷感,對于莊宿的感情呂風一直帶有歉疚的感覺。

    “她過得很好,就是未婚先孕讓她有些抬不起頭來!毖矍澳悄凶踊芈暤。

    未婚先孕,呂風心中一陣激動,“我有兒子了?我真有兒子了?你放心,我不會虧待她,我不會辜負她的!

    “哈哈,莊賢,你個老家伙何必為難他呢,這種事情你女兒不愿意誰還敢強求不成,你以為你女兒是吃素的嗎?家里添了一個天才還不知足,得瑟你!边t木魚哈哈一笑,莊賢老臉一紅,當初莊宿生下孩子差點沒把他氣死,孩子一歲多了沒有去瞅一眼,結果兩歲蹦蹦跳跳的時候,不僅力大無窮,而且還能吞云吐火,而且什么招式一學就會,可把老家伙樂壞了,睡覺吃飯天天帶著,練功閉關也要讓小家伙在旁邊觀摩,從此以后只字未提未婚先育的事情了,鬼哭嶺中也無人再敢提起這件丑事,一件丑事變成了喜事,若是這一次出門不是關乎整個世界的事情,老家伙鐵定將小家伙帶在身邊。

    “有名嗎?”呂風搓了搓手道。

    “沒有,丫頭說等著你回去給他?”莊賢冷哼一聲,勁直閃身出去。呂風心里有些激動,回頭就看到楚夢婷一雙美目看了過來,呂風臉色尷尬低聲道:“那件事完全是誤會,她追殺我,我無奈反擊,走火入魔了,所以就….”看著呂風的一臉歉疚,楚夢婷低聲一笑道:“沒事,我沒有怪你,不要放在心上!眳物L心中一暖,踏身一過,直接將楚夢婷環抱入體低聲道:“有妻如此,夫復何求!鞭D身即走,楚夢婷朝著天井險關襲殺而去,西陲出來的人秉承了他們一致的矛頭,直接朝著孔家之人追殺而去。呂風鐵臂一揮,探龍而出,孔孝真身形微動想要擺脫,談何容易,呂風一出手豈有讓他逃脫的道理,直接一招鎮住孔孝真,此時的呂風完全有此能力,孔孝真眼神微微一閃,眼前一片漆黑,身體完全被呂風罩在其中,呂風出聲道:“我大哥的仇先從你開始,接著你們孔家所有有牽連之人我統統斬殺殆盡,凡是有瓜葛的人,一個也別想活下去,孔家從此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笨仔⒄媛牭絽物L的話,也只是聽到,卻沒有能力反抗,眼神落寞,最后的時刻有些難以置信,一顆人頭高高飛落掛在魔血藤之上。

    孔家頂梁柱孔孝真的死亡,導致孔家驚恐不已,有些人明顯開始四處逃竄而去,本想著投靠封印之地以后能笑傲天下,哪知道封印之王剛剛出來就被圍困在青川,雖然封印之地的人數很多,但是如今算是整個世界的強者都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天下大亂,亂在青川,青川有成了一個輝煌的大戰場,呂風回頭一看,就見敖臣的龍爪流出絲絲血跡,看來封印之王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封印之王的實力明顯超出了真神之境,但是由于被壓制的原因,無法釋放出那種超出真神之境的實力,但是在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以及那種長期處于積累的經驗明顯比魔龍敖臣要強得多,遲木魚不敢遲疑,身體下傾,木魚敲打,一道殺氣朝著龐大的封印之王襲殺而去。

    “哼,當年你毀我心血,今日我必將你碎尸萬段!狈庥≈跖鹨宦,手臂一招龐大的巨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朝著遲木魚抓了過來,斬下公孫景的人頭,呂風呸了一聲,回頭就見大手襲擊遲木魚而來,呂風伸手一抓,混元鼎直接投贈出去,擋混元鼎在在大手之上,突然降低了大手的速度,遲木魚閃身躲開,暗道好險。

    混元鼎轉身回到呂風手中,左手執著混元鼎,右手偃月刀出現在手中,破刀橫立,轉瞬間開山訣刀法,五刀齊出,此時的呂風在運用刀訣之上就直接上升了一個層次,刀法猶如開天辟地,斬破虛空,朝著龐大的封印之王斬了下來,敖臣在遲木魚與呂風的加入之后,明顯感到壓力劇減,龍身退去,魔氣滔天,與封印之王的魔氣不一樣,一黑一紫,兩種魔氣旗鼓相當。刀氣所過,封印之王抬手一揮,直接將刀氣擋了下來,直接一輪手臂破空襲來,沒有招式,沒有花俏,僅憑著一個簡單的動作就能做到如此完美的地步,虛空震動,似乎比天雷滾滾還氣勢壓人,呂風剛要退出去,封印之王冷哼一聲:“難道我封印之王就如此不堪一擊,誰都想動動手,看來我是沉寂得太久了,分身毀于上古戰場,你以為主身和分身一樣是那么的不堪嗎?”

    呂風退后一步,依然躲避不及,隨即器身防御開啟,極速遁入混元金剛鼎中,封印之王一掌拍在混元金剛鼎上,大鼎倫飛出去,只聽拍的一聲,呂風感覺到身體震動得快要散架一般,可是大鼎出去的瞬間又倒了回來,雖然受到的震傷不小,但是終究小命是保住了,呂風從未有過的驚懼,封印之王不愧是封印之王,不是呂風所能對付的,大鼎停止轉動,呂風的身影又閃現出來。遲木魚的木魚敲得漫天飛舞,虛空中形成一道道無形的鎖鏈一般試圖圍住封印之王。

    呂風還在處于成長之中,封印之王來勢洶洶,而且沒有給呂風成長的機會,楚夢婷得到杜勝的吞噬之道,時空神印當中的吳然一襲白頭,踏入無情道,進入道樞境界,一柄長劍冷酷無情屠魔屠人,挽出劍花襲殺無情之劍。符箓士的修煉儼然還沒有突破符祖之境,修士還突破不了真神之境,唯一的辦法就是吞蝕生命之力,吞蝕與楚夢婷的吞噬之道有所區別,只能吞蝕生命之力,而楚夢婷的吞噬之道是吞噬力量,不能吞噬生命之力,相比較呂風的吞蝕生命之力就霸道異常,比起楚夢婷的更為恐怖。

    打定主意,呂風身體近身上前,大吼一聲:“所有青川人士全部后退而去!北娙瞬唤,就見呂風嘴角微微邪笑,低聲吼道:“大漠孤煙!贝竽聼煹膶訉託饫讼沓鋈,頓時一種強大的吸允能力施展開來,封印之地的人瞬間被一股吸力吸住,可是恐怖的事情還在后面,大漠孤煙吸收的是生命,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此時竟然顯得有些驚恐異常,自己的身體逐漸在變得蒼老無比,一旁的楚夢婷可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身體一動,吞噬之道釋放,剛還與呂風互補起來,呂風不斷地吸收儲存生命之力,上丹田在瘋狂轉動那顆龍珠在盡情的運轉吸收,將生命之力儲存融合在融合,眾人看著這兩人一男一女才真正的像是地獄魔鬼一般可怕。

    封印之王抬頭一看兩人,頓時憤怒咆哮不已,甩開敖臣與遲木魚,朝著呂風和楚夢婷而來,見封印之王襲來,呂風將身體擋在楚夢婷的身前,低聲道:“來試一試我的力量,當年生命之王揍得你找不著北,今日也一樣!

    大漠孤煙積蓄的力量猶如沉寂的猛虎,似乎想要踏出叢林稱霸諸侯一般,呂風抬頭望著殺來的封印之王,大漠孤煙的力量由吸收改為攻擊,瞬間那股生命之力的力量蔓延開來,猶如大地復蘇一般,一種生命之力的柔和柔美的感覺,那種親和力讓人身體一陣舒服,但是誰也不敢小視這種力量的毀滅性質,也不知道封印之王曾經被生命之王揍得有些怕了,還是因為生命之力的力量確實恐怖,盡然掉頭不與呂風正面交手,呂風踏步上前,旺盛的生命之力滾滾咆哮而出,凡是被波及到了的人統統形神俱滅,這是一種毀天滅地的屠戮,看著封印之王轉身,呂風回頭咧嘴一笑,“你既然不敢前來,我繼續的我的吞蝕,我今日就看看你們封印之地到底有多少生命之力供我我吞蝕的!

    封印之王咬牙切齒,大手一揮,直接朝著呂風抓了過來,似乎想要一下將呂風捏死一般。呂風眼神一冷,雙眼之中直接兩道光柱射來,朝著封印之王的大手一射,頓時射穿了封印之王的手掌,似乎吃痛一聲,封印之王臉上頓時微微一變,呂風頓時明白了一個道理,生命之力能天生克制封印之王的力量,這是呂風大膽的猜想,既然有了猜測,呂風哪里還顧得著封印之王低聲道:“兩位前輩,纏住他!

    敖臣和遲木魚騰空而起,一前一后圍住封印之王。長龍盤旋纏繞,絲毫不懼封印之王的狂暴之力,遲木魚殺氣縱橫。呂風肆無忌憚屠戮出去,眼睛猩紅,吸收生命元素讓呂風意氣風發,有些難以把持住,此時的呂風是強行吸收生命之元素,咆哮一聲而去,就見莊賢纏住一位魔王,似乎占了上風,呂風抬腳一起,直接大漠孤煙的籠罩過去,莊賢先是一愣,看清楚是呂風而來,在注意那魔王的反應,莊賢急忙出手,從后背心一掌拍下,魔王頓時一個踉蹌,口吐鮮血,慘不忍睹,呂風瞬間動手突然壓制,莊賢得勢,一股強勁的力量籠罩下去,迅速壓制魔王,呂風如魚得水,不到片刻功夫,一代魔王變成一具干尸,甚是恐怖異常,呂風抬頭,踏步而來。

    封印之王瞬間震開敖臣與遲木魚,此時的封印之王才知道呂風的危險性,他不允許自己出現任何失誤,多年的精心策劃,多年的安排,不能輸在最后時刻。憤恨一聲,一道怒吼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地動山搖,呂風身邊的巖石寸寸斷裂,山峰處處倒塌,大裂龜裂,呂風踏腳而起,躲開封印之王的攻擊,敖臣暗嘆一聲:“看來我還是不如生命之王啊,真神之境大戰封印之王一樣戰無不勝!

    遲木魚側身一動,抬頭看著憤怒的封印之王,有些忐忑,本想著封印之王在厲害,華夏大陸高手無數應該能阻止,如今一看,看來還是有些懸的樣子,道:“你有沒有什么辦法阻止封印之王,將他打回老家去?”

    敖臣搖頭苦笑:“你看我的樣子像是能將他攆回老家的嗎?我能保持我的殘軀就不錯了,龍靈轉世,龍身一直隱匿修煉,我自認就算是遇到超越真神的存在也有一戰之力,但是對上封印之王才知道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些幼稚,封印之王要是不被壓制力量,我們早成了他的掌下亡魂了,生命那家伙到底是怎么修煉的,我到現在也搞不明白!

    不斷地吸取,不斷索取,封印之王窮追不舍,敖臣與遲木魚緊身跟隨,呂風大聲道:“莊前輩配合禿鷹前輩將此魔困住,我需要他的生命之力,龍珠逐漸離體,從上丹田當中慢慢滲透出來,龍之圓潤的力量猶如溫順的小綿羊一樣,呂風頭頂龍珠,敖臣驚疑道:“這是我的龍珠,失去龍珠我靠轉世龍靈代替龍珠力量,沒有想到會在這里出現!

    呂風將龍珠溢出,大漠孤煙照樣席卷而去,龍珠脫離,呂風是在冒險,一直以來是以龍珠吸取生命精華,但是現在龍珠的已經蓄滿,無法在蓄,呂風大膽用丹田來裝,猶如修士裝載法力一般,可是這樣將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丹田蓄力尤其是第一次蓄生命之力,臉色微微一動,低聲道:“龍珠歸位,敖臣,我現在明白了生命之王將你的龍珠分開,身體化為六段,龍靈轉世,生命之王沒有虧待你啊,我苦苦吸取的生命之力就便宜你了!

    敖臣不矯情,龍珠入體實力將會成倍增長,張嘴呼嘯一聲,龍珠入體,頓時身體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滾滾龍吟響起,敖臣身體的傷勢逐漸愈合,龍身翻滾,龍須拂動,龍之威嚴大成,此刻的敖臣才是那個王者歸來,同一時間龍族圣地一只沉睡的老龍微微一動,嘆息一聲,“真正的龍族誕生,龍族崛起的日子不遠了,龍族今后將會走出這片天地,到達一個新世界,那里才是我們的祖先所在啊!饼堁蹨I痕斑斑,一聲龍吟響遍整個龍族圣山道:“龍族王者終于出現,威力龍族的延續以及龍族的輝煌,整個龍族趕往青川協助敖臣,就算是犧牲整個龍族的子孫也要保下敖臣,去,未來或許會有龍族輝煌的一天!

    青川之地,龍族大舉相助,稍稍占了上風,敖臣的龍珠回體,實力大增,身體充滿了生命之力,才感受到生命之力的浩瀚無敵,長嘯一聲道:“原來如此,生命你始終比我高一籌,承你所愿,我死戰一次!

    呂風瘋狂吸允,丹田痛苦不堪,依然咬牙忍耐下來,不瘋魔不成佛,呂風亦是下了決心,呂風瘋狂吸允的同時,一雙小眼睛滴溜滴溜轉動看著遠處那道瘋癲身影回頭對著旁邊的女子道:“那是父親嗎?”女子輕輕點頭,小家伙一屁股坐下來,雙手托著下巴靜靜地看著道:“娘親,父親那功法,我想我快要學會了,那條龍不錯,跟我父親說說讓它給我當坐騎!鼻f宿嘴巴微微一張,知道自己的兒子的聰明才智,不過還是有些驚訝,要那條龍,莊宿一看竟然是敖臣,可把莊宿嚇壞了,低聲道:“你要什么都可以,唯獨不能要那條龍,那條龍可比你外公強多了,你父親更不是他的對手,我們打不過!

    “哈哈,乖侄子,你放心,指不定他以后還要求著做你的坐騎呢,來叫聲猴叔,猴叔可是有很多寶貝的!闭f完,趁莊宿不注意,一把抓起小家伙,放在自己的肩上,莊宿回頭一看已經走遠,就聽到那孩子稚嫩的聲音道:“猴叔,你收集什么破玩意啊,肚兜,繡花鞋,呀還有胭脂水粉,這些東西你咋搞到的啊,教教我唄,猴叔啊,偷看女人洗澡的時候,要注意那些細節啊,猴叔啊,偷東西的時候,我們要先準備些什么東西呀,猴叔啊,妞是啥玩意,教教我唄!

    “放心,大侄子,我們以后一樣一樣來,猴叔的絕活不傳誰,專傳你!笔镞肿煲恍,似乎找到了傳人一般。

    莊宿臉色苦笑,這以后都成樣子了。

    敖臣實力大漲,困住封印之王,呂風瘋狂吸取,眼神猩紅的樣子,眾魔死傷無數,踏腳一步,呂風立身在封印之王的身前,低聲道:“你們都退后!北娙藵u漸退出上古戰場,就剩下敖臣與呂風,纏住封印之王,最后的決戰時刻,這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就算解決了無數的魔頭,若是解決不了封印之王,依然是失敗而告終。

    封印之王張開一嘴,一口將呂風吞下,呂風微微閉上眼睛任憑著被封印之王吸入口中,敖臣詫異,龍須長甩直接一鞭而來,眾人驚慌地看著呂風被吸入口中,莊宿雙袖一緊,有些緊張,夏雪等人齊齊在那里靜靜地看著呂風消失在上古戰場。

    呂風遁入時空神印之中,低聲道:“時間靜止!鳖D時封印之王就感覺到了自己的肚腹似乎靜止不動,似乎被上面東西束縛起來一樣,順著肚腹直入心臟之處,呂風張開時空神印無限延伸出去,就見封印之王的肚腹鼓鼓而起,封印之王從未有過的驚恐表情,急忙捂住自己的肚腹,呂風駕馭者時空神印穿梭上去,生命之力猶如定時炸彈一樣爆裂開來,敖臣見封印之王有異動,龍身頓時四爪壓了下去。爪子肆無忌憚地抓向那道碩大的頭顱,全身不顧鮮血直流,裹向頭顱,直接死死纏繞上去,呂風時空神印一出,直入云霄,穿破心臟直入大腦部位,呂風想要控制封印之王的的靈魂,奪取封印之王的記憶,呂風想要知道封印之王的一切,,只有搜索到封印之王的記憶才能解開一切謎團,因為封印之王是超出這個世界以外的人。

    時空神印由里向外穿破封印之王的大腦,敖臣由外向里撕裂封印之王的腦袋,頓時封印之王身體里一陣爆炸,呂風大漠孤煙由里向外攻擊,封印之王承受不了那種巨大的沖擊之力,寸寸爆裂開來。

    驚天巨響之下,封印之王層層瓦解。青川的惡夢以及這個世界的危難被解除。

    呂風瘋狂搜索封印之王的記憶,越是搜索,越是臉色逐漸變得凌厲無比,一種巨大的壓迫感緩緩出現在周身。

    呂風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知道自己來自哪里,這個世界屬于誰;仡^望著這些關心著自己,擔心著自己的面孔,這些曾經經歷風雨的眾人,呂風低聲嘆道。

    “我名天殤!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辽宁体彩11选5杀号方法 北京快中彩大小走势 云南股指期货配资 安徽11选5体彩 股票代码查询行情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任准真网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 河南快三彩票平台 时时乐餐厅怎么样 华东15选5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