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結局(下)

目錄:嫡姝| 作者:似水靜陽| 類別:都市言情

    無憂山莊里的人,全都是顧月池在乎的人,所以她勢必要甩掉跟在身后的尾巴,即便這個尾巴是為保護她而來!

    她早就料到對潘安表明身份,會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震撼。也就在他尚未回神之際,她已然悄然登上馬車,消失在人頭攢動的人流之中。

    無論歐陽弈天待她如何,無憂山莊的具體位置,她還是不想讓他知道。

    或許,她還是不信他的。

    端坐于馬車之內,確定后面沒人再跟著,低頭自袖袋里取出那張自己珍藏許久的地圖,她將地圖交給外面的車夫,讓她一路向著北。

    一連幾日,顧月池夜里都不曾歇腳,終是在第五日時抵達無憂山莊所在之地——樊鎮!

    樊鎮是個依山而居的大鎮,這里的人生活富足,平日里若有集市,則會更熱鬧一些,而顧月池抵達樊鎮的這一日,恰好便是趕集日。

    因前一日大雨,今日天氣陰涼,集市上的人不多。

    無憂山莊位于樊鎮后靠的大山之中,那里遠離塵囂,昨夜大雨傾盆,上山道路自然也不太好走。深知這一點,讓車夫停駐馬車,顧月池先讓車夫去打聽上山的路況,自己則選了間尚算不錯的酒樓用膳。

    過了沒多久,馬夫回來了,在酒樓二樓尋到顧月池,此時的顧月池,已然點了幾樣小菜,正等著他回來一起用。

    抬頭看著車夫,她笑道:“坐下一起用吧!”

    “唉!”一個多月來他們一直都在趕路,一路上跟顧月池一起用膳也已成習慣,車夫點了點頭坐下身來,然后憨厚的笑笑:“公子,小的去打聽過了,昨夜大雨,上山的路全都給碎石賭了,眼下鎮丞正領著人清理,今兒個只怕是上不去了!

    及腰黑發高高挽起,以黑色發帶扎著,一身青灰色的春袍在身,雖有些寬大,卻不失優雅飄逸。

    此時,顧月池身著男裝!

    “待會兒用過膳后,我們先尋了住處,然后再到鎮上轉轉,等到明日一早再上山也不遲!”

    四年,轉瞬即過,雖說在無憂山莊里什么都不缺,不過到底那么久不見了,她想給秋玲和束草她們多少買些東西上去。

    用過膳后,投宿在一家客棧之中,命車夫將馬車停好,顧月池先行到客房內將自己的行程寫下,而后由飛鴿送往無憂山莊。將東西收拾妥貼后,她便帶著車夫到街上去轉悠著買些什么。

    自她出宮之日,這個車夫就跟在她身邊。

    他為人憨厚老實,無論她再如何的趕時間,他都會毫無怨言的駕車同行。

    一個月下來,對顧月池而言,與其說這個人是車夫,倒不如說他更像個忠心的隨從。

    樊鎮民風淳樸,待人也熱情,一路行來,顧月池跟秋玲和束草等人每人置辦了一件首飾。

    接近午時許,天氣放晴,明媚的陽光照射而下,將樊鎮鍍上一層金黃色的光圈。

    大約覺得顧月池有些累了,車夫提議道:“公子,到那邊的茶鋪喝點茶水吧!”

    “好!”

    輕笑著,顧月池點了點頭,跟車夫一前一后進了茶鋪。

    很快,店小二便送上一壺熱茶,與顧月池斟滿茶水,又道了慢用,店小二便忙別的生意去了。

    背街而坐,端起茶水先喝了一口解渴,顧月池四下望了望周圍的環境,嘴角不禁溢出一抹笑意。

    這里的生活氛圍真的不錯!

    “唉,那不是逍遙候么?今兒怎么獨自一人上街?你的那些美人呢?”

    邊桌的客人好似在街上遇到了熟人,隨著他的一句話,四下哄笑聲四起,連顧月池邊上的車夫都跟著含笑望了過去。

    這地兒居然還有個侯爺!

    嘴角微翹,顧月池心中不禁微哂。

    “最難消受美人恩,這話你小子都沒聽說過么?難得本侯爺今兒歇息片刻!”

    那邊,逍遙候渾厚低沉的聲音傳來,卻使得顧月池端著水杯的手一頓,不僅如此,她的整個身子也跟著僵了起來。

    “砰砰——砰砰——”

    激烈的心跳聲驟起,顧月池好似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

    那聲音,對她而言太過熟悉,簡直如一般。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氣。

    “在這個世上,沒有什么是我凌瀟瀟一定要做的,但為了你顧月池,也沒有什么東西是我凌瀟瀟放棄不了的……”

    “我為你,可拋棄一切,等我……”

    “等我……”

    ……

    腦海中,關于他的一切形影一一閃過。

    心痛的無法自抑。

    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握著茶杯的手因用力過大而微微泛白!

    慢慢的,她轉身向外。

    此刻,那個被尊為逍遙候的男子手提玉簫,正開朗的笑著,且欲要遠去。

    他的笑容,是那么燦爛,他的眉眼是那么熟悉,他不是她跋山涉水要找的人還能是誰?

    他還活著——真好!

    只這匆匆一瞥,四年來,她的心終于踏實了。

    “你的那些美人呢?”

    腦海中回想著方才邊上眾人起哄時說過的話,顧月池心下不禁怒火升騰!

    一個多月來,她一直在外尋他,可他卻在這里尋花問柳,他明知她心的心意,卻拿他們的感情跟歐陽弈天做賭!

    想到這些,顧月池啪的一聲把手里的茶杯砸在桌上,而后豁然起身喝道——“凌瀟瀟!”

    她的聲音,如明珠落玉盤。

    只她喊出凌瀟瀟三字之時,街上萬簌俱靜,再看方才風流瀟灑的逍遙候……此刻的他,仍是背對著,只是脊背僵直,腳下亦是寸步難移!

    “公……公子!”

    見顧月池自茶鋪走出,車夫一臉疑惑的跟上前來。

    不曾理會于他,顧月池一步步的向前走去,離那個背對著自己的那人漸漸近了,片刻之后,她已來到他的身后。

    緩緩的,轉過身來,看著眼前梨花帶雨的顧月池,凌瀟瀟的心也跟著揪做一團。

    “月……”

    “啪——”

    用力的甩出一巴掌,顧月池狠狠的打在凌瀟瀟俊逸的臉上。

    極力平抑心緒,顧月池吸了吸鼻子,語帶控訴道:“你說過,讓我等你,可你卻跟歐陽弈天賭那個荒唐至極的破賭爛賭!”一直以來的堅強在這一刻全部化作淚水,顧月池用力的捶打著凌瀟瀟,好似要把心里的委屈悉數發泄出來。

    四年了,他和她近在咫尺,可卻從未露面。

    她不知道他在禁苑,可他卻知她在哪里!他居然狠得下心,四年來與她避而不見!

    周圍萬簌俱靜,墨色的雙眸微潤,凌瀟瀟任顧月池打著,捶著,直到她打累了,他才猛地張開雙臂,將她擁入懷中!

    “那個賭……我知道,我一定會贏的!”

    用下頷緊緊抵著她的肩胛,貪婪的吸吮著她身上的香氣,凌瀟瀟低喃著。

    “你就不怕我真的跟了他?”

    有些氣惱的推開他,仰起頭來,顧月池質問道。

    凌瀟瀟皺了皺眉,如重獲至寶一般睇著顧月池,而后拿起她的手覆在自己左胸上:“你的心在這里,我還有什么好怕的?”說完話他狡黠一笑。

    這家伙!

    淚水模糊了雙眼,本想問他既是如此,他為何還要離開禁苑。

    不過想了想,顧月池只凄然問道:“你知不知道我在宮中都做了些什么?元太后死了,顧月瑤死了,他未出世的孩子也死了,你難道就不怕他一怒之下殺了我么?”

    雖然她決定進宮之時他便離開了禁苑,不過顧月池相信,關于宮里的事情,他該是知情的。

    “我怕……”

    眼中的濕意終于化作淚水,凌瀟瀟再次擁住顧月池,“但我知道皇兄一定不會讓你死!”

    莫說歐陽弈天對她本就有情,只為他們種了七世的善因,這第八世怎會再得苦果?

    “你這個混蛋!大混蛋!”

    哽咽著出聲,顧月池不住捶打著凌瀟瀟,不禁潸然淚下。

    “我是混蛋!大混蛋!大大混蛋……”

    在凌瀟瀟自己罵著自己的時候,顧月池竟踮起腳尖,在大庭廣眾之下堵住他正罵著自己混蛋的雙唇。

    “呼——原來侯爺是喜歡男人的——”

    只一瞬間,周圍口哨聲頓起。

    凌瀟瀟微怔,但只是片刻,他便閉上雙眼深深的,忘情的,回吻于她。

    此刻,在他的世界里,沒有不時傳來的口哨聲,有的只是眼前,他懷里,他最最心愛的這個女子。

    他,是多么渴望她的美,卻也知道,如今身在何處。

    依依不舍的離開她的唇,凌瀟瀟抬手扯掉顧月池頭髻上的發帶,如瀑長發垂落而下,只霎那間,周圍的叫囂聲皆都寂滅,唯有少數的人在竊竊私語。

    他要讓樊鎮上的人都知道,她是女子,是他的女人。

    “走!去我的逍遙候府!”

    拉起顧月池的手,凌瀟瀟一臉興意。

    輕輕點頭,顧月池剛要跟著他走,卻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停下腳步,冷光閃過,她一語雙關的問道:“你的那些美人兒不會在那里吧?”

    握著她的手倏地一緊,凌瀟瀟對大笑著親吻了下她的額頭,而后對周圍朗聲宣告:“這是本候的侯爺夫人!”

    語畢,不容顧月池再多說什么,他拉著她便向著街道的另一頭跑去。

    從凌瀟瀟的口中,顧月池得知,歐陽弈天年幼時最親近的人竟是玉妃娘娘,當初他與凌瀟瀟打賭之時,不只沒有幽禁他,而且還把碧玉簫欽賜給他,許他打遍天下貪官。

    歐陽弈天以天下百姓為賭注,賭的便是在五年之內他不能與她見面,而居于禁苑,是他自己跟歐陽弈天要求的。

    在他心里,即便不能見她,離得近些也總是好的。

    他曾看過有關無憂山莊的那張地圖,所以三年前,傷勢漸好之后,他便依著記憶中的印象一路尋到了這里,并在樊鎮購置了逍遙候府。

    聽過凌瀟瀟的講述,顧月池只是伸出雙手,與凌瀟瀟交握,而后偎依到他懷里靜靜的聆聽著他如鼓般的心跳聲!

    其實,過去的一切對顧月池來說,都已經不再重要。

    如今凌瀟瀟還活著,她和他得以相守到老,便已足矣!

    翌日一早,太陽剛剛升起,金色的陽光灑滿大地,顧月池和凌瀟瀟攜手登上馬車,乘車前往無憂山莊。

    無憂山莊里,得到消息的眾人早已等候多時。

    秋玲、束草、蘇慧君還有奶娘懷抱著顧月陽……

    她們都是與顧月池親近之人,亦是她最在乎的人,此刻,她們便等在山莊門外,翹首以盼等著顧月池和凌瀟瀟的到來。

    四年恍然隔夢,她們期待已久的美好生活盡在眼前!

    **

    三個月后,無憂山莊又迎來了兩位客人。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宣武皇帝歐陽弈天和他的吏部尚書潘安。

    顧月池一點都不好奇他們為什么能找到無憂山莊,不過知歐陽弈天跟凌瀟瀟感情甚好,再相見,她與他已能做到相視而笑!

    在顧月池離宮之后,歐陽弈天對外并未廢黜她的后位,但凡后宮之人,皆都以為皇后常年居于冰慶宮,甚少管理宮中之事。而代她執掌后宮之人,則是同為顧性的云貴妃!

    宣武五年,皇上大赦天下,理由是皇后娘娘誕下皇嫡長子,皇上龍顏大悅,直接下旨立皇嫡長子為太子!

    初聞此訊,正抱著剛滿月的兒子坐在無憂山莊里玩耍的顧月池也是一頭霧水。

    她確實生了兒子,不過這孩子是她跟凌瀟瀟所生,跟皇嫡長子八竿子都挨不著邊兒!

    直到后來,潘安褪下官袍尋秋玲至此,才將一切謎底解開。

    原來,嫡皇長子乃顧月霜所出,只因她身為庶出,歐陽弈天這才想到要將孩子記在顧月池名下,如此一來,那孩子便是皇嫡長之子,立他為太子便不會再有人有所異議!

    當然,太子還是由顧月霜親自撫養的。

    ……

    原來,過去幾年,歐陽弈天對顧月霜總是另眼相待的。

    得此內情,顧月池不禁看向凌瀟瀟。

    哇的一聲!

    兒子哭鬧起來,兩人皆都看向她腹中嬰孩,而后不禁莞爾一笑!

    七世相隨,這就是他們第八世的幸福生活……

    ****

    非收費字數!

    寶寶這兩天傷到眼睛,所以靜陽沒時間碼字,結局現在才送上,抱歉抱歉再抱歉!

    一直以來靜陽寫書都是隨著感覺寫,只要感覺變的話,情節會變,大綱會變,但是這本書不是。

    在開始訂下大綱的時候,靜陽要寫的就是個矛盾重重的顧月池,這種人雖然不討喜,但是現實生活中確實真真切切的存在!

    因為有孩子,靜陽精力有限,也許寫的不夠到位,靜陽下本書的話會努力的,不會再看著憋屈!

    最后,謝謝大家一直以來對靜陽的不離不棄!

    謝謝大家!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玩法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福建快三预测推荐大小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上期六码算下期平码公式 凤凰彩票app幸运赛车 深圳风采2011035期 十一选五任三神号配组